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课上,老师讲到如何在生活中积累素材,建议我们“与内心的艺术家约会”,这句话顿时像蒙蒙细雨,让我丢开多余的保护伞,它触碰到我的每个神经,都立即变得温柔感性。是啊,现在的我,不就是在用文字给心里的艺术家写一首情诗吗?

天空那么蓝,时间有点紧张,阳光还不太刺眼,狂风拂过脸面,有些心安。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艺术家

某天,似乎是预谋,也有些突然,有些抵触也有些完成任务般,还带着小小的期待,两个所谓的大龄适婚男女相见。

从小,我们浑身都是艺术家的天分。我们第一天来临,就在用艺术家的洞察力想要把眼所能看、耳所能闻、手所能触的整个世界拥在怀中。我们还没有牙牙学语,就已经用艺术家的美妙声音唱出最原始最纯粹的感受。后来,我们又拿起了画笔,跳起了舞步,搭起了积木雕塑,问出了所有艺术家在苦苦思索的十万个为什么。

第一眼的感觉没那么如坐针毡,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打招呼,然后看起来顺其自然地聊着天,没有天南地北,也没有兴趣爱好,更没有调查祖宗十八代般的查户口。上学、工作,就像是在叙旧,你听着对面那个人吐槽自己工作上的种种,觉出一种可爱风,仿佛看到自己吐槽工作的模样,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长大,我们会跟着喜欢的音乐律动,会大声读出喜欢的句子,会为喜欢的电影落泪微笑,会为喜欢的景色按下快门,会穿喜欢的衣服,吃喜欢的美食,看喜欢的展览,牵喜欢的人的手……我们可以表面冷若冰霜,但内心却热情似火,总会在冥冥中跟童年的喜好相遇,在梦里做回无忧无虑的天使……

你好像有种如遇知音的感觉,以为遇到了“soul
mate”,一切美好的感觉来得好像很顺其自然。你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的心声,你以为那个人懂你,你以为那个人理解并支持你心中想的诗和远方,你的心觉得踏实,就连冰天雪地也走出了阳春三月的暖意。你从那个人的眼神里似乎看到过真挚,你觉得幸福终于也来敲门了。但是,你好像错了,你以为的还真不是你以为的,你们走过了一段心无旁骛的快乐旅程,只是一段。十八岁的天真烂漫还在延续,只是现实还是需要务实的心态面对。

那个艺术家很孤独,需要你和ta说话

突然,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你发觉那种初见的无话不谈开始有些冷淡,例行公事般的问候感觉不出用心的温度,你以为这是激情过后的平淡,其实,你也开始有些纠结,怀疑自己最初的感觉,
不会因为微信、电话的到来有什么兴奋感,但还会有些其他的期待。

可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照顾外面那个实干家、野心家,眼睛被功利和诱惑蒙住。或者那个懒惰鬼、可怜虫,从来不思考,糊涂的糟蹋时光。他们都忘了,心里还住着一个艺术家,很久没有人理ta,ta光有一身天赋无处施展,只能偶尔从我们疲倦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回眸的冲动。

你听说了一些关于所谓现实的问题,你觉得也没什么过不去,性子原本就慢热的你已经升温到可以接纳一些有的没的可以的不可以。你飘荡的心好像可以安定下来了,你似乎有了依靠的感觉。

我们是什么时候变的钝感了,除了朝九晚五就是沙发土豆。路边的一朵花,天空的一片云,都入不了茫然的眼,别人的一句谢谢,一个微笑,都打动不了僵硬的心。可创造感动是艺术家的特长呀,可以告诉ta吗,我们仰头的天,低头的路,周围的人,一个人默默承受的事……

官网地址,但还是没那么踏实,可能就是冥冥中注定的分离。

终于有一天,你也变成了艺术家

好像你们曾经似认真又似开玩笑地说过你们拿彼此练练手,积累积累经验,以后就知道怎么更好地对待别人。

走在傍晚的路上,看到老年人在兴高采烈的跳广场舞,唱老歌,想起每个旅游景点的白发,看到老年大学里的摄影、书法、绘画,感觉他们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家。兜兜转转了一辈子,终于回到原点,找回了小时候的艺术天分,每天都在约会内心的艺术家。而我此刻的写作,以及成千上万个正在书写的灵魂,也正是在用我们的方式约会艺术,表达思想,不求有多么艺术的人生,但求一份觉知洞察,不求有多么艺术的生活,但求一世柔韧平和。

还真是说中了,不久的某天不知情绪战胜了理智,压抑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说出了分离,有些措手不及,也有些像已经安排好的样子。

这首情诗只有三句话,投递进不起眼的杂货店,但愿时空穿梭下一秒回信落下。
听,是谁在敲门,是你心里的艺术家。
快,把门打开,摘下雨后彩虹,和ta相约种出七色花。

你未来得及说出的安定全堵在心底,厌倦了反复,终于再不够体面里带着所谓的尊严决绝到底。

其实,心里早已清楚,一开始犹豫也就意味着不可能的结局。

有些人替你们惋惜,可是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那已然成为过去,虽然同过甘但却来不及共苦就已经开始质疑动摇,大概也是因为没什么信任的基础可做保障吧。

你身边的朋友说,你给不了人家安全感,你有些迷茫,也有些怀疑自己的最初的坚持,你突然陷入一种否定的纠缠漩涡里。你所向往的诗和远方,不过是自己打发空余时间的消遣方式,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