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雯纵过来,眼光上上下下一通乱晃,唧唧歪歪地说:“李老师,您今天真漂亮!其实上课的时候也该怎么穿,多提神啊!”

实在是太震惊了,没有想到穷人家的女子这么没有修养,让她点个菜,好像非洲来的饥民一般,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博士,长得俊秀气质不凡,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博学多才,二十三岁不到就拿到了知名学府的博士学位,气质比一般人华贵许多,虽然我平常相当低调,却总是能吸引许多美女的注意。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书读万卷气自华吧。
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全身心投入学术当中,所以就算二十三岁的大龄了,还没有结婚。身边那些七姑八婆见我现在还是单身一人,总是劝我去相亲,说得女方七好八好,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
近来北京天气较热,又懒得动,所以想想找一个高雅的地方和人聊聊天也是不错的,于是就答应去相亲。
见面之后,本对女方也没有什么好感,却也没有什么坏的映象。介绍人建议我们走走,于是我们就顺着金融街走到了月坛。到月坛的时候,也快吃午饭了。
我是一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如同我做人一般细致。平常的饭馆我是不去的,因为里面的环境很差,做出来的东西也不精细,进去吃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所以就在月坛找了一家比较高级的饭馆。
饭馆的装修比较像三四十年代老上海的情调,让我很满意。双方落坐之后,服务员把菜单拿给我点菜。我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在外国的教育告诉我要尊敬女人,于是我把菜单递给女方,让她点菜。
那女子翻了翻菜单,小声地说:这里的菜怎么这么贵啊?
我心里一笑,果然是穷人家的女子,没有见过世面,于是笑着对她说:没关系,就是一顿饭而已,不用客气。
那女子看了我一眼,用莺燕一般动听的声音点了一个烤乳猪,点了一个水煮鱼,然后把我菜单给我说:看你还要点什么吗?
我大吃一惊,这个女子难道没有吃过饭吗?我们只有两个人耶!她居然点了这么多的菜。可是我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就算面对不满也不会表露出来,因为我深深地知道,如果我说点得不好的话,会深深地刺痛这些穷人的心灵。
我估计这个女子可能生活太过穷困,没有吃过太好的东西,于是我拿起菜单,对服务员说:请给这位小姐点一份鱼翅捞饭,饭后上一碗血燕粥。
那女子神情好象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了,说:不太好意思吧。
我很有风度地一笑,说:不就是一顿饭吗?又不是吃不起。
我优雅地点上一颗烟,吸了起来。这时候,服务生走了过来,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不能吸烟。
对于高级餐厅不能吸烟,我非常能理解,在美国,许多上流社会去的餐厅都不能吸烟的。于是我问:请问你这有吸烟室吗?
服务生一指洗漱间,说:那可以吸烟。 于是我欠身对那女子说:失陪一下。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见那女子正低着头看着餐桌上的玫瑰,于是匆匆走出门口,招手拦了一辆公交车,急驰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手机响了,是那相亲的女子,说:你怎么抽烟还不回来啊?都上菜了。
我很温和地说:刚才单位有事情,我先回单位一下,你先吃吧,不用等我了。
然后我优雅挂上了电话。紧接着电话又响了几通,我看实在是烦,便把手机关机了。
唉,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穷人相亲,真是太搞笑了。

“你父母知道你和孙雯的事情吗?”李静深知父母在孩子婚姻中的立场举足轻重。

李静只能叹气,人生的每一步都面临着选择,有选择就有舍弃。孙雯就读的艺术学院在云南昆明,上个月里曾兴奋地跟李静报喜,她被选入了杨丽萍主创的《云南映象》大型舞蹈团队,虽然只是群舞演员,但这毕竟是她的专业技能得到社会认可的第一步啊。李静听到如雷贯耳的杨丽萍大名,也跟着兴奋了半天,她清楚孙雯为练舞受过多少伤痛,忍过多少苦累,走到这一步多么不容易。可人家希望有一个安稳过日子的媳妇,也不为过呀!看眼前这局面,婚姻、家庭与事业、爱好势必不能并存,孙雯该何去何从呢?

从心软答应后,李静就一直在后悔,自己真能一语定乾坤吗?她的初衷不过是请两个小朋友吃顿饭,后来才觉得应承得太草率。孙雯的母亲在孙雯读高一的时候得病过世,李静亲眼目睹了她小小年纪即遭受丧母之痛,又经历了父亲的再婚,与口中的“那个女人”相处不睦,难免对其因怜生宠。孙雯对李静的感情之亲厚,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师生关系。

ag真人游戏,“别烦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先吃饭。”李静无言安慰,只好暂施缓兵之计。这种人生的重要关口,即使至亲也不能代替做出选择,只能靠自己权衡、把握。

