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这一晚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在草坪伴着歌声入睡,一个抱着绝望流泪入睡,但两个的心都在隐隐作痛。”

第二章-“我已经有一个最爱的人,她是第一个,是唯一的一个,所以也是最后一个。“

暴风粗鲁地掀开了她的盖头,四眼对视。怎么说呢,当时的场景是辽清完全愣住,然后暴风见她没动静,戳了戳她的额头。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煌和琰熠红的大儿子琰煜辉看上了辽清。毕竟辽清她也是一个长得极为漂亮的一个女生。一身浅绿色纱裙,上面绣着许多美丽的花纹,飘逸秀丽。她长发齐腰,乌黑亮丽,衬托着她水灵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的小小的红唇。而这只是素装,若是稍加打扮,那会有多美?辽清和灵柔在天族里都是绝等的美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琰滟也非常漂亮,女的都蛮养眼的),而灵柔在一开始就被冰凯拯救了,定下了娃娃亲。但辽清呢,只能等着人来提亲。虽说她是天君的女儿,但在这天族里还有许多其他小几个等级的帝君。煌就是其中一个天君最不想惹的人,因为他掌管着太阳,而且特别任性。毕竟辽清也算是剩女了,有许多提亲的都被她拒了,不知道为什么,但煌的儿子不可以拒绝呀!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十天后乃吉日,就定那天。

“迂。。。”她伸手去拽他的衣服,却被他无情甩开。暴风轻蔑的看着她道:“哼,风辽清,新婚之夜还惦记着其他的男人。不知廉耻!”

定亲那天,辽清和迂再次下凡。在凡间,是21世纪,但他们是上古之神,除了经常下凡的风辽清和迂,其他的神思想都很旧。
他们乘着洒下来的月光,躺在乡下的青草地上,也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无数颗闪烁的星星。是个美好的春天,他们负责着春风,而雨彤弟弟则负责着春雨。泥土的气息冲入了鼻腔,少许动物在森林里发着奇怪却美妙的声音,像个合唱团一样。

辽清的手就那样在那里放着:“我。。。我。。。”暴风跟迂长得不同。迂是那种纯天然无害的可爱小师弟,散发着暖暖的气息和小孩子气。而暴风就是长得像座冰山,性格像座冰山,散发的气息冰死人,整个人就是座冰山转世的那种。迂是暖男,那暴风就是那种帅瞎眼的,但同时0下十度的那种。迂是那种超体贴超贴心的那种,那暴风就是那种你想寻找点依靠但一个眼神投过来你就扭头就走了那种。

她的双手枕在头下,看着远处的星河,轻叹:“迂,我是真的不想嫁给琰煜辉,他可是琰滟的哥哥,我才不想叫琰滟妹妹呢。我真的不想呀,真的不想!”她其实不怕叫琰滟妹妹,做嫂子还可以欺负她呢!她隐瞒了真正的原因,也是唯一的原因。眼里水汽腾腾,模糊了星空,风一波一波呼啸而来,吹的草地如浪一般。那是风辽清不满的示意,那是她的抗议。

那晚,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好吧,发生了一点事情,但并没有一点新婚之夜该做的事情。他们大打了一场。都是风属性的,洞房里的烛火全被刮灭,房里一片漆黑,阵阵狂风吹得房里一片狼藉。然后听到辽清大叫了一声啊!原来是狂风把厚重的凤袍和衣裙吹了起来。

“对不起。”迂说道,稍带气愤,稍带悲伤。

辽清继续大叫:“暴风你个死变态!死偷窥狂!嘤!”暴风一挥袖,一切归回原位,烛火再次照亮房间。他一脸鄙视的说道:“风辽清,谁稀罕看你呀!而且房间一片漆黑,看得到吗?我都不喜欢你!一点好感都没有,还想看你?做梦吧!“

她笑了笑,握住了迂的手,若不是有黑暗作掩护,迂脸上的通红恐怕早就曝光了。辽清道:“你说什么对不起呢?就算你真的犯了什么错,不管多大,我也不会怪你,因为我。。。“她突然止住,后又继续道:”迂,你要找个好姑娘。娶了后,好好待她,最好生个龙凤胎。“

