1

ag真人游戏 1

ag真人游戏 2

天空写在大地上的散文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这些自媒体人所写的这些短、平、快的文章是一种什么文体?百思不得其解,我的结论是只能归属于散文。

1

散文是一个非常混沌的文体。它是一个容器,什么都可以装在里面。散文是一种作者写自己经历、见闻中的真情实感的灵活精干的文学体裁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甲骨文,是和诗歌、戏剧、小说并列的文学体裁;它包括政论、史论、传记、游记、书信、日记、奏疏、小品、表、序等各体论说、杂文,

不得不说,这个征文的发起者是不走寻常路的人。

是语言艺术文学体裁的典范,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在长期流传过程中,它浇灌了各个时代的文学园地,也灌溉了历代文人,至今仍使人们受益。

因为,“什么是散文”这样的话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更应该写成说明文;而要说清楚“什么样的散文是好散文”,看起来也是写议论文比较合适。

散文是“集诸美于一身”的文学体裁。文学是表达人生和传达思想感情的。通常来说,小说、诗歌、戏剧无论是在结构上,还是在格律、剪裁、对话等安排布局上,都有很严格的要求。而散文,却可以自由些,看起来只是不经意地抒写着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所表现的多是零星杂碎的片段人生。

可是,相貌清丽、骨骼清奇的征文发起者偏不落入俗套,偏偏要求参加者“以散文的形式写”。

散文的特点是形散神聚。“形散”主要是说散文取材十分广泛自由,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表现手法不拘一格:可以叙述事件的发展,可以描写人物形象,可以托物抒情,可以发表议论,而且作者可以根据内容需要自由调整、随意变化。“神聚”主要是从散文的立意方面说的,即散文所要表达的主题必须明确而集中,无论散文的内容多么广泛,表现手法多么灵活,无不为更好的表达主题服务。

这就很有意思了,我喜欢。哈哈。

为了做到形散而神不散,在选材上应注意材料与中心思想的内在联系,在结构上借助一定的线索把材料贯穿成一个有机整体,散文中常见的线索有:⑴以含有深刻意义或象征意义的事物为线索;⑵以作品中的“我”来作线索,以“我”为线索,由于写的都是“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侃侃而谈,自由畅达,使读者觉得更加真实可信、亲切感人。

2

2

我想,人人都接触过散文。我小时候看的最多的文章就是散文。

“文”这个字,最早是一个动词——是从黑暗里走出来,发生的一个动作。文身,是把生命里不具有的力量,把你羡慕的、惧怕的、神秘的力量转移到你的身上。老虎可怕,原始人就把老虎文在身上,就获得老虎的力量,于是不怕了。

那个时候,现代诗歌基本看不懂(到现在还是看不懂),古代诗词则基本是要求背诵的,美则美矣,但一旦成为了作业、考点,就让人有点爱不起来了。至于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我倒是喜欢看,可是老师不让看父母更不会买。而老师让我们看的小说,比如四大名著,文言文的字句读着费劲,少年时代自是没有多少好感;又比如世界名著,语言倒是白话文了,但不知道是翻译的缘故,还是原著就写成那个样子,总之,呵呵,还不如看四大名著呢。

这就是写作的开始。

于是,只有看散文了。鲁迅、梁实秋、朱自清、郁达夫、琦君、余光中……一篇篇或深刻、或幽默、或深情、或优美的散文,让我的整个少年时代在文字中尽情地散心。

写作是为世界文身。

ag真人游戏,3

现在写作,依然是要把某种不可见的力量,把勇气、圆满、向心爱的人示爱的可能性,通过写作,把它展示出来。

如果不算写作文,那么我是直到读研究生期间才开始码字的,所写的当然也主要是以散文为主(至少我自己以为是)。虽然一直写的断断续续,但至今也快有15年时间了。装深沉也好,强说愁也罢,那些自己都看不过眼的文字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了。可是,你要问我什么是散文,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文起源于古代的祭祀活动。所有中国最初的写作,它都是散文。或者说,都是文。

是啊,散文是什么呢?本着学术研究的态度,我上网搜查了下。原来,古代把凡是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统称为散文,后来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现在则是指与诗歌、小说、戏剧并行的一种文学体裁。汉典的解释则是:“指不讲究韵律的散体文章;
一种文学体裁,包括杂文、随笔、游记等。”

散文是博古通今的,必须是辽阔和广泛的。汪曾祺、契诃夫,他们的小说都非常强烈的散文化。

可见,散文的定义一直在变,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我想,以后这个定义一定还会继续变,君不见现在大散文、长篇散文、在场主义散文、非虚构写作、小说散文化、散文小说化等提法已经层出不穷了。

