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1

ag真人 2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黄土,溪流,石子,烈日,凉风。

“灰狼失踪了。”

由于森林居民们都去欢迎灰狼回归的缘故,呈现在我面前的整座森林突然就光秃了下来,除了黄土,溪流,石子,以及头顶明晃晃的日头,周身的凉风,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遇不见了。还好,一路奔走有大家伙的陪伴,要不做过那个噩梦后又置身在这样空旷、安静的地方,我一定会急疯了,然后不辨路地瞎闯乱撞。哪里会有心情欣赏这路边没什么区别的风景,默默想象着森林居民们迎接灰狼的欢乐?

“灰狼失踪了?”


“失踪了?”

“看,到了!”

“失踪了。”

再迈出一步,浓重的雾气扑面袭来。

“失踪了!”

茂密的大树刻满岁月的痕迹,纵横交错,参差不齐,遮蔽着遥远的光线投下魑魅黑影;青色藤蔓或缠绕凹凹凸凸的树干,或如毒蛇般匍匐于地,或悬挂枝头,好似静候猎物的鬼怪;地面铺满厚厚的残枝败叶,不时露出三两片青苔洼地,青黑色石子凌乱堆积;不远处奇异的花朵相互簇拥,蓝的、紫的、红的、白的……开得妖娆,妖娆得诡异。

“失踪……”

有动物撕扯着喉舌瞬间跃过树干,消失不见。

麋鹿先生的声音,金丝猴的声音,桃子的声音,还有我的声音。陈述,惊疑,肯定,思虑……纷纷以声音的形式交叉呈现。

身子不自觉地颤了颤,但还是壮着胆跟在麋鹿先生后面向前行进。

竞赛还未分出胜负,麋鹿先生突然出现,告诉我们森林灰狼莫名失踪这一消息,打乱了毫无防备的我们的平静。

“你来了!我们等你很久了!”植物们纷纷低下头,伸出手,向我打招呼,“舞会就要开始了,请领我们的客人加入舞会吧!”

“那我们快去找他呀!”

一只黄鹂鸟出现,叽叽咋咋朝我们说道:“大家跟我来吧!”

“对,去找他!”

我看见麋鹿先生,金丝猴,小青蛇,桃子和玫瑰女士都朝黄鹂鸟轻轻鞠躬,于是也模仿着鞠了一躬。然后继续跟随大家,朝森林更深处走去,直到走到一座独立木屋前。

“动员所有居民去找!”

“这就是这次舞会的举办地点了,请进吧!”黄鹂鸟在空中转了几圈,欢快地唱起了歌,声音婉转动听,宛若流水叮咚。

“没有用的。灰狼是在你来森林的前一秒突然消失的,完全没有了似的,连他在森林的气息也跟着消失得一干二净,不剩分毫。这很蹊跷,因为森林里除了我,没有什么,哪怕是一粒尘土、一丝空气都不可能离开得了这个世界。我想,灰狼的消失可能与你有关。”

麋鹿先生将门推开。

森林守护神麋鹿先生告诉我,灰狼的消失,可能与我有关。虽然,我与灰狼只有一面之缘,我连他的外表、脾性都还不太了解,我只能用脑海中狼的形象来勾勒森林灰狼的形象;虽然,我不具备任何超脱自然以外的能力,印象中我也没有让灰狼消失的需求。可是,没有其他处所可去的、只属于这个世界的灰狼真的不见了踪影,恰恰在我来到森林的前一秒。我与灰狼之间有了这样紧密的时间关联后,要说灰狼的消失与我没有一点关系确实很没说服力。灰狼的消失,应该,真的与我有关吧。

“欢迎!”一阵哄响,无数朵小花纷纷朝我们涌来,花香四溢下逗得我们哈哈直笑。

“那,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把灰狼找回来?”我有些心虚地问道。

“原来灰狼说的是这么个地方。眼光不错!”金丝猴跳出花海,跳在木质扶手上滑了下来,拍手直叫好玩。我也慢慢走出了花海,偷偷脱离队伍,独自打量起四周。

“很抱歉,我的能力有限,也不知道能用什么办法找回灰狼。我们还是先去问问森林智者,他也许会知道些线索。”麋鹿先生建议道。

这是一座古老的欧式大木屋,木梯、木栏、木扶手、木地板、木桌、木雕塑……似乎屋内的所有东西一律都是木制的,而那木亦拥有着一致的暗灰色泽,散发出统一古老高贵的气息,雕刻着神秘却有些熟悉的纹理。屋子一点儿也不光亮,更仔细些说是整座屋子都沉浸在黯淡无光的灰尘之中,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丝风,一点亮,似乎连它们都足以威胁到整座木屋的存在。屋内壁炉死寂,零星散落着还未清理完毕的残缺着的木炭遗骸。屋子有些潮湿,散发出点点霉腥味儿,正如所有古屋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霉味一点也不让人倒胃口,有种,熟悉的感觉……

“好!”我说。

双手顺势轻抚栏杆,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沉。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感觉自己就像游移到了一个世界里的另一个世界,一个不属于我却又似曾相识的世界?

