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1

ag真人 2

第二章  旧友相逢

第八章  靳府公子

“屿兄,百花谷主居然允许你出谷来。”我惊讶道。

“我有什么好处。”我问这男子,男子默不做声,显然,他一无所有。

“出谷不一定非得他允许啊。”南屿道。

对于闲事,我毫无兴趣,也无义务。我强行挣脱他的双手,往回走……

“哈哈……”我俩大笑。南屿抓起一个酒坛递与我,“别摸你那酒葫芦,多少年了,怎么还没摸够?来,拿这个。”

万山浮动雨初来,雨色千幛万峰落,风如拔山势,雨如决河倾……

我伸手接过酒坛,倚坐床边,仰头而饮。南屿走过来,“得了吧,你不坐窗行不行啊。”

ag真人,我早已回到客栈的房间,夜未眠,诉谁之离肠……

“习惯了。”我伸手摸摸袖口里的十字镖,它还在,很是安心。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我起身开门。

“我说,你难得出来,杀完人,和我玩几天再回去吧。”南屿道,他顺手拿起一个鸡腿,嘴撕下一块。

“屿兄,你居然还没回谷,你家老爷子可得急成什么样了。”我嘴角上扬,这世上,能让我有一丝笑容的或许只有屿兄了吧。

“杀完就走,倒是你,瞒着谷主偷跑出来,只怕时间越长,责罚越重。”我好心劝道。

南屿两手交错,拍打身体,抖动身子,抖落一地水滴,随后掏出我的玉佩:“哎,冥兄,你确定你这玉佩只有这一块?”

南屿油乎乎的手一摆:“没事儿,他是我爹,不会那我怎么样。”

“是的,师傅说过,此玉伴我而来,很显然,是血亲之物。屿兄,你的眼光很独到,看这玉,也确定是自家设计打造,商铺根本没有可能卖。”西野冥说。

“唉,你还是老样子。”我叹了叹,转头望向远处。

南屿默默点头,你说:“有可能打造一对玉佩吗?”

逍遥派是武学大家,因其逍遥,阅得万物,故融汇聚众,自成一派,但逍遥派果真逍遥,不问世事,我无事,也时时练武。只是逍遥派在江湖声明远扬,时常有人找上门拜访。

我一怔,“为什么这样问?”

十二岁那年,百花谷谷主南枫,带着儿子来到月牙泉,拜访师傅,师傅让我带着南屿月牙泉边四处玩玩,我从了。若不是南屿太过于调皮,实在是不像男孩子,肤如凝,两弯月牙细长、柔软,眉心一颗朱砂痣。他一路上直勾勾地盯着我的酒葫芦,本想让他休息,我将他带至泉水边,他却挽起裤脚,跳进泉水,闹着要抓鱼。折腾半天,什么也没捞到。

南屿走来,坐在桌前,将玉佩递于我:“前几天,我外出游玩,我见靳府小姐也有一块这玉佩。”

他说:“和你一起真开心。”

“难道是我的亲人?”我心不觉激动,一把握住南屿的手,问:“靳府在哪儿?”

我答:“还好。”

南屿似晴天霹雳:“你还不知道江南靳府?”

他说:“不如我们结为兄弟吧,以后我常常来找你。”

“偶尔听师傅提起过,靳府是朝廷的吏部。我初出月牙泉,对尘世之事从不过问,更何况是朝廷之人。”我承认道。南屿面前,我毫不掩饰自己。

我迟疑了片刻,居然有人要和我做兄弟,“我先去请示师傅。走吧,我们回去。”

“哎!”南屿长叹一口气,“是哦,你一心只有师傅,哪还有地方装下其他人。”南屿端起茶具,慢饮细语,“江南靳府,是本朝吏部,何为吏部,掌管国库。一个国家,兵部之外,就属吏部重要。因此,这天下多少人的眼睛都盯着靳府,靳府小姐更是如此,因年芳十七,已到待嫁之年,各富家公子争先恐后地来靳府联络感情。前几年靳大人来我百花谷寻药,我有幸与靳小姐谈论风月,靳小姐谈吐不凡,是个明事理之人,知道婚姻只是政治利益交换,她从不吵闹,但是却羡慕哥哥。我从那时起,得知她有一哥哥,本也不在乎。昨天我在酒楼喝酒,与靳小姐街边相遇,我见她有你这样的玉佩,一度怀疑是我弄丢了她又刚好拾到,我问她,才得知,这是她哥哥的物品。”

我与南屿二人回到师傅之处。

我心犹如旱苗逢甘霖,“或许,靳公子知道些什么……”

“爹,我们以后每天来这儿玩,好不好?”南屿稚气的小脸满是期待。

“那我们去靳府吧。”我有些激动。

“啪~”南枫一巴掌,南屿脸上五条指印,“逍遥派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怎么如此放肆?”

“去靳府干什么?靳公子根本就不在靳府。”南屿道。

“哇~”南屿捂着红通通的脸,抽泣道:“西野冥与我已结为兄弟,为何不能来?”

“那他在哪儿?他总会回家吧。”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