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如果我把你写进小说里,你说该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我直视系好围巾戴好手套准备出门的阿姨。

问:我公公67了,想找老伴,怎么办?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羞涩的微笑,“你真的会把我写进小说里?”

官网地址 1

我点头。

虽然67了,说老不老,但肯定是不年轻了,老伴老板到老是伴,你公公想找老伴也属于情理之中。

“你会写小说?”

67岁了,考虑的也多了,儿女都成家立业了,每天忙于工作。没有时间跟老头子聊天说话,孙子孙女,也都每天上学,放学了也要补课,老人也不能去打扰孩子们。

我再点头。随手从桌角上抽出一本杂志,翻到39页,指着图片旁一个名字给她看。

有了这些想法,你的公公肯定感觉到自己太孤单,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身边的亲人忙的忙,学习的学习。

她又扭头看我工作服上的胸牌,说:“真是你的名字啊!看来读书多是好啊!”

找老伴也属于正常,毕竟这个岁数了,真心希望身边有一个能说话的人。不奢求太多,老人到了这个岁数都会感觉到寂寞的。

她先是把围巾从脖颈上散开,慢慢的又交互着拉下手套,头脑里似乎在做一个决定。然后,安静的坐到沙发上问:“你怎么知道我可以被写到小说里?”

所以我认为,你的公公67岁了,找个老伴可以考虑的,这能让你的公公不在寂寞,也不会到了晚年感觉后悔。

“因为我不仅仅是牙医,还会读心术啊?”

公公才六十七岁了,想找个老伴,如果他身体好,有退休金,或者有经济条件,腰包硬实,儿媳妇应该大力支持啊!!

“那你说说看!”

我的工友花子,她公公八十六了,婆婆刚过世没几天,公公就整天唉声叹气的,说太孤单了!一个人没意思!他是个退休工人,月收入三千八百元!五个儿子,和儿媳妇们一致同意他找,并四处活动,想找个好的老伴!

我笑:“阿姨,先不说穿衣风格,就从您取纸杯和扭水龙头的动作看,就知道您曾经的工作性质,再有您使用现金交款而不是医保卡,还有您对假牙修复的选择都能看出问题啊?但是,我感兴趣的是您说‘要参加老年合唱团,因为缺失门牙,不肯站在第一排。’这句话。说明您的前半生和现在是有巨大差异的!对吗?”

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五十二岁的大姐,老头子也过世了,儿子女儿全成家了!说好一个月工资给她二千,剩下的一起花,用于吃喝拉撒睡!就这样,人家还照了婚纱照呢!还请客摆床,光明正大的,成了夫妻!如今十年了,老俩口过的可幸福了!儿媳妇们也开心,老头子不再折磨儿子,儿媳妇呢!家和万事兴啊!

阿姨笑了,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略微思考一下,说:“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就聊聊吧!”

六十七岁的公公,还能活几十年呢!如果有女人肯嫁给他,儿媳妇,儿子坚持支持,让老人夕阳红的灿烂!

我点头,取一只笔,在指间旋一圈。

我公公76岁了,都找了一个老伴,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买的房子,裝修好了,因为为了让孩子读书方便,一直住在老房子里,喊他先去住新房子,结果他一天在外面捡些破铜烂铁,放在新房子里,弄得又脏又乱,现在又找了个老阿姨,住在一起,我都想问问怎么办?我老公是个孝子,他喊他父亲别找老太婆,不要长期住在一起,如果真的有需要,每个月给他2000元钱,到外面开宾馆,潇洒几次就行了,可他父亲不听,非要让老太婆住在我们的房子里,我都没有办法?