“你不喜欢我干嘛娶我?“

“我不会的,我已经有一个最爱的人,她是第一个,是唯一的一个,所以也是最后一个。而她,已经成亲了。“

“你以为是我想的呀?不知道是魔尊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了,偏偏说要我娶你,也不能违背魔尊的命令吧?他还说为我好,为我好个鬼!“他一甩袖,随风而去。剩下辽清在房里,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

“是吗?是谁呀?我认识吗?“

她手握着一块玉,青碧色,光滑无比,是迂送给她的,她一直挂在胸前。她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认识,可我就不说。”

“辽清,这个送给你。”迂脸淡淡的粉红,辽清憋住笑意和想要捏他脸的冲动接过了迂手中的东西。

“不说是吧!”辽清转过身来捏他的脸,重复着“不说是吧”。他们打打闹闹,累了就再次躺在草地上。

她十分惊叹,因为玉的表面光滑无比,触感非常好。玉本身散发着淡淡的绿色,而且被雕刻成风的特别花纹,一卷卷的。她问道:“哇!迂,这玉哪儿来的?太漂亮了吧!”迂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个,是我捡的。”但当然不是了,辽清自然知道。玉上的花纹可以拼成许多个爱心,还有,玉的背面刻了一行很小的字。Y,q和f紧挨在一起,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的缩写。再说了,谁会丢掉这么好的玉,这个雕工更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偷偷地探到了迂的法力,有些许减弱。

心碎的声音太小,谁也听不到,就算重复了两次,两个紧挨的人。不管碎得有多么彻底,也不够大声。

ag真人,她一下扑到了迂的怀抱中,很认真却又很俏皮地说:“谢谢你,迂。”

在那之后的一天,迂消失了。又一天,魔族突然进攻。成亲之事被拖延,天族虽然神力比别人更为超群,但人数要比魔族少许多倍。而魔尊宫仟尘也是上古魔王,所以抵抗他们有点吃力。而宫仟尘就在定亲后一日有了一个新的护法,他本身有山,林,天,地,水五护法,又加了一个风护法。这个风护法名叫暴风,法力甚是厉害,而且特别了解天族的弱点。他一直带着个面具,全黑的,也许是面具后的脸色狰狞吧。他一举击败了火,水,风三元素。

在别人面前,风辽清一直是个很成熟稳重的女神。可谁也不知道,这么个女神却只会在一个叫迂的小仙面前变得天真可爱。

除了神族,还有谁知道宓云端这个地方?而且还是那些知名的神才知道。那魔族是怎么找来的?唯一的机会就是有人泄密。那是谁,如此胆大包天?众人怀疑失踪的迂,只有冰凯,灵柔,雨彤和辽清一直坚持不是他。尤其是辽清,她以信誉向天发誓绝对不是他。

一滴泪水流了下来,流到了玉上,发着闪闪的光。此时,辽清像个小孩般无助,蜷成一团,紧握着玉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心会那么疼,明明暴风就是一个陌生的暴君,但为什么听他那样说,心还是会疼?迂,你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这几天下来,天族形势不妙,因为从没想过会被攻击,而且既突然又来势汹汹,所以并没有像神界一样的天兵天将。而宫仟尘下了非常之强大的结界,使他们无法搬救兵。又加上有许多天族成员被引到神界商议,包括冰雪寒等帝君。不过魔族并不下重手,只是把法力什么的都封住了。天族能对战的人越来越少,只剩天君,天后,其他的几位黄后和五大儿女他们。而就在这时,宫仟尘带着风护法前来谈和,众人都十分惊讶。不过当然有条件,而条件就是让风辽清嫁给暴风。

在辽清握着玉哭泣时,暴风跑到了人间的一个草坪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来这里,尤其是有很多困扰的时候,就像现在。刚才,当房里一片漆黑时,他看到辽清胸前有那一抹绿光,在那时,他的心忽然像被刀刺了一下那么疼。为什么会那么疼?为什么?好像有某些重要的事情被遗忘了,一些不想忘记的事情。而且,明明不可能会疼的。明明,心已经被魔尊宫仟尘给换了呀。当初是为什么要换的?是只有那样才能够加入魔族吗?当初又为什么要进入魔族?为什么,感觉所有记忆都被掏空了?可为什么,没有心的他,在看辽清时,心原本的位置会那么疼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什么?

