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爱的那个人, 未免自己会去做这样的无赖, 做个知己, 因知己更长久.

畸笏叟说:「通部《红楼梦》笔笔贬宝玉,人人嘲宝玉,语语谤宝玉。」他不是被横眉冷对,就被千夫所指。他似乎也没招谁,也没惹谁,老实巴交,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
命运对于 似乎是不公平的。但是,畸笏叟的话似乎也是不全面的。对于
淡泊无为、放荡不羁的行为,也由著不同看法的人。她们有的表示支持,有的表示理解,有的表示无所谓。而这些人,似乎都可以看作贾宝玉的知己。
对宝玉的一切行为表示支持的,应当就是林黛玉了。
「林妹妹才不会说那些混帐话。」薛宝钗每每好言相劝,都会引来这无情的话语。是的,林妹妹一说,宝玉也早就和她生分了。宝玉也就只爱他的丫头晴雯了。再则,天下似乎也没有哪个女子敢跟宝玉一起看禁书了。虽然林黛玉也慢慢地顾及起贾政和王夫人的感受来,但是她却还总是不自觉地一如既往地站在宝玉一边,跟着宝玉疯,跟着宝玉玩。
迎春这丫头,似乎也能够算得上是宝玉的一大知己。
她虽然是个木头人,不爱说话。但是,其对宝玉的放诞不羁,应当有着深深的理解。因为其二人在读书的志趣上基本相同。都有着清淡无为的佛老思想。道家名著《太上感应篇》,好像书中记叙了他二人都读过。且与世无争也是其二人的共同特点,对于生活中的杂事纠纷,也总是得过且过,不去作过多的计较。因此其二人也必定是知己无疑了。
虽然与上一篇文章有点重复,还是让我来谈谈贾母吧。
我始终认为,与其说贾母是溺爱宝玉,不如说贾母是在理解了宝玉之后,对宝玉采用了一种放养的教育方式。贾政的严苛,在贾母看来是在迫害贾宝玉。贾母所主导的教育方式的是鼓励式的。宝玉天生就悲观,缺少自信,所以贾母的教育方式完全对了宝玉的性格路子。贾母不是了解宝玉,其又怎么能够做到恰如其分地教育宝玉呢?
至于贾母对宝玉异常行为的理解,我上一篇文章谈过,这里就不多做叙述。
还是想来谈谈多姑娘。多姑娘出场的次数并不多,就是跟贾琏的一次偷情。多姑娘也是晴雯的表嫂,在晴雯临死病重、宝玉前去探望之时,她「便坐在炕沿上,却紧紧的将宝玉搂入怀中。」但后来,得知宝玉是来为情探望晴雯,便说「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既然如此,你但放心。以后你只管来,我也不罗皂你」也看出来了她的善以及对真爱的一丝羨慕。
其实真的有些佩服多姑娘,别人跟宝玉混了十几年都不理解宝玉,多姑娘仅仅跟宝玉打了一次交道就深深地理解了宝玉。立马就知道了宝玉是个纯真的人,是个至情至义的人。而不是世上人们所宣扬的那样是个风流成性的色鬼。或许是寂寞人对寂寞人,彼此更容易了解吧。就这一点,多姑娘就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了。其应当也能够算得上是宝玉的一大知己。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宝玉竟然有
知己,也就真的死而无憾了。这么说来,命运对宝玉又是不薄的。
后,以宝玉的身世经历提醒天下众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姜子牙八十岁碰到知己都为时不晚。大家都好好干吧,加油ag真人,!

你就先雕刻时光, 约会姑娘, 等拼过累过, 爱过伤过, 姑娘们都走了,
人生还要继续玩耍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