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目前关于刘知白艺术的研究刚刚起步,对其艺术创作的探讨论述颇多,但如何将刘知白艺术创作纳入到艺术史的脉络中尝试性的给予明确的学术定位则对于我们更好的理解刘知白的绘画艺术及其创作贡献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刘知白的艺术成就深受其生存语境的影响,但更与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自觉不无关系。在本文看来,刘知白的艺术思想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二十世纪中国画实践领域的一个重要现象,一种立足于传统寻求创新的演进之路。刘知白的艺术对中国画创作的贡献是多方面的。首先,由于其常年浸染于黔中山水,使其画风独具,进而形成了新中国成立后又一地域性画派黔中山水抑或黔山画派;同时,他晚年代表画风写墨山水则是基于意笔山水传统演进发展的脉络而从写墨方面给予的一种突破。而知白先生的写生观念、日课实践、法守功化等绘画思想不仅有着重要的学术研究意义更对当下的中国画创作与教学极具启示性。

本文认为,在当下开始逐步理性反思20世纪中国艺术进程,并对中国自身文化诉求不断增强的历史语境中,来探讨刘知白的艺术成果其重要意义更加突显。基于此,本文通过对刘知白现有资料的梳理与解读,尝试性的从刘知白的学术渊源、绘画思想、艺术贡献及其对当下艺术创作的启示等方面,展开对刘知白艺术实践及学术主张的较为全面的研究与归纳。

关键词:

学术渊源法守功化日课写生黔中画派写墨山水传统演进

一、学术渊源

刘知白的艺术风格及其绘画思想的形成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因素。其一,从小的家庭环境影响;其二,苏州美专的学习经历,这一时期的美专求学及师从顾彦平并入住怡园,遍观过云楼藏品对于其艺术理念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三,是对石涛、米氏云山与黄宾虹山水的深入研究体悟以及20世纪七八十年代对中国绘画传统及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思索;其四,则是师从造化,尤以七十年代在贵州龙里洗马山区写生为着。正是在参悟传统经典师从造化之后,对于文化层面的探索与反思,刘知白终于找到了属于他也属于那个时代的绘画语言写墨山水。

1、既喜绘事,当有诗文学养

安徽凤阳明初所建鼓楼,1915年11月30日刘知白出生在距楼西约200米的故宅

官网地址,刘知白从小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足的文化之家,其祖父、外祖父皆系晚清秀才。祖父刘绍瑗初在凤阳设塾授课,后经商。外祖父黄彦邦精书法,家中多藏法帖善本及名家字画。刘知白从小便开始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论语》、《诗经》等传统经典,7岁的时候入家乡凤阳小学读书,后一直随乡贤习作诗文。据刘知白老人回忆,少时常去外祖父家听老人讲解经史及诗词文章,并带回法帖每日临习。外祖父尝教导:学问二字,非认真有恒,别无他途。在此环境的熏陶下,刘知白从二王入手,临习汉隶、北碑,兼颜、柳、欧、赵诸家。10岁时,在外祖父家喜获《芥子园画谱》,从此踏上绘画艺术探索之途。可见,外祖父对刘知白的影响颇深,以至于多年后在回忆中刘知白写到,长忆外公训育情,讲诗论字记犹清。专工一艺诚非易,百炼千锤勤于精。另有吾少时得外祖父传授书法,青年时期又获顾先生知遇之恩,二位长者均有很好的人品,使吾一生受用不尽。论述了他对外祖父的怀念之情。正是出于对书画的痴迷,作为长子的刘知白违背父亲的意愿,放弃掌管经营家中的资产,决意要走上绘画的道路。祖父刘绍瑗怜其痴心,支持他学习绘画,并告诫刘知白:既喜绘事,当有诗文学养。遂拜乡贤田少姗为师习古文,后再拜王仲超习诗词经史,并从师本地有名的举人朱训学习魏碑。刘知白同其他中国文人一样,从小便学习古文、诗词经史等传统文化,我们从1929年刘知白14岁时作的两首诗中便可看出少年刘知白的才华。

