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悟,宋仁宗第一任皇后,任性善妒,因意外打伤宋仁宗,仁宗以其无子废后位,降其为净妃,移居道观。后,郭清悟暴毙,仁宗追复其皇后之位。

宋仁宗赵桢他这辈子既没有一个姓柴的青梅,更没有一个叫丝言的跟包大人有过暖昧的郡主做皇后。如果非要给赵祯找个初恋的话,那应该是王蒙正之女。从史书寥寥数字的记载中,可以得知这位女子应该是容姿绝世到让小皇帝一见钟情。但是刘太后认为王氏“妖艳太甚,恐不利少主”,便将这位女子许配给她的前夫刘美的儿子刘从德。

官网地址 1

官网地址 2

谁念西风独自凉?

赵祯原配的皇后姓郭。这位皇后是刘太后选给他的,然而赵祯似乎更喜欢美貌的张美人。这很容易理解,少年人么,“知好色和慕少艾”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在决定立张氏为后的时候,却遭到了刘太后的强烈反对。

文/四月默

诚孝如赵祯自然不能对嫡母刘太后表达他的不满。所以可以理解,他与郭皇后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那般水火不容了。当怨愤积聚到临界点的时候,冲突发生了。

他以一纸诏书划清两人界线,结束了朝堂上长久的废后之争。

郭氏被废的直接导火索,是后宫内斗,嫔妃对郭后不敬,导致皇后爆发去揍人,乃至不小心误伤赵祯的尚美人,和很有可能一直在一边煽风点火的杨美人。在不久之后,这两位美人因为勾引皇帝沉迷房事导致皇帝生病乃至卧床不起——甚至可以怀疑,仁宗的不孕不育症,大概就是这次卧病的后遗症——被大怒的杨太后下懿旨遣送出宫。

他为她赐名清悟,清净、省悟,以此警示她好好在道观反省,而当日与她起了争执的尚美人、杨美人被杨太后以魅惑君主为由驱逐出宫。

对一个皇后来说,需要的可能更多是皇帝的尊敬而不是宠爱。但是俗话说得好啊,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其实作为皇后不许皇帝去别的妃子那里,撑死了被大臣或者太后认为不贤、嫉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却引起了赵桢的不满。作为青春期中二病严重发作时期最明显的泄愤途径,夫妻吵架其实也不算一件大事儿,但是当皇后打伤了皇帝的时候,废后也就必须提到日程上了。

一辆马车将送她去道观。她结束了皇后生涯,心中忿忿不平。范仲淹等大臣在城门外送她,一身玄色官袍的范仲淹怜悯看着她,抬手作揖,“皇后娘娘好好保重。”

这次废后是赵祯这辈子少数强硬而任性的决定,他甚至不顾那群已经闯到寝宫进谏的官员,甚至发下“伏阁请对,盛世无闻,孔道辅等冒昧径行,殊失大体”这样的诏书,将孔道辅和范仲淹贬黜出京城,其他进谏大臣罚俸半年。废后之议因此而定:“皇后以无子愿人道观,特封其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名清悟,别居长宁宫以养。”

她昂起头,双眸中含着不平之意,态度依然骄傲,“此番多谢范大人。”

但是在已经册立了下一位皇后之后,多情的赵祯又想起了郭氏,有点后悔年少时的冲动。估计他对郭氏也并不是没有感情,便忍不住遣使探问,并写了一首乐府诗给郭氏,而郭氏的回答也颇为怆惋,估计“长门自是无梳洗”之类的话没少说。而且据说赵祯曾经密令将郭氏召回,但是这位彪悍得急了会巴掌扇人的皇后娘娘回答道:“若再见召者,须百官立班受册方可。”颇有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思。

掌掴皇帝事后,以宰相吕夷简为首的废后派同以右司谏范仲淹为首的保后派,争执理论了好长一段时间,最终她还是被赵祯以无子为由驱逐出宫,成了这不伦不类的“净妃”。

后来郭氏生病,仁宗还派阎文应带医生前去诊视,但是数日后,郭氏暴薨。从当时宫廷内外到现在的研究,都有人怀疑阎文应下毒。在郭氏死后,赵祯追复她为皇后。

马车远去,扬起一地灰尘。

道观上上下下对她很敬重,没有因为她是废后便落井下石,她每日粗茶淡饭、小酌几杯倒也畅快,不用再操心那些费精力的女人之事,也没了口舌之争。

贴身丫鬟劝过她好几次,说她如果能低头对皇帝道个歉,估计皇帝也不会这般恼火。掌掴皇上,乃是杀头大罪,皇帝能仁慈将她移居道观而没有杀她,说明皇帝心中还是有她,不过是碍于当时太监宫女都在,却被她打伤了,下不得台面。