阿姨说,“其实,我是苦命的,一九四六年,我出生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父亲,是个梦生。我有四个亲哥哥,还有同父异母的一哥一姐。我妈没有再嫁,就拉巴这些孩子苦熬着过日子。幸好,我们的年龄差距比较大,我亲大哥就大我十六岁。我记事的时候,先方的哥姐就结婚搬出去另过了。我几个亲哥也先后进生产队干活儿了。妈的生活压力小了些。我是天生就喜欢读书的孩子,我觉得学习是有趣的事情,所以学习就特别的好。可是我那个三哥,他不喜欢让我上学,说一个女孩早晚要嫁人的,上什么学?早点回家帮妈做饭,上山挖野菜不好吗!我妈被闹的也没招儿啊!就默许了。可是我自己想上学。就看着三哥,他在家的时候,我也不去学校,等他去队里干活了,我就顺着村前的大河沟子,猫着腰一路小跑回到学校。我还告诉我家邻居和我一班的那个小女孩儿,不要把我回学校上课的事告诉我三哥。可是有一天,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无意间说漏嘴了,我三哥就又开闹了。我就不能上学了,尽管老师来我家找过几次,说我是块读书的料,学习那么好不念书可惜了。但是,在当时又没办法,只好辍学。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啊!”

我这个人吧,心地还算善良,心情再不好,心里不舒服,对他父亲有意见,没有见面时,想的是看到公公,臭骂他一顿,非要把老太婆赶走不可,但是每次见了面,又骂不出口,特别是看着,自己精心装修得漂漂亮亮的房子,被他弄得那么脏,乱,心里那个痛,真的是无法形容,你说我心情能好吗?

我很想问:“那您现在会怨恨您三哥吗?”但是,我没说出口。一家人,哪里会有多少怨恨可言呢!当时的生活局限性可能给不了你最好的选择吧?

而今公公与老阿姨住在一起两年多了,我的新房子也被他们弄得惨不忍睹,每次过去,看了,我回来都是一场大哭,因为我泪点低,在老公面前埋怨,而他是个孝子,总说管他的,他岁数这么大了,就让他开心就行了,他从来都是大男子主义,他可不会听我的意见,我说给他父亲,另外租个两居室的房子,他也不愿,一想起这些事,我心情就不顺,但是也没有办法,前段时间,公公还想与老阿姨结婚,结果被几个儿子阻止了。

阿姨轻轻摇头,似乎也想把不堪的往事都丢弃掉。是啊!人有多少时候可以左右人生呢?

有些家庭子女多的,老年人都是一家住几个月,轮流住,但我们不行,因为公公有退休金,他就喜欢老了,和我们住在一起:我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这样,一想到自己的房子,一天都还没有去住过,天天住在旧房子里,心里就难受,那怎么办:?谁叫他是老人,还不是只有忍了……

“一九六四年,我十八岁,我大姨来说媒,把我许配给五里路以外那个村的一户富农人家。按说他家成分不好,没人愿意嫁的,但是我大姨说:那人家是知道根底的,富农也是靠勤俭持家辛劳肯干才得的,值得托付。话是这么说的,可日子还是人过的,他家那叫一个穷啊!”

67岁应该找个老伴。儿女再好也替代不了老伴的位置。我爸80岁时找了一个60多岁的农村阿姨当保姆,4年后保姆提出与我爸结婚,表示如果我爸百年,她之后可以每月领抚养费。我们感觉当时我爸很依赖那个保姆,如果保姆走了,爸爸会很寂寞,于是我们兄妹四人讨论认为爸爸快乐就好,便积极支持并协助他们办了结婚手续。6年之后,我爸在90岁那年过世,后老伴之后每月能领千元生活费。爸爸过世后两家人一直有来往,逢年过节我们就会去看她。我们感谢她陪伴我的爸爸走过了最后十年。老年人不容易,让老人快乐是儿女的孝心,是否找老伴要完全由老人决定。

阿姨停顿一下,看我一眼,那意思说:我说的话你会信吗?

如有合适的就找,要不老头要郁闷生病的,谁都不想孤独到死,有伴才能心情好身体好

我怕打扰她的思路,点下头,用笔点两下,表示会相信并且在记录呢!

