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5月,我应德国普法尔州艺术基金会之邀,参加了该州在美茵茨举办的两年一度的国际艺术博览会,之后便在德国境内和荷兰、法国、意大利展开艺术考察,并专程赶到德国当代艺术重镇杜塞尔多夫。除了参观艺术学院、现代艺术博物馆外,我第二次见到了约尔格伊门多夫(Jorg
Immendofff)这位曾经对德国新绘画艺术和中国当代美术有过重要影响,至今仍活跃于国际画坛的德国式的明星人物。

走进伊门多夫家的庭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老建筑物,他的工作室在建筑物的二楼。大约200平方米的顶光画室显得高而宽大,前面一小部分摆着普通的桌椅,墙上挂着他的恩师波伊于斯那件穿旧了的著名的钓鱼背心,另外还挂着记录他各个时期的艺术活动的照片以及他和名人政要的合影。靠桌子最近的,是一张他和据说
是第1
7任妻子及几个月大的小女儿的照片。还有一张头戴列宁时期苏联红军黑海舰队军帽的照片,黑色尖顶的帽形、巴掌大的红五星很显眼,他那张紧裹在帽子里,有着花白胡子和眉毛的脸,在随风漫卷的鹅毛大雪中微笑,使人联想到老布尔什维克。工作室中央摆着长长的大桌子,桌上满是放置有序的钢笔水彩小草图,这
些画稿中可以看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工人纠察队和红卫兵等人物形象,也有希特勒、拉登等人的形象。有趣的是他的工作台和椅座箱式的靠背椅中央镶着猴子与火炬的圆形浅浮雕,整只椅子画满了坚立的阳具,而工作台则画了一些女阴。这些似乎象征着他旺盛的创造活力与激情;也象征着他超人的意志与充满激情的生命状态。画室两旁是顶梁的铁架,架上和背后的墙上尽是他近期的绘画作品,有几张尺寸巨大的画显然未画完。一切都是那么得井然有序。

第二次见面,我们都非常高兴。年近60的伊门多夫已经是个老者了,他的左手有点不灵便,身材也变了形,眼神却依然矍铄,仍在不断地创作出许多充满活力的大画,充当着新闻人物德国是个关心政治的社会,伊门多夫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关注政治,他的好朋友,德国总理施罗德经常出席他的展览;他还在不停地恋爱结婚。尽管伊门多夫是个善于自我炒作的老怪物,你仍然不得不被这个老艺术家身上的源源不断的创造激情和巨大的生命能量所折服。他那身材娇小的21岁少妻曾是伊门多夫近照他的保加利亚学生。她画具象油画,表现和生命有关的题材,手法相当传统,据说她的作品将和伊门多夫的作品一同到中国展览。

ag真人,细细打量伊门多夫这批新作,和过去的作品相比还是有一些变化:以往那种政治煽动性和直白批判现实的表现手法,已被画面上晦涩、神秘的内容所取代。他自己不喜欢评论这批有极强震撼力的新作,只解释说:这些新作对我来说如同跳动的脉搏,呈现出一种解脱后的快感。为了准确地唤起读者的想象,我在作品中逐步插入了叙事性情节。以便突出画面的形式感和色彩因素。尽管伊门多夫近作表现的内容和主题非常晦涩和难以破译,但从作品中还是可以看出他对社会政治和生活的思考。如画中经常出现的一个费力地在两个球上保持平衡的女人,她的脚和球被绳子捆绑着,如果没有两支手杖作支撑,这个女人马上就会失衡。这种象征在暗示什么?他选择回到古典风格的形象,并借助富于表现力的、通俗的叙述性语言,表现对现实的困惑与无奈。在平面化的背景上,这个女人的无助和艰难暴露无疑!她可能象征社会的许多相悖的结构?或国际事务中无法解决的难题?还有一堆紫灰色、闪着灵光的人体在红、黑、黄构成的深邃而异样的空间中,无助地企图依靠人梯往上爬,而一个怪异的黑色形体同样闪着灵光,头却朝下堕落。画面构图极富想象力并具有独特性,色彩关系也达到了震撼的效果。画面还常常出现一个象是软体、又象是虫或一段肠子的形体,它闪动着灰色的光又常有一段变红或突然变形。这段蠕动的、不确定的形象暗示了现实生活中带有乌托邦色彩的古典主义的循规蹈矩和现实生活的残酷、冷漠和不确定性,它同样也展示了生命与死亡、自由与理想、政治环境与经济萧条等特定的经久不衰的主题。那些红色的像巨大的树又像血管或神经的造型,鼓涨着汹涌的生命,它和突然出现的社会化内容并置在一起,也产生了不可预见的画面效果。伊门多夫仍然坚持他善用的手段:在画中套着画,叙事中又有叙事,构成了一种多元共生的情节场面,继续运用夸张、运动和不安的造型。新作中也出现了其他一些新意象:如具有色情意味的植物、正在断裂的塔楼、小孩与飞鸟等等。伊门多夫这批新作是大量而复杂的,还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琢磨一番,才可能有更深和更准确的了解,而他每件作品传达出来的鲜活与陌生感、神秘与暗喻的转换以及造型与色彩的兴奋关系,构成了他的艺术引人入胜的特点。