何人独看梅花瘦,压倒群芳岭上开。玉骨生成纯洁色,姗姗凝是美人来。

秋气江春黄叶路,丹枫月照树林稀。遥天远望渺无际,渔火灯红带蟹归。

这样的少年学习经历不仅奠定了他深厚的学养基础,更重要的是从小树立起刘知白研究古典、热爱传统的文人情怀。

2、一世难忘住怡园

苏州美术专专科学校1933年刘知白考入美专国画科学习

1933年,刘知白考入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苏州美专创建于1922年,为30年代著名的私立美术学校,是继上海美专之后一所有影响的艺术院校。该校由校长颜文梁直接参照西方美术院校的教学方法改造而成,其教学方针为中西合璧,造就人才。苏州美专为二十世纪的美术界培养出了众多艺术大家。苏州美专还拥有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美术馆,校长颜文梁1931年由法国先后购置大小石膏像460余座,图书1万余册,石膏像的质量与数量,为当时全国美术学校所瞩目。刘知白三十年代就读的苏州美专是一所汇集了国画、油画等中西画科的综合性美术院校。当时中国美术界正在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美术革命,西学兴起,流派纷呈。苏州美专虽不在漩涡之中心,但亦不能避免其影响。在目前的研究中,尽管无法确定刘知白在该校读书期间是否对西方绘画进行过研究,但无疑他曾接触到了西方绘画,不过这些西画方式似乎并未对其造成显着的影响,这可能与他对传统文化的自信与自觉不无关系。

苏州沧浪亭,刘知白在美专学习期间居住于此园中

过云楼,1934年夏,刘知白辞学拜美专国画科主任顾彦平为师,入住园中春阴书屋,朝夕相随师侧,由此奠定深厚传统画学基础。

尽管刘知白在苏州美专学习一年便退学,但当时的国画系主任顾彦平对他欣赏有加,收他为弟子。在此期间,刘知白还加入朱竹云、张星阶办的精研传统绘画的百花画馆学习国画。1935年,刘知白住进苏州顾氏怡园的春萌书屋,学习吴门画法。顾家的怡园是近代苏州画家的主要雅集之所,在苏州赫赫有名。怡园乃顾文彬(1811-1889)在明代尚书吴宽旧宅遗址上营造九年建成。怡园中又建过云楼,收藏古代金石书画,曾一度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之称,并着有《过云楼书画记》、《过云楼帖》等。顾文彬之孙顾鹤逸(1865-1930),长于画山水,曾与吴大澂、吴昌硕等人成立怡园画社,20年代末,评论家陈小蝶说吴中弟子,莫不随顾氏步趋而成其一派。可见其在当时的影响之大。顾彦平深受顾家影响与友人在顾鹤逸去世之后再次发起怡园画社,读诗论文,组织展览,在江浙一带颇有影响。刘知白从师顾彦平居住在怡园春萌书屋,潜心研习过云楼所藏历代名画,临摹了许多历代名作。这段怡园时光使得刘知白饱览经典、眼界大开,奠定了良好的传统中国画学根基。在实际学习过程中,尽管顾彦平喜善四王一路,但他却并不反对刘知白对石涛、石蹊等四僧的喜欢,此时的刘知白得以潜心研习四僧尤其在石涛身上下力着着,怡园生活对于刘知白来说极其重要,正是在怡园中的博学群书为他打下了深厚的传统功底,进而奠定了他坚守传统,从中国画传统内部寻找突破口的价值取向。

在忆起怡园生活时,刘知白难抑留恋之情,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写诗三首,观凤台上待明月,甲秀楼头忆苏州。无限幽思流不住,任它和墨出心头。树本根生水发源,丹青妙理入无门。良师指授开心窍,一世难忘住怡园。怡园习画总难忘,教我恩师话不长。梦里至今犹笑语,一生苦练记幽肠。以表达他对苏州怡园及乃师顾彦平的万分眷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