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瑶,你知道吗,华威他订婚了,是和我一个远房的表姑茜茜”闺蜜在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微微的疼。闺蜜好像看出了端倪道“我告诉你这些,你不会不开心吧”

   
我与他真的好久不见,久到八、九年,久到听说我们的同班小学同学有的已经当上父母,久到我们再也回不去那遥远的小屁孩时代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出息的记着他,记着他的名字,记得他做我的同桌没少挨我的揍,记得他总是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助手,记得他皮肤白白……可是,他还记得我吗?

我随即笑笑,扯开了话题。

   
我们小学三年级以前都是在村子里的小学上的,那时候老师统一安排同桌,我跟他并没有做同桌,所以并不熟悉,但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老师居然把他安排做我的同桌,从此他就在我的世界里晃荡了好多年。我总觉得他是来到了我的地盘,理应听我的话,而且我作为本组的小组长,他也必须帮忙替我收作业。他居然真的听我的话,乖乖的帮我收作业。于是我胆子更大了,上课的桌子因为是双人桌,但我每次都要占三分之二的空间,上课我与他窃窃私语,下课我要他陪我玩耍……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我真的很想再来一次。但是好景不长,虽然老师并没有发现我跟他有什么异常,毕竟我在老师的眼里一直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但是同学们开始不淡定了,四处传播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就连我的铁闺蜜都怀疑我,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也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依旧跟他关系很好,他似乎也喜欢当我的“小兵”了。

那年,我刚刚5岁,就被妈妈拉着送进了幼儿园。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我只能默默的拿着粉笔在做雕刻。小朋友们都喜欢奇怪的东西,于是我在一堆小朋友的包围中帮他们雕刻粉笔。瞬间,我就成了大家都喜欢的小能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两个男孩子在打架。我雕刻的认真,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后来听同学说,因为都抢着要我给他们做雕刻,所以打起来了。其中一个男孩就是华威。

   
我与他分别了。尽管我家里姊妹很多,但是全家人对教育很重视,他们总觉得村里的小学教育水平有限,比不上城里,所以没有跟我商量,在四年级上学期马上开学的时候,直接通知我去新学校上学,我还没来得及见我的小伙伴,还有他,我就已经去往新学校了。刚进新学校一切都很陌生,我一个人站在讲台自我介绍,心里却难受得很,每个人都有同桌,而我的同桌会是谁?他知道我转学了心里会难过吗?难受归难受,生活照样得继续。好在没过多久我又交到了许多新朋友,好在每次去往新学校的路上都会路过村里的小学,因为新学校在城里距离家有点远,所以我都会早早出门,村里的小学还没开门,但是已经有好多贪玩的孩子在门外等候了,可是我却一次都没遇见过他,他在哪里啊?一连好几天都没见到他,我只好问我的“铁闺蜜”,她居然告诉我他也转学了,也不在村里上学了。这个消息令我很意外,也令我很难过,我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也许再见真的是件很难的事。但是没过多久当我再次路过村里小学大门口的时候,同班的几个男生却朝我大喊:“都是你,都怨你,他肯定是因为你才转学!”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根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也转学啊,我只能默默地加快脚步离开那里,再到后来去新学校的路上又遇见那几个男生,他们边笑边对我喊:“听说他在新学校又喜欢上一个美女,他不喜欢你咯!”我无法判断真假,但是我只相信他。我慢慢的连村里小学的大门口都不敢过,宁愿绕很远的小路,都不想听那些男生说的话。

ag真人,这是我记忆深处模糊的画面,但是我却清楚的记得华威。

   
 转眼我小学毕业了,选择了离家较近的一所初中,去报到那天我是跟闺蜜骑着自行车自行车,由于我们没有分外一个班级,我放学后就在车棚里等她。待她放学后我们骑着自行车一起回家,她笑着对我说你猜谁在我们班。我说了十几个名字她都说不是,当她把他的名字说出来的时候,我竟然十分开心。真的好想去见见他,可是处于青春期的我们好像胆子很小,很在意男女之间的距离,我只好盼望着在路上能偶遇,结果没几天我真的在路上遇见他了,他跟好几个男生,骑着自行车快速的从我身边骑过,没有看我,而我却呆呆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变小甚至消失。再后来在车棚又跟他遇见,他没有说话我也没说,他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同桌。由于刚上初中,学业突然增加,我已经渐渐把他淡忘,只是偶尔听闺蜜说好像班里有个女生喜欢他,我听后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写作业,初一下学期闺蜜又跟我说他好像退学了,我只是想不明白,年纪小小的他不上学要去哪里啊?我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可是我没有机会,连远远的见他一面都没有。