我第一次见到伊门多夫是1993年他首次来华画展览的开幕式上。当时,他的形象很有几分舞台效果:魁梧的身材,留着极短的头发,满脸胡茬,时常紧锁着的眉头下有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一身高级黑色麻制时装踏着软黑鞋,两手插腰不停地吸烟。特别招眼的是他十个指头上金块般的叶形戒指和脖子上粗大的金项链,俨然就是一个摇滚明星、一个舞台中心人物。不仅他的画,他本身的形象也作品出现了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
形象,满满当当的展厅里弥漫着伊门多夫式的政治游戏、德国式的哲学思辨、工人阶级式的简单技巧、舞台式的叙事中的叙事和野兽般的粗犷、勇猛、活力与激情。伊门多夫早年就读于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倡导社会雕塑的艺术家波伊于斯是他崇敬的导师,波伊于斯对社会和政治的关心,对青年伊门伊门多夫工作室一角多夫影响颇深。伊门多夫热衷政治,都强烈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但他又平易地请我们这些青年画家们喝大杯的啤酒。在展览的学术研讨会上,尽管先发言的托尔那是德国众多著名画家和艺评家的热心支持者,不少人出名都和他有关,但对他发言中不合意的部分,伊门多夫照样当场否定,毫不留情,颇显明星牛气。和这些印象同样深刻的是他展出的那批绘画作品。我印象最深的是尺幅巨大的《德国咖啡馆》系列,也是展览中最重要和最早的作品(80年代初创作的成名之作)。画面的基本形式是对意大利画家古图索《希腊咖啡馆》一画的延用,所不同的是伊门多夫关注的是冷战时期两德统一的政治问题。在《德国咖啡馆》里,伊门多夫将自己画成一个侍者,正殷勤地招待着两德的思想家、艺术家,他们在气氛热烈的咖啡馆(倒不如说更像迪士高舞厅)里亲密地交流,画面色彩强烈而喧嚣,用笔粗放,造型不羁,灯光与人物周边能量的电闪相互碰撞,咖啡馆柜台上和楼梯旁出现的猴子不停地穿梭,地板上像冰又似软体的五爪星打着补丁而且正在冒着火焰,整个咖啡馆就像一个光怪陆离的大舞台,具有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那次展览中的不少伊门多夫标志主张用艺术干预政治、干预社会。他曾发明LIDL字眼,意为儿语,带有一种和平主义色彩。后成立了LIDL学院。70年代,他曾留着长头发,穿着紧身喇叭裤,在国会门前像儿童拖玩具车一样拖着一块画上国旗颜色的小木块来回行走,并遭到警察起诉。年青的伊门多夫也曾梦想当一个摇滚明星,但经过尝试并不成功。他还在剧院干过几年的舞台美工,对舞台剧的叙事性和舞台的灯光与色彩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这些经历对他日后的思想、行为以及绘画风格产生了重大影响。自1977年起伊门多夫开始采用绘画形式来表现对社会现状的独特见解。对于他来说,重要的不是探求一种视觉上的理想语言,而是在故事画形式中描绘政治现实。他曾说:我们生存的地方充满了矛盾和争执,是德国分裂造成的结果。他创作了主观表现两德文人聚会的《德国咖
啡馆》。后来德国统一,伊门多夫当之无愧地成了一个预言者,一个社会的明星。他对自己画中画的表现手法的解释是:画中画把社会中政治的、文化的因素综合在一起,是一种理解的再理解。他运用了大量的象征关系:冰现实,边界分裂,蜡烛启蒙。他还有几个道具反复使用,比如土豆,他解释说艺术必须充当土豆的功能。对战后的德国来说这种象征很贴切(艺术是精神的食粮)。