孙雯本打算去西餐厅,相亲嘛,当然要讲究环境和格调,李静却出人意料地定下吃火锅。据说吃西餐可看出一个人的出身和教养,但那肯定不是指我们平时开洋荤吃的简易西餐。而吃火锅是典型的共餐制,且需食客自己动手将食物由生品加工为熟品,再分配食用,其中涉及调味碟、加汤汁、煮食物、捞取食物等等方面。吃饭的程序越复杂,互动环节越多,越能观察到一个人的真性情。往往听一个人怎么说,不如看一个人怎么做。其中玄机自不可对孙雯言说,以免泄露消息。

“我知道啊,所以我很矛盾。我在学校结识了一班姐妹,准备毕业后一起创业的,我这样抽身走了,心里真过意不去。唉,要是有分身术就好了!女人想做点事,怎么这么难啦!”孙雯哀叹不已。“李老师,您看凭我的文化成绩考得上公务员吗?而且让我天天去坐办公室,还得学会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不疯掉,就会傻掉。”

“可以算是,本来在下面的地辖市,后来父母工作调动到这里了。”傅勇的回答一丝不苟。

李静接过,转手又递给了傅勇:“我不挑食,荤素不忌。你们年轻人正长身体,一定要吃饱吃好。傅勇,你来安排吧。我和孙雯先去洗手。”孙雯连忙站起来,一本正经地卖萌装可爱:“餐前洗手好宝宝哦!”随着李静一起去洗手间。

番外

李静不得不承认:人们大多数时候需要的不是他人的评判,而是点赞;孙雯需要的也不是他人的审查和指点,而是祝福。自己选的路,再难也甘愿往前走;自己选的人,爱上就不会轻易回头。

“人与人相处靠的是缘分,师生也是一种缘分,见到我绕道走的学生,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学生自然都是有的。”李静淡然答道。

女人一直都想找个爷们,后来才发现最爷们的就是自己。

获奖作品

开业大吉

李静问:“《云南映象》那边签合同没?”

傅勇神色微囧,大概没想到面目温婉、气质娇柔的李静言辞如此锋锐。孙雯在一旁哈哈大笑:“傅勇,看你还敢欺负我!想当年,我们班64个学生,不管多难管教的,在李老师面前全都是服服帖帖的。”

女人最大的错误,就是按照男人的标准来打造自己。就算你貌美如仙,温柔贤淑,就算你生儿育女,宽容忍让,就算你集众优于一身,但只要你放下了自我,你就永远无法和男人站在对等的高度。要知道,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盲目放弃了底线,而当你对男人仰视的时候,你早已丢失了自己的阵地。

“没,还要经过初排,才能最后敲定人选。他家巴不得我们立刻把结婚证拿了,把我拴在家里,连他奶奶都搬出来说话了。”

走进火锅店,不待服务生引座,李静就看到孙雯正招摇地向自己挥手。这女孩真不愧是学舞蹈专业的,身材高挑,四肢修长,加之多年的舞蹈专业素养,这么夸张的动作并不显得有碍观瞻,反觉曼妙灵动,李静莞尔。孙雯旁边坐着的男孩,应该就是那个相看对象傅勇了。两孩子一白一灰协调一致地穿着运动休闲情侣套装,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秀恩爱。

孙雯想了想,说:“还好吧,第一次见面就给了见面礼,挺丰厚的,算是接受我了。只是他爸不喜欢我的专业,说女孩子混文艺圈不好,让我一毕业就回来考公务员。我学了这么多年的舞蹈,付出了那么多,让我一下子放弃,真有点不甘心。”

孙雯入股的骏德酒庄今天开业,邀请李静前去参观。酒庄?是卖酒的,还是喝酒的地方?对于一个家庭、学校两点一线的教书匠,酒庄、酒吧之类,都是从未想过会涉足的陌生场所。

见李静走近,傅勇站起身来,面露微笑迎候。嗯,不错,知节识礼,加分!至于其身材、相貌,对于孙雯这种颜控,差一点的绝对入不了她的法眼,李静从没担心傅勇外形猥琐,只担心小女孩舍本逐末,耽于外表,忽略了内在。

李静拍拍孙雯的胳膊,对傅勇说:“孙雯倒真是个懂事的乖孩子!就是心直口快,为人仗义,心肠又软,容易吃亏。来,我们先点菜吧,服务员该等急了。”

“知道,我爸妈挺喜欢孙雯。”

李静和孙雯从洗手间返回,顺路到料理台调味碟,孙雯调了两份,给傅勇带上一份,已经颇具做女朋友的自觉。李静见状,不由得再次叹气,唯我独尊的女孩一旦有了照顾人的意识,离成家就不远了!果不其然,火锅和菜刚送上桌,傅勇到旁边僻静处接听了个电话,孙雯立马全盘承担了下菜、煮菜、捞菜、分菜的职责。等傅勇接完电话回到桌上,他的碗里已堆满了他爱吃的菜。傅勇给了孙雯一个夸赞的眼神,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孙雯乐在其中地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