金丝猴和桃子赶紧接着说:“我们也去,去看看猫头鹰爷爷。而且,说不定还能帮上些忙!”

走至二楼,看见木桌旁悠闲椅着的白兔妹妹。“白兔妹妹,这里的东西怎么又没有生命了?”我小心翼翼地问着,不敢置信。

麋鹿先生分别看了看金丝猴和桃子,终于答应道:“也好!”

白兔妹妹朝向四周望了望,终于望到了我。笑着拍了拍木桌子,反问我说:“你怎么知道它们没有生命?”


我一愣,回答道:“你看,它们都不会说话,也不会动。”

所谓情谊,有不同的分法,不与情相关联的多半是虚情,是假谊,不过纸上“情谊”两个字,谁都会写,谁都能说,谁都不需要付出,谁都不可能得得到;与情相关联的多少会沾染些温度,然而若是掌控不到位,过度夺取给予、或极少收纳施予,都会让彼此受到伤害。都说情谊很坚固,然而万事万物都有自身的弱点,肉眼所看见的方圆,若当真要计较起来,方未必方,圆未必圆,方圆不再。才明白过来情谊之事需知晓分寸,要有所克制,只有做到不逾度,才能求得双方的心安,共同度日,日日无患。情谊有善恶、美丑、凉暖、悲欢之分。最美善在于以己绵绵之温情感化彼渐黯淡之残心,以己之宽广胸怀谅彼之狡黠算计,心中有衡木,始终不背弃;最丑恶在于竭尽心力虏获对方真心,用尽假意损之、害之、伤之,满嘴陪伴为虚,利用乃实,能用则用,无用则弃,无有情义。最悲凉在于无有缘故的芥蒂突生,无法阻止的决裂之实;最欢暖在于虽知前路千难险,彼此缘分浅薄,然仍不舍斩断深情,心终相依,不离也不弃。有情者,心暖也,无心者,情薄也。施情谊者,终究是善良的,得情谊者,自然是幸运的。

“也许是它们不想说话,不想动吧!”白兔妹妹感慨着,然后凑到我面前继续说,“就像我们森林的那些黄土,还有溪水,你说,它们有没有生命?”

小丑鱼曾对我说,往后日子,无论延伸到千年、百年、万年,她与我的情谊永不变。当时我对这句话并没有多深的领悟,只是停留在感动层面,觉得它煽情且应景,便信誓旦旦答应了下来,没有多想。如今,在这另外的世界、在这片森林,面对灰狼的神秘失踪,知情森林居民的紧张与努力寻觅,我突然体会到情谊的重量,它是那样的沉、那般的重,那么珍贵,熠熠发光于周身,时刻牵动你所有神经,只为确保另一方的安好。

我摇头。

还好,植物们正在游戏,其他动物们也不在我们身边,灰狼失踪的消息已被封锁,大部分森林居民暂且还是不知道的,也就免于为之心烦意乱了。剩下的,只希望已然为之扰了心的我们,能在猫头鹰爷爷那里顺利理出些头绪,尽快找回失踪的灰狼。

白兔妹妹大笑。“你被骗了,它们是有生命的,和我们一样,只是它们很懒,不喜欢像我们一样又是说话又是走路的!哈哈,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有生命的,你知道不知道!”


“是吗?”我不以为然地看着白兔妹妹,觉得她说的东西太蹊跷,像是糊弄人的胡话。我觉得我还是自觉离开比较好,省得再与白兔妹妹争论这个话题,这时猫头鹰爷爷正好来了。我和白兔妹妹礼貌地叫了声爷爷好。猫头鹰爷爷回了声好,精力十足地抓住桌上一根长木,倒挂上头,望向我们。“这小白兔越来越精灵了,都要超过爷爷我喽!”

岩石间,背阳处,微风阵阵,猫头鹰爷爷微闭眼,似在养神。

“爷爷,那你是赞同我说的喽?”听到猫头鹰爷爷的夸赞,白兔妹妹一改刚才的骄横,变得很是乖巧。我轻哼一声,不高兴地撇起了嘴。

刚一着地,从麋鹿先生背上跳下,金丝猴和桃子便匆匆跑向猫头鹰爷爷,急切高呼:“爷爷,爷爷,不好了,灰狼不见了!”

“也不全是。”听到猫头鹰爷爷有些否定,我立马有了精神,竖起耳朵继续听下去。“它们有没有生命,爷爷我可不知道,爷爷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些奇怪的东西啊!”

猫头鹰爷爷猛一睁眼,转动脖子。“你们,你们刚才说什么?”