我村一个在供销社工作的,因为老婆和儿媳不和喝药自杀了,老头退休后想找老伴儿媳拦着不让找,让给她种地干活,把钱花在她家别花外人身上,儿子当时也在供销社当临时工,媳妇太厉害,老头不敢找,种了十几年地最后得肝病死了

“我过门的时候,就没有婆婆,没有得到另一个妈的疼爱也没有孝顺她的机会。我公公带着小他几岁的弟弟和四个孩子,也就是我的叔公公和一个小叔子两个小姑子一起生活。”

村里人都嫌弃她家儿媳,霸占老公公不让娶

“人员够复杂的,这么多人。”

“是啊!我这个大嫂就累呗。关键是人多,住不下三间草房。我俩结婚后就在房东边搭的仓房里住。有十几平方米大吧,阴暗潮湿,还特别的冷。生活上还有外债,像大山一样的沉重。我公公就在夜里回家编茓子,偷着拿市场去卖,我老伴就生豆芽子,起早挑到离家十二里路的镇里卖。换回点生活必须品。那日子真是清苦!但是,我们都有干劲儿!一家人很和睦,心里都想把日子过好。吃苦也不怕! 
七五年,我叔公公也成家另过以后,我们在原来的房场翻盖了三间房子。都是我们家里人自己劳动的成果:拖坯,和泥,砌墙,上梁,铺房草……哎!哪一样活儿是不辛苦的呢?但是,有了奔头儿,苦和累也是甜的!我那时候胆小,不敢和公公住东西屋,就把门开在了一头儿,我们住里外屋。一直到我的四个孩子都在那里出生和长大。”

好正常!老伴席地而坐聆听人生故事,不乐亦乎!67岁体力还好,我的公公83岁高龄同样找老伴呢!阿姨把他照顾的好好的,他的臭脾气改了,日子比之前过得更开心。我们晚辈也安心!他生病时身边有人斟茶倒水,阿姨帮分担,对大家都好。

她扭头看向窗外,似乎心里也需要透进阳光。

谢谢邀请。

“八四年,农村分产到户第三年,好日子开始了,可是我们老公公却在那年去世了!”

公公67了,想找老伴,怎么办?

官网地址,我也表示遗憾,那是没有享到福的一代人!

我觉得作为儿媳妇更应该支持你公公的想法,你还要尽心尽力的帮他找一个合适的老伴。

阿姨忽然就流泪了,她说不下去了,她不停的擦眼泪。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老公公帮你把丈夫辛辛苦苦得养大了,你们小两口甜甜蜜蜜的过日子,他现在剩一个人了孤孤单单,如果是和你们分开住的话,身边没个人,就是死了都没人知道。

“如果我也会写小说,我一定写写我公公。他太不容易了!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

所谓孝道,就是趁着你公公还在世,你们想办法让他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他既然想找老伴,就给他找一个呗,有人照顾他你们也放心。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我:“按农村的传统,是不是儿媳妇想老公公是不好的?”

我儿子和儿媳妇对我就很孝顺,我今年都60了,离婚了,儿媳妇见我每天闷闷不乐,抑郁寡欢,就跟儿子商量给我找个伴,但又不肯告诉我实情,怕我不好意思。

“不!阿姨,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说,他是一位有责任有担当的家长。是你们在艰苦岁月里的精神支柱,是带领一大家子人走向美好生活的榜样!”

他们帮我请了个保姆,40岁左右,也是离异的,长的也很漂亮,属于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阿姨连连点头“你说对了!他四十五岁就死了老伴,一直也没续弦,就领着这些孩子过活儿,多不容易!一生勤俭,一分钱掰两半儿花,门口过来卖豆腐的的都不舍得买一块儿。可是,有一年啊,还领着我们全家来长春城里看戏呢!他自己带着干饼子喝冷水,也舍不得花五毛钱买一块月饼。就是到后来条件稍好点了,才说不喜欢穿前后不分的便裆裤子,我才给他手工做了一条制服裤子穿,就是前开门有纽扣的那种。老人高兴坏了,逢人还说我这个儿媳的好!哎!要是多活些年,什么样的福享不到呢?可惜啊!上天哪里会公平的对每一个人呢?六十五岁,就去世了,在省医院住了二十天,可能死于肠癌。这么多年,每到过年,我都会想起他,也会和老伴带孩子们给他上坟,还给他立了石碑。人死倒是如灯灭,但是,告诉孩子们继承一种优良的家风,不忘一种上进的精神!”

保姆对我的生活起居照顾的很周到,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感觉不对劲,保姆对我的关心,超出了保姆的界限,我很不高兴,觉得这个保姆有点轻浮,保姆也很茫然,我俩一沟通,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