天君自然不愿意,风后和天后也是。灵柔更是嚷着:“不要风姐姐离开!”但出人意料,辽清答应了。

森林里还是有奇怪却美妙的声音,但这次他们不是单纯的歌唱,这次,他们是在悲鸣,是在怜惜。

在那时她说:“为了天族,我愿意。”三天后便大婚。

这一晚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在草坪伴着歌声入睡,一个抱着绝望流泪入睡,但两个的心都在隐隐作痛。

他们就在宓云端成亲,在成婚当日之前,风辽清和新郎不得相见。而成亲当天,她的姐妹们帮她准备,自然也有灵柔。她们给她穿上暴风特地送来的凤锦袍,普通大红的颜色却会在光线下显出栩栩如生的金色凤凰图案,尊贵大气。她胸前有着金线勾出的牡丹花纹,还有许多颗紫宝石衬托。
穿完嫁衣后,灵柔要求独自跟辽清聊会,独自给她做完最后准备。

当辽清醒来时,一个长得极为漂亮女神级人物正坐在窗边。

灵柔给辽清挽上一个优美的髻,头上盘发而后面却还有着特意披下来的黑发。她给她戴上凤冠的同时,她用法力做出来的冰精灵在辽清头上跳舞,留下了蓝色和青色的脚印,却是很美的装饰。她给她画眉时问她:“风姐姐,你为什么要答应嫁给那个暴君呀!”

“你醒了!”她走到床边,关心地问道,辽清揉了揉眼睛,然后,突然大喊道:“你是!你是。。。星华上神!”

她苦笑中却带着一丝欣慰:“灵柔,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其他人,这是风姐姐我最深的秘密。“

“辽清,很高兴你还记得我。”慕星华,被俗称星华上神,是一位女战士,一位上古战神。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跟宫仟成对立,打仗。她的姐姐,慕星如被上古凶兽穷奇所抓,自己也因学习禁术想打败穷奇救回姐姐而受重罚,被亲父推下诛仙台,不久前发生的。从小就被亲父夜雨星君慕野嫌弃,唯一疼爱的姐姐也没了,堕下诛仙台,十分让人怜惜。之前在天庭时她们见过面,合力打败了走火入魔的鲤鱼仙,对彼此有着深刻的印象。也就是在那时认识的,并肩作战。

“嗯,灵柔定不告诉他人。“

辽清问道:“星华上神,你怎么在宓云端?”

“我,答应嫁给暴风是因为有那么一刻,我从面具后面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眼神。哪怕一秒,但我也认得,是迂。可之后那个眼神消失了,变得很陌生,我只是想知道暴风到底是谁。如果他真的是迂,那他真的变得很多,法力大增,性格更是变了。不过这样,也许可以一石二鸟。“灵柔大叫:”风姐姐!你这样做太冒险了。这乃是终身大事,怎么可以就这样?“

“辽清,我已经称不上上神了,就叫我星华吧。至于我怎么来的,说来话长。要听吗?“

“灵柔,你还小,不懂这些情事。“

“那是当然,反正我也一个人。“

“我懂!姐姐,我都已经二十五了!“

“这么说来,暴风去哪儿了?你们昨晚。。。没做什么?”

“但你一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灵柔,你永远要好好的,跟冰凯在一起。听姐姐的,好不好?以后可能不可以再跟你们玩了。“

“没有。我们大打了一架,他就不知道去哪儿了。”虽然她表现得非常不在意,但眼睛里流露出的光忧伤的让人十分心疼。星华坐的离辽清更近了些,摸了摸她乱掉的头发,开始讲述她的故事:“其实我堕下诛仙台后,掉进了一个人间的森林,很不巧,刚好落在魔界分界线旁,被巡逻的小妖撞个正着。要不是我仙骨尽散,能被他们抓到!欸,接着就被他们关进了大牢,见到了宫仟尘我那死对头。然后好像他对我表白了。我没有法力了!自己也是蒙的很呀!然后,他说要我当魔尊夫人,然后就说新来的风护法要来提亲,就到这儿来了。没想到是风妹妹。”