可笑,她同那赵祯的事哪是这三言两语就可以化解的,两人矛盾积攒多年,那不小心而为的掌掴不过是一记导火索,将二人积怨已久的矛盾激化而已。他向来都瞧不上她,这皇后之位一开始他意属的就是旁人。

彼时,刘太后把持朝政,垂帘听政,赵祯还未亲政,只是个有名无实的皇帝。

恰逢他年岁刚好,到了大婚的年纪。她同骁骑卫上将军的曾孙女张氏一同进宫参选,两人家室旗鼓相当,她张扬热烈,张氏温婉贤淑,两人在众多秀女中脱颖而出,连太后都亲自召见过她二人考察。

赵祯挑的是张氏,他性子仁慈温厚,见那张氏一副温婉可人的样子,他一眼就上了心。

她站在旁边余光瞧着张氏泛红的脸颊,忍住心中失落,正准备道喜,却听见刘太后不容置道:“哀家瞧着崇仪副使家的郭氏性子明媚活泼,倒是个招人疼爱的姑娘,实在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掷地有声的声音让她惊愕地抬起头对上了刘太后凝视的目光,她激动地心跳如打鼓,稍稍平复了心情,转而不卑不亢地跪谢:“多谢太后娘娘,多谢皇上。”

她没有看见赵祯眼里稍纵即逝的恼怒。

帝后大婚,举国同庆,马车上她惴惴不安,抹了厚厚胭脂的脸红得异常,她头顶着繁重的凤冠,还偷偷摸了好几次。

官网地址,皇后之尊啊,入主中宫,是名副其实的妻子,纵使日后后宫美人如云,她们也都要向她行大礼。

在她以为必定落选的时候,位高权重的太后娘娘一番话就让她翻身成了受人敬仰的皇后,她入宫后定会好好报答太后娘娘的大恩大德。

至于皇上青睐的张氏,不过是他图个一时新鲜罢了,她是皇后,要大度骄傲,不能同那些妃嫔计较,否则就是自降身份。

她偷偷打量着坐在喜床上一言不发的赵祯,试探地问了句:“皇上夜已深,臣妾服侍你宽衣歇息吧?”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靠近男人,家中母亲嬷嬷教了她好些道理,她虽熟记于心,却还是有些忐忑。

赵祯淡淡的“嗯”了一声,伸开双手,她解开他的衣袍,蹲下身,为他脱去龙靴。

第二日,她穿着皇后礼服梳了个精致的发髻去拜见太后娘娘,她说了好些话哄太后娘娘高兴,不苟言笑的太后被她逗得笑声连连,赏赐了她好几个稀奇的玉镯朱钗,她走出慈宁宫时,赵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你倒是会哄母后高兴。”

张美人得宠,张美人侍寝,皇上赏赐张美人新进贡的茶。

丫鬟日日都在她身边禀告赵祯是如何喜爱张美人。那个赵祯看上的女子,很会讨赵祯欢心,日日亲自喂赵祯喝那清茶。

丫鬟同她说,何不为做些好吃的糕点送给皇上尝尝,皇上定然龙心大悦。

她才不干那等子事呢,她是皇后娘娘,与嫔妃争宠,做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点心干嘛?她梳了个妆,换上了新做的衣裳,去了皇上的宫殿。

赵祯正在练书法,宫人禀报皇后娘娘来了,他也没放下手中的笔,待她行礼后,赵祯喊了身平身,问她有何贵干。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她大胆的走到了赵祯身边,念出了他写在宣纸上的两句。纸上字迹刚劲有力,“没想到皇上喜欢这句。”

“那你以为朕应该喜欢什么?”赵祯换了张纸,将狼毫笔递给她,她接过笔,不假思索地写了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那句:“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头老,数与均相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