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指望只在水墨画的笔墨和构图形式上寻求进一步突破的努力都会失败。从世界角度看,西方人于20世纪,对于二维空间的材料和形式进行了几乎所有的尝试,甚至包括水墨和宣纸,在这方面几乎没有给今天的中国水墨画留下什么空间。从本土角度,水墨和宣纸是几百年前中国人发明的材料,当这些材料渐显其时代的局限性时,水墨画的高峰已悄然而去,如何适应全球化的当代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中国水墨艺术家唯有认识到这一点,才会在这个基础上找到水墨发展的可能性。

毫无疑问,方召麐先生的作品走出了这一魔咒如果说方先生的早期作品还可以称之为绘画,她的后期的作品就该称为写画了,如果说绘画还必须讲究应物象形、骨法用笔等传统要素,她的写画就却与书法相通了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她的作品与众不同。显然,她将传统的中国画带上了更为宽阔的道路,从而真正赋予中国画以时代和世界面貌的新生命、新境界。

她的后期的作品是用水墨和宣纸直抒自己对于故国家园的怀念,她反复不断的用她的画笔实现自己对家园的重塑,这个家园或者故国并不在现实中,而是在她的心里。因此,与其说先生书写的作品是中国画,倒不如说更像一位魂牵梦萦、痴途难返的老顽童的可居、可游、充满人情味儿的、没被工业文明污染的雅拙水墨画。

2014年春王智远于北京

官网地址,本文作者王智远先生

王智远简历:

王智远于1984年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并留校任教。1982年创作了版画野花,并获得了当年学生联展的作品一等奖。1989年去澳大利亚留学并在悉尼美术学院以最优异的成绩完成了硕士学位。在澳大利亚他的作品就被广泛认可并且参加了许多国内外的重要展览,作品被收藏于澳大利亚国立艺术馆、昆士兰当代艺术馆以及悉尼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和其它的国际重要收藏机构。他的作品2010年被收录在位于纽约的Monacelli出版社出版的今日亚洲艺术中。

在澳大利亚生活11年以后,他于2002年回到中国,目前作为独立艺术家生活和工作在北京。2006年他与收藏家朱迪女士共同创建了澳大利亚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从2006-12年作为收藏顾问他参与了所有作品的推荐与收藏工作。在他的影响下确定了该收藏的定位是只收藏2000年以后创作的作品,这个收藏中的90%以上的作品都不是大腕儿艺术家的新作品,因此这个收藏无形中支持并开创了续写中国当代艺术的先河。如今位于悉尼的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已经是世界最著名的只收藏2000年以后创作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