“风姐姐!“灵柔抱住了她,梨花带雨,泪变成了冰晶碎在地上。
辽清轻轻的摸着她的头:“灵柔,你别哭,你哭我也会哭的。我哭的妆不就花了吗?“
灵柔为她抹上胭脂,又用自己种的一朵彼岸花捻成汁,点在唇上,格外亮丽。

“那个,星华姐,能告诉我多一点关于暴风的事情吗?”

轿子已在外守着,她戴上盖头坐上去。成亲什么的都还跟之前古代一样。扶着新娘子跨火盆,到了内堂。新郎在那儿候着,脸上冰冷万分
。暴风束发头顶金冠紫宝石,身穿大红锦袍。没有一丝笑容谁知道面具下的脸竟然如此好看!他卸下面具的脸胜过潘安。冷俊又棱角分明,剑眉下的眼睛乌黑深邃,散着冷冷的气息。绯色薄唇没有一点弧度,给旁人的感觉就是冷的要命,一座冰山。所以,当新娘子来时,众人都叹道:可惜了。

“这个吗,当然可以。说实话,我没见过,是宫仟尘告诉我的。暴风之前真的一点都不像现在这个样子。比较腼腆,比较阳光,但那时候他好像很心疼。他几乎是哭着跑过来,告诉宫仟尘说只要能阻止你和琰煜辉的大婚,怎样都行。于是,密云端被暴露魔族突袭,让你们无法成亲。”听了这番话,辽清急迫地问道:“暴风之前的名字是不是叫迂?“

辽清一步步走来,周围一切都显得黯然失色。虽因为盖头而看不到她的脸,但她的步子柔美飘逸,凤袍轻泻拖地三尺有余。清晰可见的锁骨和如陶瓷般的脖颈白皙。仅仅这些就已经让旁人失魂。

“这个,我不太确定,你先听我说。宫仟尘他换掉了暴风之前的一切来换取这次行动。他的外貌,他的记忆,他的性格,他的身份,还把他的心用冰给冻了起来。心不再跳动,却没死,可以用半死不活来形容吧。不过辽清,你要加油,因为这个冰心暴风其实喜欢林护法林岚哦!“

只听傧相高叫:“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吉时已到,送入洞房!“

“啊!林护法!迂。。。“这么说呢,莫名的失落,莫名的伤感?可她又能怎样?就算是迂又怎么样,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了,还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林岚,是吗?那迂,你要加油呀。

当辽清跟暴风独自在房间里时,辽清感觉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盖头还没掀开,连暴风的脸都没见过,但那双眼睛,那一闪而过的熟悉目光让她抱着希望。她自入虎穴,只想着若不是迂,那我也还是当做了一件好事让魔族和宓云端休战。

星华似乎能读心,立刻喊道:“辽清,你可不能轻易放弃呀!你可以把他追回的呀!“

殊不知,以后的生活只怕更加困难。

“怎么追回呀?他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

殊不知,就算暴风就算真的是迂,那也并不代表幸福的降临。

“我帮你。“其实星华也就比辽清大那么几岁而已,两人相同之处很多,都是对外成熟的外表却还容易受伤和童真的内心。所以自然懂的对方的许多。她们在房内耗了许久,不知道在干嘛,而星华先溜了出去,去找宫仟尘。

殊不知,这残忍面具的背后,藏着的人会让她多么心疼。

而在人间这边,暴风换了一身现代人穿的衣服,在街上乱逛。像他这般养眼的人,成功的引起了许多注意力和情侣之间的争吵,比如说:

或者说,我们的主角性格要改变一下。改变后的她,能不能融化掉那颗冰心?还是只能接受命运残酷的安排?

甲:喂,喂,喂!

(下一章,介绍魔尊宫仟尘和上神星华,当然,辽清要从成熟稳重到天真可爱了!
辽清:“让我卖萌!不行呀!我做不到!“ 暗恋君:“一切交给我。“ 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