当下中国,科技化带来同质化,这种同质化正在席卷整个中国。

4

现在散文化的写作,是对同质化的反抗。不是从一条直线上,从A到B的写作,而是碎片化的,某种气息的,表面上是碎的,互不相关的,但是有内在的联结。

从现有定义可以看出,散文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由此造成的一个印象就是:散文是最容易写的。

你要和这个世界建立超越性的、精神性的关系,一个写作的人,是怀有使命的。在古代中国你要从事政治,你首先是一个文人。文章要写得好,策论要写得好,诗也要写得好。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因为我们每个人从上小学时就开始写的作文,在广义上都属于散文。所以,只要是上过学的,人人都写过散文。并且,写散文无需像写诗那样炼字,也不用像写小说那样为情节绞尽脑汁,确实是最容易上手的文体。

当今时代,散文写作上的野心,是使散文重新成为有难度的写作。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轻骑兵。散文的抒情性,到今天,还有很多作者在这么写。散文是一种高难度的写作,它不像小说或诗,有一种模式可循。它是散的。散,它怎么写都行。

但是,散文又的确是最不好写的。好写是因为散文包罗万象,要做到“形散”实在太容易了,比如本文。可要想做到“神不散”,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而这只是好散文的先决条件之一。小说可以写得天马行空,编个故事挖个坑就能吸引一批人了;诗歌光凭文体就能唬住一批人了。散文既唬不住人(因为只要识字的人都能写),又不能挖坑吸引人(一篇散文看完了就是看完了,没听说过有人要等着看下一篇散文是怎么后续发展的),对文字的要求无疑更高,写作难度自然也就越大。

但是写散文的时候,如果“神”不在场,就很难写好。写作者就像一个巫师,必须把魂召集在一起,才能写作。

所以,好的散文就是气质(神不散)与颜值(文采)并重的文章!

现在的新诗,更接近散文。新诗,重返自由,它必须回到文的开始。

5

其核心,是你必须是用脚丈量过大地,就是你必须能把文章的魂集到一起。

当然,还是有人愤愤不平,觉得应该提高散文的门槛,要让散文成为一种高贵的写作。

比如,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诗的跳跃性很大。散文更像是随物赋形,是碎片的连缀。但是碎片之间非常坚实。最后呈现出一种强烈的氛围。一篇散文就像一个祭祀的场一样。有戴着面具跳舞的人,有跳火堆的人,所有这些,环绕在念念有词的巫师身边,召唤一个不在场的神灵。古代的祭祀,是一个以召魂为中心的场,散文就是祭祀场的文字化。

其心可嘉,但其想法我完全不敢苟同。诗歌够高大上了吧,照样有“老干体”“梨花体”等各种网络体出现,硬生生将冰美人变成了冷笑话。小说也不只是世界名著,还有很多用写作软件拼凑出的动则数百万字的“网络雄文”。至于散文,也有不少“知音体”之类的文章存在。

所以随物赋形,非常重要。苏东坡,有诗,有思,有即兴,有小的故事,都在《赤壁赋》里面。苏认为他的写作,随物赋形,就像水一样,流到的地方灵感就涌出来。

所以,其实并没有哪一种文体是比其他文体更高贵的,所有的文体都是平等的。真正让文字变得高贵的,不是文体,而是写作者的灵魂,或者说思想。

写作会逐渐变成一个想象性的东西,没有实质。没有细节不能写作。你的写作为什么跟他的写作不一样,因为细节不一样。

不过相对而言,写诗更容易成名,写小说更容易获利,写散文则两头都不讨好。所以,坚持写散文的,都是更纯粹的文字爱好者。

好的写作,必须基于一种存在。一种真实的存在。

6

西方文化就是那面照见自己的水塘,是一面镜子。在一个同质化的中国,发现我们过去伟大的东西是什么,现在遗失掉的东西是什么。

梅西、C罗踢的是足球,而我们拖着肥胖的身躯费力跑动着踢的,也是足球。正是因为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才使得足球这项运动更加繁荣,梅西、C罗等人的身价才更加高昂。所以,我是乐见有更多的人来写散文的。

先锋不一定是朝向未来的,也可以是朝向过去的。

没有人天生是作家,大多数好作家都是在写的过程中锤炼出来的。写散文的人多了,产生好作家的几率相对也会大一些,而且对整个文学也有促进作用。因为一旦拿起笔,很少有人会一直囿于写散文,而是很自然地去尝试其他文体。

我非常喜欢本雅明。他想写一种完全是用“引文”的书。通过引文一段一段,来写一本书。这些引文之间有内在的联系。只有在互联网时代,当整个世界联通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创举。

至于会产生大量垃圾文字?这个真的不需要太担心,有几个人到现在还留着自己学生时代写过的作文?而在信息时代,甚至连纸张都不会浪费。经过时间的冲洗,大部分的文字(不仅散文,还有诗歌、小说……)都会湮没在信息流里,除了搜索引擎,谁也不会记得!只有真正优秀的文字才会一直流传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