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每篇“烂”博士论文背后都有个“烂”导师

ag真人游戏 1今年4月25日,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吉德在博客上发文,就一篇博士论文发表看法。网络截图

博士论文能够顺利在学校通过,说明某些导师极不负责任。除了学生,更该批评的是导师。

“只要随便堆砌几万个文字,通过答辩,就能从‘博士生’摇身一变为‘博士’。这样的‘博士’到底价值几何?”今年4月,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授陈吉德在评审一篇教育部抽检的博士论文后,称该论文差到让他愤怒。他在博客中就此事写道,强烈建议教育部有关部门追查论文的相关单位和作者的责任,并做出相应的处理。

最近,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吉德在博客吐槽他审读过的一篇博士论文,并贴出部分论文内容,并称该论文差到让他愤怒。他写道,强烈建议教育部有关部门追查论文的相关单位和作者的责任,并做出相应的处理。

论文某一节标题被指“太奇葩”

为什么说这篇论文差呢?这是一篇戏剧与影视学专业的博士论文,陈吉德以一个小标题为例:“综合近年来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来分析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代表性的强的电影以及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的审美倾向”。陈吉德指出,此标题不仅长而不当,而且出现了多个明显语法错误。这只是一个例子,此外他还提出十二条评审意见,涉及文不对题、逻辑有问题、拼贴痕迹严重等多个方面。

“我从未见过这种让人晕倒的论文,不仅观点完全论述不清,而且通篇都是各种资料堆砌出来的,最可笑的是,标题雷人、语句不通,连小学生都不会犯这种错误。”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陈吉德仍然对这篇博士论文耿耿于怀,“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血气上涌。”

学位论文是抽查、盲审的,陈吉德并不知道论文的作者是谁。他表示,这样的博士论文能够顺利在学校通过,说明某些学校的博士培养已经差到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除了学生,他更想批评的是导师。不夸张地说,每篇“烂”博士论文背后都有个“烂”导师。

这是一篇戏剧与影视学专业的博士论文。陈吉德在博客中贴出了部分论文内容并“吐槽”。

我对高校的体制略有了解。前两天,我正好参加某高校传媒学院本科毕业论文答辩的评审工作。总体来说,该校的学生素质都相当不错,但也有个别不理想的。其中一个只采访了两三组对象。里面最详尽的一篇采访,配了几张图。有老师马上提问:你是不是没有去现场采访?该生只好承认,他进行的只是电话采访。

论文第八章第三节标题是:综合近年来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来分析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代表性的强的电影以及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的审美倾向。

我举的这个例子说明,指导论文的导师,哪怕只是看一遍论文,对学生做了多少工作,也会一目了然。在陈吉德所举的这个例子中,这位作者连中学生都应该做到的“文从字顺”都没能达到。这样的论文,是不应该判及格的。而对这些明显纰漏视而不见的博导,大概是连扫视一眼论文都没做到,更不必说指导了,难免有渎职之嫌。

陈吉德表示,此标题不但奇长无比,且语病多多:“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应为“《拆弹部队》和《阿凡达》这两部”;“代表性的强的电影”应为“代表性强的电影”;“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的审美倾向”应为“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审美倾向的影响”。

目前,我国在读博士生人数由1999年的5.4万人增加至2009年的24.63万人,10年间增加了4.56倍;中国授予博士学位的大学有365所,而博士生教育大国美国却只有253所。博士招生急速膨胀,而可以充当导师的高水平、负责任的学术顶尖人才却不可能迅速增加,博士的质量已无可避免地下降了。

陈吉德称该标题“太奇葩”,并指出这不但说明学生的水平太差,也说明导师严重不负责任。而该节的内容,就是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新闻发布的资料,一点儿论文“味”都没有。

我经常上学术期刊网查找论文内容,感觉很多文科的论文差到令人发指,以汉代历史为例,大量论文还停留在“如何评价汉武帝”“浅论刘邦的治国思想”“汉文帝的孝顺故事说明了什么道理”阶段;可以用“低智”来形容。虽然这跟博士论文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大量都浅肤到这种水平的论文都能发表,很难指望博士生的论文就能忽然登上一个巅峰。

12条评审意见涉及文不对题等方面

当然,这个问题也并非没有人意识到。我以前就读的中文系,这几年读博士就以难毕业出名。每一年延期毕业的博士生的比例都很高,论文不理想就一年一年地修改,修改到导师满意为止,才能拿到学位。不好说这一定是种完美的方式,但至少,它对论文负责、对学生负责、对学术负责。

此外,陈吉德还提到,论文第七章第四节整节全是专家曾接受采访的问答,而第七章第五节的内容只有一个表格,“此节的观点呢?这是论文吗?”他说。

□侯虹斌

就此,陈吉德提出十二条评审意见,涉及文不对题、逻辑有问题、参考文献少、拼贴痕迹严重、部分章节内容根本不是论文等多个方面。

更多阅读 时评:还博士学位应有的学术尊严
教授评审抽检博士论文:差到令人愤怒

陈吉德表示,这样的博士论文能够顺利通过,说明某些学校的博士培养已经差到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可以看出,学生和导师都极不认真,极不负责。他强烈建议教育部有关部门一定追查论文的相关单位和作者的责任,并做出相应的处理。

■ 对话

“你好我好大家好会让工作失去意义”

陈吉德称他不是炒作,有问题的论文就是应该提出意见

4月25日,在“思想斗争”了大半个月后,陈吉德还是在个人博客上发文,对该论文“不吐不快”,并附上论文的一些内容。这篇博客也因其内容本身以及陈吉德的评论态度,在网络引发新一轮议论,有网友称陈吉德为炒作,也有人认为作为评审专家,陈吉德不应该泄露别人的论文内容。昨日,陈吉德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就一些问题进行了回应。

透露论文内容不应该,但实在忍不住了

新京报:你在4月初看到这篇论文,为什么过了半个多月才在博客上发文?

陈吉德:评审专家拿到的论文都是隐去作者相关信息的,就是为了避免评审专家和作者或学校产生联系,有了人情考虑,容易酿成“江湖恩怨”。其实在教育部公布评审结果之前,我不应该透露论文里的内容,但是在那半个多月里,我在“江湖恩怨”和学术良知之间徘徊,最后还是对学术的坚守战胜了我,所以我发了出来,这虽然多多少少不应该,但我实在忍不住了。

ag真人游戏,新京报:博客发出去一个月了,现在有人来认领论文吗?你要是得知了作者的信息,打算怎么做?

陈吉德:评审工作要在八九月份结束,之后才会告知所在学校。就算我知道是谁的论文,也不会进一步公布他们的真实信息,我是对事不对人。不过我在论文后面写上了12条意见,还附上了我的邮箱,我愿意为我自己的意见负责,随时等待和他们进一步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