后来幼儿园毕业,该上小学了,我们都不在一起上学。机缘巧合的,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学校因为人员比较少进行了合并,这样,曾经一起上幼儿园的好多小朋友都又见面了。

   
 就这样参加中招,再参加高招,跑到离家坐大巴车需要八个小时的地方念大学,到了大学手机就渐渐普及,有的同学小学都开始上网,而我真的是上大学以后才渐渐接触网络,什么手机扣扣,微信,微博,现在都成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的铁闺蜜也在另一座城市念书,突然有天她用手机把我拉到一个群里,我一看原来是我们村里小学的群,我便迫不及待的打来群成员,惊喜的发现他也在,尽管因为非好友,我被他的空间拒之门外,但是在他的主页墙上我还是看见他的几张近照,依旧白白,但是个子长的高高,一副男子汉的样子,不再是那个小屁孩儿。

从此,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就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有一天上晚自习的时候我把这个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告诉了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兼闺蜜阿毛,其实我也说不出来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是心里藏着很多年,好多小学初中同学的名字我都忘记了,可偏偏他的名字我记得十分清楚。还有我可能只想问问他,这么多年还记得我吗?当我打开他的主页的时候,阿毛已经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按下了添加好友的请求,阿毛说你不妨好好问问他,别留遗憾。我已经坐立不安了,仿佛在等待一份被批改的试卷,我心里乱糟糟的:“他可能早已忘记我,或者我只不过是他人生中一个匆匆过客,他或许根本不记得我也不想记得我。”一分钟过去,手机提示灯闪了一下,扣扣显示他已经同意加我为好友!我小心翼翼地发出一个问候的大表情,他立马也回复了一个,我慢慢地打出“好久不见”四个字,没过多长时间他同样回复我说“真的好久不见,世界真大,我们居然有好几年不见了。”原来他还记得我。渐渐的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他告诉我上学期间因为遇到的老师对他造成了某些伤害,以至于他过早辍学,甚至现在都对老师有偏见。轮到他问我的现状,我告诉他我现在在读大三,毕业后很可能回家乡做老师,很可能成为他有偏见的老师职业。瞬间我们的聊天有些尴尬。他现在在一家小门市工作,他有交过女朋友,他已经变了,变得我有些不太认识,后来我也知道了,人终究会长大成熟,知道他很好,就可以了,就让往事随风,好久不见。

我放学后要打扫卫生,他就陪着我,一帮的同学瞎起哄。那么小的年纪,最怕有异性同学的喜欢,感觉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我就很生气的告诉华威,我不喜欢你,不要总是打扰我!

 年少的我们分不清什么是喜欢,长大后我还是衷心祝福你过得幸福!从此没有什么遗憾。

但是,不管用啊。他依旧天天满面春风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对我笑。那笑容应该是我童年里面最灿烂的阳光,即使是我生气,都改变不了他对我笑。

可是年少无知,也惧怕被人喜欢。所以,我想尽了办法来甩掉他。我告诉他,我喜欢另外一个男孩。然后,他脸上的笑容就黯淡了好多。

四年级的时候,他被排在我座位的后面。每天上课,他都在后面偷偷的跟我说话。于是我气急了,摔了他的书。当时我看到他的书上满满的全是我的名字,内心触动了一下,但是随即而来的羞耻感让我无处可逃。

六年级的时候,新来的老师竟然把我们安排成同桌,可是因为我的拒绝他已经不再和我多说话了。上课时候各自认真听讲,下课了也没有什么交集。可是我的内心开始遗憾。

童年的时间就是那么短,转眼间要毕业了。各自散去,到不同的中学去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