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发展到高潮,矛盾激化时,锣和鼓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人物内心晴天霹雳的绝望、悲痛和愤怒在时缓时急的敲锣声和鼓点声中淋漓尽致地展露出来,加上演员饱含情绪的唱腔、富有节奏感的步态,使得戏曲的渲染力达到直击人心的地步,台下的观众很多进到剧情,扼腕愤慨起来。连我这个懵懂的小孩儿,也偶尔禁不住难过,流下眼泪。戏曲韵律的悠扬和影响深远,由此可见一斑。

在潮剧慢悠悠的时光中,在潮剧慢悠悠的唱腔里,潮汕人民以特有的虔诚过着每一天,在看似迷信的传统文化中,他们保留的是自己独有的信仰,在这片他们所热爱的土地上平凡的生活着,等待着一个又一个节日的到来,等待着一场又一场的老戏,迎接着一年又一年的神明的来来往往。

童年时,家乡有一个不成文的风俗,谁家有人去世,头七和六七当天必须请人搭台唱戏,有的人家周年忌日也会请来戏班子,以表子孙对逝者的孝道。我们当地称之为僮子戏。

小时候,每到宫里唱戏,到时间点了,奶奶或者妈妈就会说,“晚上宫做(潮汕话里,演的意思)戏啊,我们去看啊!”吃完晚饭后,有的邻居啊嫲(潮汕话里的意思是:奶奶)就会牵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早早的去宫里占位置,有的长辈就会派遣孩子赶紧去占个好位置,好玩的孩子都会跑去戏台下占个位置,可是左等右等总等不到自己的奶奶或者妈妈,他们就会放弃阵营玩去了。而这时他们的妈妈或者家务活还没干完脱不开身,奶奶或者在路上遇到熟人,“你爱去地个(你要去哪里)?”“我爱去宫看戏,行,来去宫看戏。(我要去宫里看戏,走,一起去看)”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忘记了看戏的时间。等到宫里远远传来一声开锣声,意味着看戏时间到了,大家才紧赶慢赶的到宫里去找个位置准备看戏。其实,这个时候离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这只是一个开场。一时间大鼓、大锣、唢呐、古筝、古琴、笛子融合成一曲闹然隆重的交响曲,锵锵锵锵锵,咚咚咚咚咚咚锵,隆冬隆冬隆冬锵,好不热闹。而这声音随着扩音器传到附近乡里,响彻整个乡里宁静的夜空,又仿佛过年般热闹,也提醒着乡里乡亲今晚这里有戏唱,大家可以来看戏。

官网地址,一路上遇到熟人打招呼,奶奶也会喊上人家,走啊,一起去看戏啊。有的老人恰好闲的慌,一拍即合,关上门就跟着我们上路了,这样一路上喊你喊他,最后我身边已经浩浩荡荡好几位老人了。

潮汕地区搭戏台一般有三种,一种是戏班子唱戏,一种是纸影戏,一种是皮影戏。纸影戏,皮影戏一般的戏台子比较小,不受孩子喜欢所以去看的人比较少,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稀稀疏疏的站在小小的戏台边上,嘴里跟着依依哦哦的哼唱着,台上的人也不管台下有多少人,手里摆弄着纸影,皮影,依旧打得热闹。戏班子唱戏依照我们那里的习俗会在最大的庙宇里搭戏台子,戏台子下面由宫的管理人提前摆好椅子,下午的时候,戏班子的戏子就会在戏台上面排练,宫的工作人员会把晚上要演出的曲目用大红纸贴在宫的大门口,提醒前来拜祭的乡里乡亲晚上会有戏曲看,一般会有《杨四郎探母》、《柴房会》、《包公会李后》、《三审潘仁美》等等。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小摊贩就会来摆摊,一般卖的是糖葫芦,糖人,酸甜水果,一串一串的摆好,让来来往往的孩子看着直流口水,撒娇着要父母给买。

