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树在历史的长河中是怎么发展的。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春天里登泰山,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那些泰山松。那些挺立在峰巅的、虬生在崖畔的、斜逸在云端的松柏,苍郁雄健,呈现一种历经沧桑而郁勃的生命气象。恰逢微雨初霁,烟云迷蒙中,满山松柏时隐时现,苍古秀润又飘逸高远。云在游,山在动,恍惚中,宛然置身一幅水墨画中,元气淋漓障犹湿,久久不忍离去。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文人树的发展历史,忽必烈差点毁灭它,随中国的发展再次强大

  这幅画,不就是张宝珠先生的《岱宗烟云图》?

文人树是近年来非常热门的一种盆栽,高深的意境造就了它曲高和寡的属性,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盆栽市场斗转星移经历了
一次又一次的转变,前两天比较火的多肉植物也在时间的浪潮里被湮灭。

  张宝珠,一个在大量的泼墨山水中可以一眼认得出来的画家。

官网地址 1

  古今中外,多少人画过泰山?五岳独尊的雄奇,巍然神秀的深厚,飞瀑云海的秀逸,经过历代画家反复地勾画皴擦,已然成为中国山水画的经典画面。而在身为泰山国画院院长的张宝珠眼中,看泰山,画泰山,却有着与众不同的视角。不再是一味地重峦叠嶂,也不是一味地苍松丹崖,张宝珠的笔墨里的泰山,始终是有松柏掩映的,那些山或高峻或迤逦,都是透过松柏看到的。松柏是画的主体,是山水的精神,它们,或秀挺于苍茫,或屹立于峭拔,一律强健地向上,如虬龙望云,鳞甲一样斑驳的年轮也挡不住强悍向上的气势,即使嶙峋,也有一种饱满的质感,如同一位孤高清绝的老者,让人肃然。若是有浅淡的山水映衬,飘忽的烟云烘托,那些松柏就在浓淡相宜中愈加层次饱满,比之眼中所见的景致,更多了特别的清雅和质感。

而文人树,这个好像从来没有火过的盆栽品种,经历了两千年,虽然没有大火但也没有消逝,一直保持着非常平稳的姿态负重前行。不管盆栽市场如何转变,文人树依旧跟其中的树苗一样巍然不动。这个在盆栽里生命力最为长久的品种,在时间长河里虽然没有雄起过,但依旧是生生不息。

  这样的松柏,风雨不能摇,雷电无所惧,啸傲岁月,顶天立地。

官网地址 2

  于是,山的冷峻里多了树的秀逸,水的浩荡中多了岁月的苍茫。那些松柏,更多的是一种沧桑记忆,是一种文化承续,是一种精神的诏谕。

文人树有三个阶段,分别对应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以及看山还是山三个阶段。

  在我的画家朋友里,有着张松柏之称的张宝珠是钟爱松柏的,连他的斋号,也取名为苍斋。那些树木,和他有着精神上的某种相通。半生中,他曾经看了多少松柏?曲阜孔林里的松柏,苍古嶙峋,强韧挺直,像一个个阅尽沧桑的哲人。泰山后石坞的松树,虎据龙蟠,蓊郁劲健,像一个个风华正茂的汉子。黄山的松树,斜逸虬曲,烟云烘托,像一个个隐逸的高士千姿百态的松树,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与精神承载,而张宝珠无疑对泰山松情有独钟。为了传神达意,他近50次登临泰山写生,泰山松那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执着,那种泰山顶上一青松的啸傲,和张宝珠豪放的性情是契合的。松柏最能抒发他的心臆,也最能给他内心的蕴藉。

所谓看山是山这个阶段,就是普通人第一次接触文人树的时候,觉得这棵树就是一颗简单的盆栽,不会想到更深层的意义,虽然人们第一眼会被文人树精致的树叶以及让人称奇的拿弯技巧叹为观止,但很难琢磨出文人树的深层含义。

  在他的《汉柏凌寒图》里,画面的主体是三株挺直向上的树干,苍古斑驳,满是风雨侵蚀的痕迹,而顶端的枝叶,依然是卷云般的舒展,隐喻着岁寒知松柏而后凋的人文精神。在他这里,松柏更多地赋予了人格的力量。从传承来看,虽然,张宝珠的松柏是学恩师黑伯龙先生的,从技法上看,黑老是非常传统的画法,用干笔,细点,重在表现柏树坚韧的感觉,笔精墨妙,逸气满纸。张宝珠画松柏,在继承先师精髓的同时,更讲究水墨变化,干湿浓淡,随心变化,笔下的松柏就有了丰腴蓊郁的形态,更加苍韧有厚重。