伊门多夫绘画中出现的人、物、景的组合往往有一种荒诞剧的感觉,由此可见荷兰文艺复兴时期画家博斯对他的影响。此外他也潜心研究过贝克曼,认为贝克曼是很重要的人物,很难把他纳入某种流派,他发现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在于很喜欢对一些极丑的形象进行想象,这对表兄弟在对善与恶的历史以及政治主题的关
注上也是相通的。贝克曼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二战期间由于其作品对德国社会的揭露性而遭到希特勒的迫害,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与艺术个性。伊门多夫1945年出生时,二战冈iNIl结束,人们力图摆脱二战的阴影,他就在这个时
期长大。20世纪50年代德国人不愿意说纳粹的事,他却勇敢地说:我要揭露,我要把丑的东西捆在我的画布上。在后来的画中,他开始表现丑的,或善恶并存的状态。如画面的一角坐着列宁,另一边是希特勒。他认为一个画家要干预现实,不能通过戏剧或其他东西表现,他只能通过想象在画中表达。伊门多夫崇敬毛泽东,现在的画中还经常出现他的形象。他年青时参加了左翼组织,学生时代就有参政的热情。他认为绘画的内容和形式的选择如果非常好,会对社会产生作用,但只是间接的作用,不可能直接促使社会改变。艺术家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一个能撒谎的人(要有想象力善于编故事),就像有时医生在开药方时一样。易普生说你是一个说谎的人。艺术家本身就是矛盾的组合体,善、恶都有。他常说艺术家在社会中的位置,是一个人要怎样塑造和展开自己的生活,是必须考虑的问题。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各种冲突都会在艺术家的内心反映出来,重要的是要让哪一方面占上风。艺术家不是清白人,有善有恶,重要的是他如何表现善恶之间的抗争。想要揭示某种社会特征的时候,最好先揪揪自己的鼻子。我相信一个画家一辈子都可以成为一个革命家,尽管他一辈子画画。不能说有好内容就是好画,不能说好人就是好画家。一个咖啡馆就像一个田野,一个世界,我只关心里边发生的事。做好画家必须把复杂的内心世界在一个画面中表现出来。绘画的力量是艺术家和观众一起才能唤起的。这个时代就缺靠自己就能完整产生这种力量的画家,要靠众多的艺术家共同努力,这种力量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绘画只能是某个住宅或办公室的装饰。画家的职业之所以难就因为需要有很强的个性。贝克曼在晚年没有听到很多赞赏的时候仍然完成了很多巨作,伊门多夫的可贵之处也在于他有很强的个性,因此能获得学术界的尊重。

波伊于斯是个开放型的艺术家,一切东西都可以使他得到灵感,伊门多夫深受影响,他认为,一个艺术家如果没有好奇心的话,他就死去了。艺术的活力就在于不断地寻找与发现表现的激情。他还说:一个画家如果长时间地运用一种技巧,人们太熟悉伊门多夫与本文作者了,就不行了。德文中的技巧和诡计是一个单词。总之,艺术需要有一种神秘感。谁关心后辈,谁就关心未来。伊门多夫也作为教授任教于自己的母校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以前他曾当过十年中学教师,也在国外当过几年的客座教授,教过创作班,面对画架他常常是什么也不说就画形,学生ffl,7艮快就放松下来,大家边画边谈,或谈了再画,有效地为班级创造出一种紧张的创作气氛。和他的老师波伊于斯一样,他很重视学生的好奇心和勇于发现的精神,并且要求也很苛刻,如果我的学生不能表现个性,我就不会给他相应的尊重。一个年青的艺术家只有经受了画商和成名的诱惑,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当我们提及中国一些青年画家对他的崇拜和模仿时,他激动地说:那是件糟糕的事!

伊门多夫对德国的当代艺术曾有很大的影响,在中国,通过他的画展,特别由于他对中国历史和政治的关注,对中国观众与学术界和教育界产生了震动和感染,从而对中国当代艺术也正在产生着一定影响。伊门多夫是中国人的朋友,也是中德文化交流的一座桥梁。伊门多夫今年9月份在中国的第二次展览活动又将是投向中国的一批伊门多夫炸弹,一定能再次引起中国观众的注意。国度不同但艺术的语言是相通的。伊门多夫曾说过:对于生活,意大利和索马里人的回答可能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区别,我们就用不着去全世界旅行了。文化区域虽不同,但都存在一致性。我参观过中国青年画家的画室,语言不通,但我能看懂。我很为他们的活力感动,他们有很强的个性,对西方的历史较了解但没有完全抄袭,画出了自己的东西。随着伊门多夫画展的又一次到来,我们将再次走近他和他的艺术,走进他的内心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