僮子戏的结局一般都是大团圆,因此所有人都会聚到台上,随后谢幕,我对这最后的一幕有着莫名的渴慕,所有的人站在舞台中央,彼此相爱,好像人生都被照亮了。在我年幼的心里,他们是真的活在剧情里的人,我不会想到,他们会卸下妆容,成为平淡日子里为生计发愁的普通男女。僮子戏成全了我的第一份浪漫幻想,它的脱离时代的装扮、抑扬顿挫的唱腔在我的记忆里云游并慢慢地沉淀,成为我的一段人生,一种乡愁。

“啊嫲拿支扇晃啊晃,她说她目不涩(不困的意思)……”当听懂了玩具船长(玩具船长:潮汕民谣乐队,唱的是潮汕话,带着本地的口音,有一些词句潮汕地区不同地方的表达不一样,口音也不一样。)唱的歌里面这两句歌词的时候,忽然间心里暖暖的,就像看到了自己被奶奶牵着去看戏一样。我想,每个潮汕地区的孩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散场后,人们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家走,生活又回到原来的样子,家里还有鸡鸭等着喂,田里的草快淹没脚踝了。人们被日子裹挟着向前,僮子戏又一下子被挤到生活的边缘。那边戏台子也在拆了,戏班子收拾好器材,一件件装上车子,准备赶往下一户人家。

戏曲一般会到晚上12点才结束,忙活了一整天的潮汕人民,一般在10点左右就陆陆续续散场了,散场时天上月亮正圆,很奇怪,每次这种大节日都正好在月圆的时候。夜深了,有点微凉,大人牵着小孩慢慢的往回家走,耳边依旧传来宫里锣鼓咚咚锵的声音,还有小生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唱到高潮处,大鼓一声响,往外走的人们又忍不住回头望了望,才又慢慢走,回家的路上伴随着这潮剧特有的韵味直至再也听不到,可耳边依旧嗡嗡作响,感觉潮剧还没播完,心中一直惦记着那个还没看完的结局……热热闹闹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回到家,各自倒头就睡,莫名的睡得酣甜。

但我心中却闪过隐隐的失落,大概我是个怀旧的人,对于旧式的、从泥土里长出来的文艺总是格外亲切和难以割舍,僮子戏陪伴了我最初的时光,在我匮乏的童年里点缀下不可磨灭的喜悦和希望,如今,它已经无处寻觅,像一块失踪的拼图,飘进历史的废墟,而我只能依靠一遍一遍地回忆来抚慰它的缺失留下的深深遗憾。

遇到一些大的节日的时候,例如妈祖生日这种大节的时候,家家户户就要带着三生(特指:整块的猪肉,鱼,鸡)还有瓜果等一些祭祀用品来到宫里朝拜,这一天你会看到这个乡里充满着一种过节的热闹气氛,潮汕妇女用扁担担着祭品,小孩跟在后面拿着纸糊的金银财宝,母亲带着孩子,邻居喊着邻居,一起担着这些祭品,用扁担走出了节奏感,一晃一晃地走到宫里去,用扁担晃出了悠长的时光。到了宫里后,妈妈会把各个神明的祭品摆好,让孩子拿到各个神明面前摆放,烧第一支香,摆放完之后就开始叠纸钱,等到第一支香烧得差不多的时候,妈妈会带着孩子一个神明一个神明跪拜,在妈妈絮絮叨叨跟神明说话的时候,孩子会抽空跟其他跟妈妈一起来的孩子一起玩,一起去看宫里池塘里传说中的百年老龟,去看看正搭了一半的戏台子,偷看戏子化妆。妈妈跟神明说完话了,看不到孩子了也不着急,就在那里跟邻居聊聊天,跟远亲叙叙旧,说的不是孩子又长大了,就是说哪个孩子结婚生子,谁家的婆媳不合之类的。等到第二柱香烧得差不多的时候,就要给神明烧纸钱了,烧纸钱的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会跑在最前面,手中拿着一簸箕一簸箕纸钱往烧纸钱的小塔里扔,看着纸钱在大火中淹没,火更加的旺盛,总有种莫名的兴奋感。朝拜后还要像信女一样捐赠善财给庙宇,用于庙宇购买超大型香支放在神明供桌前24小时燃烧,还有庙宇一些日常支出,请戏班来庙宇搭台唱戏。