这就是文人树的第一步,看山不是山的阶段。

  他写出的,是眼里的松柏,更是心中的松柏。

而第二个阶段看山不是山的境界,就能理解文人树所要表达的概念了。

  看张宝珠的画,常常有黑白摄影的感觉。他很少用颜色,一纸的墨气贲张。他画松树,松枝用枯墨,疾笔擦出,骨感嶙峋,松针用散锋,团团簇簇,似乱云飞渡。几乎是只有墨色,但松柏的苍郁之气呼之欲出。他的山水,也是用浓墨勾勒皴擦,辅以湿笔敷染,浓淡相宜中尽显层次分明。树与山的中间,一定是留出光影的空白的,巨大的山岩也是向阳和背阴分得清楚,连树干也是黑白之间显示出深沉的斑驳。黑与白的对比,产生强烈的视觉层次,却并不感觉突兀,因为远山与近树之间,满是缭绕的云。无论眼前的松柏多么强悍,山岩多么峻峭,也是在云遮雾绕里有一份秀丽的。他的云似无心出岫,翻卷自如,细看又匠心独运,因势而生,山水树木就在云的氤氲中愈发层次饱满、秀润温暖起来。

官网地址 3

  看看他的《且听龙吟》。这幅画里,满纸都是淋漓的笔墨。遒劲的枝桠,纷乱的针叶,强劲起伏着的树姿,如同一条盘曲强健的巨龙,内蕴着磅礴的力量。在树梢的上端,层层叠叠的远山,以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形态沉重地压过来,而古老的松柏傲然屹立,直要支撑起翻云覆雨的天地。画家是运筹帷幄的,在整个画面紧张的态势中,他在树下绘一悠闲老者,正侧耳谛听,似乎在听大风过松的涛喧,听天地之间龙的啸吟

官网地址,文人树是根据文人来界定的,古人喜欢通过艺术来表达自己的志向,不管是书法,文人画,诗词还是舞曲,往往都在朴素的表面之下隐藏着作者的志向。

  再看他的《齐登泰山寻幽境》一图。迎面,是几棵苍劲挺拔的千年古树,一气呵成写出的树干,疾风骤雨般挥写的枝叶,有一种遏制不住的生长的动感。后面的山是静的,在烟岚中时隐时现的那些峰峦,似剑似戟,似乎要刺破无言的苍穹登临这样的山峰,总会有一种啸荡的豪气的。而山水的雄奇中,也可以觅到幽幽的奥境。只要你静下心来,就会找到云梯一样的山路,还有彩虹一样的石桥,走过去,在树下听风吟,在瀑边听水鸣。

下到黎明百姓,上到尊贵天子,大部分人都在心中有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情绪或者志向,而艺术往往可以作为很好的载体来承担人们的这些情绪跟志向。

  高山流水中,谁是真正的知音?

其中,文人树就是一个非常适合表达志向的艺术载体。

  张宝珠的作品,给人印象深刻的是磅礴的气势和蓬勃的生命气息。感觉他的山水树木都是活的、动的,是内蕴着激情的,这样一来,画面就有了一份灵动飘逸的鲜活感。这种感觉,和他的构图以及笔法不无关系。他的画,往往近景是傲立的松柏,中景是飘渺的云,远景是迷离的山。那种云山,墨色淋漓,山影烟树迷蒙一片,浑然有米家云山的气韵,但比之米家父子的笔墨,又多了李成一派北方山水的骨气。

第三个阶段是笔者也很难达到的一个阶段,这个层次的人对文人树有非常高深的理解。

  有论家论及张宝珠绘画,认为他的绘画表达了三种气:气韵、气势、气象,我非常赞同。宝珠先生绘画功底很深,又有着极好的修养,他笔墨中的景物,就有了内在流溢的气韵,而这种气韵,是和他的性情相关联的,有一种狂放恣意的气势,这种气势是通过自然中的山水、天地精神相贯通,于是,就呈现出一种蔚然的大气象。这种气象,来自天籁,发乎心仞,通过精妙的笔法、墨法、章法,自然而然地表现在画面上。在我看来,张宝珠先生绘画中呈现的,其实是一种绘画的元气。他画松柏,侧锋钩出树干,浓墨写出枝桠,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直抒胸臆,感觉那些松柏本来就是在胸怀中长着,一俟有笔墨的触动,就立在宣纸上,磅礴而有气势,松枝划动烟云。如果一味的豪气冲天,笔墨的狂放中就会少了收敛,露出粗野之气,而张宝珠的豪气中,渗透着一种淡淡的清气,浑然而成一种浑融的冲和之气。

官网地址 4

  张宝珠画作中的元气淋漓,旺盛的生命力,与他的性情也有相通。宝珠先生是典型的山东汉子性情,喜欢直来直去,喜欢大写意的快意人生。他说话快人快语,走路大步流星,和他在一起,总会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和强健的心志。这样的性格,浸淫于水墨,表现的画面上,自然就是大气磅礴。这样的心态,笔墨中的画面自然是温暖的,虽然也是烟树远山,长河遥岑,却不会萧索孤寂,杳无人烟,那些画里总是有小路或小船的,它们,连通着外面有滋有味的生活。