“哎!”我轻声叹了一口气。身为森林智者的猫头鹰爷爷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东西,让我觉得遗憾,不过也好,这样我和白兔妹妹谁都没说对,谁也没说错,不至于伤了和气。

“我们说……说……”被猫头鹰爷爷一问,金丝猴竟着急得说不出话来。

“第一次?”我不再专注于木屋以及木屋内东西,乃至这个世界的其他东西是否有生命这个问题,反倒突然对猫头鹰爷爷说的“第一次”有了兴趣。

此时我和麋鹿先生也走到了猫头鹰爷爷身边。

猫头鹰爷爷扑了扑翅膀,点头。

ag真人,“还是让我来说吧,金丝猴。”麋鹿先生绅士地接过金丝猴的话,对猫头鹰爷爷继续说下去。“爷爷,是这样的,今天在我感受到我们的客人小蓝鱼来到森林的前一秒,我好像感受到灰狼他突然就消失了。为了确认我的判断,我集中精力将整个森林搜索了一遍,奇怪的是,无论什么地方,哪怕是灰狼的住处,都搜不到他的气味。我确定,我们的森林已经没有了灰狼的气息,就好像我们的森林从来没有过他。”

“哦,你不知道吧,这个地方可是灰狼找到的,他说消失的这几天一直呆在这个地方。我们也很奇怪,这个地方明明就在森林里,可是麋鹿先生一点也感应不到,而且,这里的东西和我们确实有些不一样。不过,管他呢,反正有玩就行!”白兔妹妹掰了掰手指,推算时间,说了句“舞会怎么还没开始”。突然,一道淡淡的黄光亮起,打在一楼正中央。花儿们围着黄光绕了个圈,彩蝶姑娘偕同蜜蜂弟弟在花丛中跳起了舞,黄鹂鸟唱起了动听的歌,屋内的动物、植物们纷纷向一楼光亮处涌去,又唱又跳,好不热闹。

“你说什么,灰狼消失了?连气息都搜不到了?”听到这个消息,猫头鹰爷爷表现得有些激动,“荒谬!灰狼那家伙怎么会没有了?他哪出得了我们的森林?”

我仍站在原地,四处搜索,却怎么也没找到灰狼的踪影。

“爷爷,您别生气,麋鹿先生不会弄错的。”金丝猴见状,小声劝慰道。

“我也要去活动活动筋骨了!”猫头鹰爷爷迅速翻身,立于长木上,展开双翅,如同坠落的飞机般疾速向一楼花丛中冲去。

“是啊爷爷,我们也是特意来找您商量对策的,如果您都想不出什么东西的话,那我们真的就找不到灰狼大哥哥了!”说着说着,桃子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虽然灰狼大哥哥平常总板着个脸,看起来凶巴巴的,也不太和我们说话、玩游戏,但只要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他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帮忙。这么好的他怎么会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等等我们,我们也去啊!”白兔妹妹急忙拉住我的手,快速下楼梯。发现我的慢速度影响到她下楼梯的进度,白兔妹妹急切地对我抱怨道:“小蓝鱼,你怎么这么慢啊!快点!快点呀!”说话的过程中,白兔妹妹始终没有反过头来看我,而是拉着我的手拼命下楼。

“都怪我,要不是我来了,灰狼他就不会消失了,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灰狼,对不起大家!”我突然说道,情绪控制不住地激动了起来。

看着白兔妹妹的样子,我突然觉得白兔妹妹更加可爱了,我笑着说:“白兔妹妹,你真可爱。”

“不,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伤心的桃子哽咽地安慰着我。

“你说我什么?”听到我的夸奖,白兔妹妹突然刹住车,停了下来,愣是害得我的鼻子撞上了她的铁一般坚硬的头。我“哎哟”叫了一声,揉着鼻子说:“忘恩负义的家伙,我说你可爱你还撞我!”

“好,好,好,你们这样还想不想找灰狼了?”仍旧保持理性的麋鹿先生说道,“大家请安静下来,听我说一句。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中任何成员的错,自责或者抱怨都已经是无济于事的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回灰狼。大家还是冷静下来,坐在一边,让爷爷好好整理下头绪,再看爷爷怎么说。”

“明明是你撞的我!”白兔妹妹朝我嘟了个嘴。转而继续笑道:“不过我现在心情很好,原谅你了!”

“对,小蓝鱼,这事无论与你的到来有没有关系,都不是你的错,你永远都是我们森林最珍贵的客人,森林大门始终为你打开。”猫头鹰爷爷也安慰了我,并不着痕迹地安慰着大家。“听话,你们让我思考一下。”

“谢谢!”我象征性地朝白兔妹妹鞠了一躬,起身时又看了看四周,“你说……灰狼他去哪儿了,我好像一直没看见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