僮子戏开始前两三个小时,戏班子自带的音响和扩音喇叭就已经开始播放音乐和戏曲,声音能够穿透几个村子。四面八方的人们整日忙于农活,此刻有了一个放松的借口,干脆搁下手里的活儿,叫上左邻右舍,一起看戏去了。小的时候,我也没少去看戏。有时候和母亲一起,更多的时候,母亲放不下家里的活儿,我就跟着奶奶一起摇摇晃晃地去了。

因为诚心,因为信仰,所以在潮汕地区有很多庙宇,庙宇里供奉着各种各样的神明,有观音娘娘,玉皇大帝,有妈祖,有龙王,财神,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神明。这些庙宇在我们那里俗称“宫”,皇宫的“宫”,或许在质朴的潮汕人心中,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就应该住在华丽的宫里面,所以在潮汕地区给这些神明修建的宫都会特别的漂亮,每个神明在宫里都有属于自己的殿。宫里面还有池塘,戏台,空地,花花草草。整个宫是按照常见的中国古建筑建的,木质大三角的屋顶,雕刻精细的横梁,每个殿里面都有精美的石门,石门上都雕刻着精美的画,像观音娘娘的殿门口,就雕刻着金童玉女,龙王的殿里雕刻着两条龙的壁画,惟妙惟肖的,壁画的下面还有一个水池,水池正对上面的屋顶是镂空的,下雨时里面还有水,妈祖的殿是最大的,每次走进去都有种走进大雄宝殿觐见皇上的庄严感,宽敞的殿,妈祖象穿着一身金装高高在上像是在俯瞰众生,妈祖象前的香炉插满了燃尽的香支,这个殿里透出一股特有的香味与严肃,让人在里面不知不觉的感到敬畏,对神明的敬畏,对生命的敬畏。不止妈祖殿,其他殿都有这种感觉,不止这个宫,在潮汕地区的每个宫,只要你进去都会有敬畏这个感觉。或许,这种敬畏是在潮汕人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信仰中,在千千万万的信男信女的朝拜中衍生的,留存的。让每一个潮汕子民都能在这种敬畏之中感到渺小,守着一份信仰,一份虔诚,面对生活中各种磨难而波澜不惊,从而过好每一个平淡的日子。有的小神明就没有殿,小神明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小神明只有一个石头屋,在这些殿的外面,像是在守护这些神明,但这些小神明也是我们祭拜的对象,因为他们也保佑着我们这一方水土一方人,也替潮汕人民日夜守护着这些神明。宫里还设有烧纸钱的烧塔,这个塔就像是一个邮筒,把人间的祭拜,愿望,通过这个塔捎带给神明,让神明收到了信男信女的虔诚与祭拜。

我倚着奶奶坐,偶尔听一听他们的闲聊,觉得没意思时就自己溜出去看着别的小孩玩,或看着办事的人家里里外外地忙碌。做个局外人让我觉得格外安心。虽然都住在乡下,但从小孩子的衣着和玩具依然能分得出贫富来,宽裕人家的小孩一般都穿得很漂亮合身,手里的玩具闪着不同颜色的光,是我之前没有见过的。贫乏人家的小孩穿的衣服则不是嫌大就是嫌小,衣服也因为洗了太多而褪色,他们大多没有什么新奇的玩具,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追逐打闹的喜悦。办丧事的主人家穿着孝衣带着孝帽,有的在停放水晶棺材的正屋烧纸钱,迎接客人,有的站在门口争论着什么,有的则在一旁沉默,还有的在酒桌旁上菜,倒酒。等到戏班子的人从屋里吃过饭走出来,主人家与他们握手寒暄,离僮子戏开始也就没多久了。四散在别处闲聊的人们开始聚拢到戏台下,抢到好位置坐下来,等着开场。

大家都会赶在晚上6点之前祭拜好,然后回家准备晚饭,老人会早早的吃完,早早的过来戏台子占位子,有的来不了早,就拿着一些小物什去占位置,然后回家安安心心吃晚饭再慢悠悠的来。他们一般会带点吃的东西,有时候是甜枣,有的时候是橄榄,亦或是一些小零食,这些更多时候是为了哄骗孩子安心看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