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您通过此次展览,对俄罗斯的绘画艺术有了怎样的认识?

对这种风格明确的苏派绘画感觉如何?

此次列宾美术学院展中您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什么?

与变化的中国当代绘画相比,苏派绘画传统的延续仍然较为明显,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对于中国绘画界,这批俄罗斯画家绐我们的启发是什么?

潘行健老师(原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说: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美术的影响是一个十分特殊的艺术现象。尽管中国近几十年整个社会已发生了极其巨大的变比,但那种影响依然在个较深的层面上起作用。这一方面是由于俄罗斯美术作为一个体系所具有的生命力,也和这个体系的基本特征与我国文化艺术的某些核心价值取向趋干接近有关。不能仅仅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段历史去寻找原因。

列宾美院作为俄罗斯美术教育的最高学府,至今坚守着两百多年以来所形成的写实主义传统。关起门来,一切由学院说了算,社会上发展仍比中国更早:更具规模也更有社会基础的现、当代艺术难以进入校门。学院的禁锢与封闭使传统得以完整承传,也使面貌至今偏于不变和单一,与社会上多元多变的观当代艺术形成大反差。一方坚守,一方背离,两者并行行发展,前景如何,似应乐观。有了强大的传统作参照,对它任何背离都不能轻而易举。可以说,必须要有相应的深厚实践与积淀,才能达到背离的目的。这是否一种双赢的发展趋势?学院与社会这种分离的现象与中国有很大不同,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