文人树的发展经过了非常长的时间周期,在秦朝开始,儒家文化盛行的时候,中国文化的基因就深深刻在了文人树的骨子里里面。

  相比之大幅画作,张宝珠另一路精巧的绘画展现了画家雅逸的诗情。近年,他画了不少水墨小品,选取山之一角,河之一洲,或者就是一枝松柏,一条小舟,寥寥几笔,皴出的是无尽的苍茫,擦出的是饱满的诗意。比如他的《柳溪钓艇图》,盈尺的画面上,右侧是两棵歪歪倒倒的老柳,枝桠倒垂,像李成蟹爪松的姿态。树下,一老者船头闲钓,远处山影绰约,有鸟儿正悄悄飞过,那广大的空白,就是烟波浩渺的江面。虽然,画面上没有一丝新绿,而我们可以感到有温煦的风微微拂过,直要把心中的无限春情萌发出来。

尤其是汉朝以后,摆出百家独尊儒术,让儒术成为统治阶层唯一认可的学术理念,之上而下推广到大江南北。至此,中国人的骨子里就刻入了儒家的基因。而寄托文人志向的文人树,也在这波浪潮里面有了儒学的身影。

  在我看来,张宝珠的画,苍古朴拙乃其表,秀润丰腴乃其质。他的很多画面,都是可以读成山水诗的。这样的诗,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揉。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清旷,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禅意。

儒学倡导孝敬,尊敬父母,洁身自好,清心寡欲,其中,仁是最为核心的理念,教导人为人忠厚,要拥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

  辛卯春四月,我看到了宝珠先生刚刚画出的一批扇面作品,无不构思精巧,古意盎然,似乎画家要走出另一种不同寻常的路子。这些画面,或野渡无人舟自横,或小桥流水人家,或春风又绿江南岸,沛然着浓郁的诗情。在一幅题为《放怀天地外》的扇面上,一位素衣长髯的老者,坐在巨大的巉岩上,上面是远山松壑,下面是潺潺流水,远处是云河迢遥,一派和谐温煦的天人合一景象。简约笔墨,无限情长,虽然都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但张宝珠喜欢它们,别有深意。现代社会,繁复热闹,山林松月的情怀越来越难以寻觅了。熙来攘往的人们,应该抽出时间回头看看,感受那些在精神的高处温暖着、滋养着我们的曾经的经典。感受这些画面里内蕴的雅逸的情怀、高洁的心志。

官网地址 5

  古人的山水画,讲求的是可望、可游、可居的境界,今人画山水,体现的亦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在张宝珠的山水画里,我们可以读到与天地精神共往来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之美,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松一柏都代表着一种蓬勃的生命力和顽强不屈的精神。其实,无论笔墨再强悍,张宝珠骨子里还是一个文人,力透纸背的还是无限的文人情怀。看山、听瀑、赏春,无不是寄情山水的文人心态。走在这样的山水里,听风吹树叶的声音,看水流成瀑的风景,或者就躺在山顶上,什么也不想,只是要大口的呼吸,吸进去的,是纯粹的山野之气。

这就是为什么文人树总是一副消瘦的样子。

  干脆,就携手走进这样的山水里,做一回精神的深呼吸。

即使是在后世的今天,大部分文人树都是消瘦的,消瘦往往跟清贫挂钩,而清贫也跟洁身自好,清心寡欲,出淤泥而不染等良好的品质挂钩。

  (作者简介:支英琦,大众报业集团社委委员、高级记者。山东新闻大厦董事长。山东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官网地址 6

儒家文化中对古人塑造出一种优雅清秀,至简,柔和等气质,在未来的两千年以来对之中国文化进行雕刻,这雕刻直接体现在了文人树上面。

上面这个作品,可以看到树干破土而出以后一直往天上生长,

整体来说看上去非常简单清贫,树顶上的几片叶子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出,叶子虽然稀疏却活泼可爱非常有活力。整体造型给人传达了一种活泼灵巧的气质,用极简主义的笔法塑造了一个优秀的作品。

官网地址 7

由于儒学非常崇拜松柏文化,论语里有这么一句话,岁寒,然后只松柏之后调也。

这句话的啥意思是说,每年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其他职务都凋零了,然而松柏依旧挺拔,凭借坚韧的毅力可以挺到最后。儒家对松柏植物的赞赏,实际上是为了通过赞赏松柏的品质,希望后人可以拥有松柏一般的品质。孔子甚至用岁不寒无以知松柏来称赞松柏的品质,将松柏的品质寄托给了君子。

也因此,文人树身上体现的不仅仅是文人的气质,更是文人身上君子的气质。

只不过,秦汉时期,文人树的发展处于停滞状态,常年战乱,百姓没有休养生息的时间,核弹时间是文人树发展的空白。

官网地址 8

松柏类是文人树最为重要的一个分支,这其中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松柏顶部的树冠部分,由于文人树比较小,而作品往往要呈现出跟真实的树一般的比例。

作者往往可以通过雕刻树根来让文人树有真是比例的树木的韵味,但是树叶部分是不可以雕刻的,树叶多大就是多大,如果使用阔叶类的盆栽作为文人树,那么在观赏的时候很容易由于树叶比例的不一样,会破坏文人树的美感。

官网地址 9

上图这个作品就是这样的,由于采用了阔叶,因此毫无文人树的美感,臃肿的身材很难让作者给予自己的抱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