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事实上,这是个四季如春的国度。温带海洋气候下,地中海的微风里腼腆地隐藏着柔柔的爱意。轻轻抚过埃菲尔塔尖,脚触再一次地,跌进这个醉美如花的梦里。吹拂到了,凯旋门泛黄的容颜……

梦本无殇,伊人何处惹芳泪。窗外一波清冷弦月,挂在如墨的天穹里,映着秋枫飘飘呜咽声,心起一地萧索寂凉色。

战争的号角声已经静默了快一个世纪,人们在渐渐淡忘建造它的初衷。当然,这也许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无可厚非。人们醉心于这份雄壮的宏伟,倾心于栩栩如生的雕浮。透着初洒的阳光,似乎可以透视金戈铁马的战场,那叱奼于欧洲大地的矮个君王。我想,那绝对是一个热血的年代。当这位君王在奥斯特里茨战役中大败俄奥联军时,为了纪念这史无前例的功勋和胜利,他的子民建造了这雄浑的凯旋门。当每天柔美的阳光轻轻掠过凯旋门的每一寸岩石时,细刻的艺术品总散发着永远令人迷醉的颜色,升腾着这个国家历一的自豪感。

梦中的人儿,汝在哪里,伊人的心飘往了何处。秋月夜里的凉风带着细迷迷的雨丝,轻轻地落在了她的眉弯,她的脸庞,潮湿了她柔软的心……

这醉美如花的柔光,遥远地如同梦幻。不可及到的双手颤抖在天空下,如同没有身体的牵连。有那么一瞬间,便会粉碎如烟般地散去。柔光下的烟花,似乎比在夜空下更显得绚烂。这随即飘逝的烟,在追逐柔光的梦里,渐渐失去了孱弱的躯体。用生命,来演绎这段柔光的故事……

掬一泉流水照花容,舞一曲芳华泪满霜。问天啊天,是何人洒下了这憔悴的枯叶,片片零零离成诗,问夜啊夜,是何人留下了这漫天的相思,丝丝缠缠画成殇。

当我从这个长长的迷醉里无法自拔的梦幻中虚脱似的睁开双眼时,发觉我依旧躺在凌乱的宿舍。燥热的夏风一次一次拍打着窗户外的帘子,扇进来一阵阵热浪,快要蒸发似的吞噬掉这脆弱不堪的身体。

她是飘荡在河岸里的一支芦苇草,浅依在溪水楼台的一柳青,她是漂泊在红尘里的一个伤心人,撑着年轮的伞,打着时光的皱褶,一生惆怅无依无所靠,无心无所恋,独自彷徨,独自渺茫,独自欢唱,她是寂寞的一缕青烟。

我想,这样颓废的日子似乎要永无尽头地过下去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昏沉的脑袋实在又想不出所以然来,那段令人迷醉的浮光,永远地,刻在眼眸中再也无法散去。我才明白,我应该是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

风吹过,就散了。夜淹过,就沉了。你走了,心就跟着死了。

在模糊的记忆里,依稀地可以看见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像极了美图中的柔光,泛滥着温馨的场景。渐渐清晰起来时,我看明白了,这是一位少年。稚嫩还未从脸庞褪去,淡色的瞳孔里隐藏着一丝浅浅的忧伤,但又流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倔强。他背了一个天蓝色的,大而重的背包在身后,缓缓地迈着步子,似乎,要去远行……

你听,遥远的风里飘来一息息断断续续的曲儿,朦胧的好似你呢喃的情话,熟悉的好似旧日里缭绕的余音。

泛滥着柔光的天空下,少年不时地回头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次次地回头,又一次次失望地垂下去,我为这幅情境的少年真切地感到悲哀起来。他在等要见的人,做最后的告别,可是……

一圈圈,一沉沉重重包围着我,哪里都是你的影子,哪里都能看到你的样子,哪里,都是你。

女孩出现了,她是跑过来的,一头柔顺的秀发凌乱地在风中轻盈地飘,微微的喘息声中透着呼吸的急促。她跑到少年跟前,少年眼神中掠过一阵无法掩饰的惊喜。他呆呆地望着女孩,不知该如何是好。也许,他是太激动。女孩对少年说了什么,说了好长时间,她很急促地,快要滴下眼泪。少年神情变得悲戚,这充满柔光的天空下,忽而落下了雨滴,渗透着忧伤的情愫。女孩只穿了单薄的长裙,此刻只有些瑟瑟发抖。她知道,已然留不住他,她只是想在这有可能是最后的一次别离中,他能抱抱她。

我的一切都属于你。

少年决绝地离去,雨滴里掩藏着忧伤的记忆,在他俊白的脸庞淡淡地滑落,又散去。通过安检,走过月台,再也不回头,一路向西。那柔光下遥远的雕浮瞬间闪现在他的脑海,悄悄抹掉了咸涩的雨水,让其稀释在压抑的空气里。在登上飞机的最后一刹那,少年终于回头,望了望那女孩站着的地方,他的眼神依旧悲戚,混杂着一丝丝惆怅和无奈,然后,义无反顾地走进机舱,奔赴巴黎。

跌落晕眩在这白雾茫茫的烟云里,缠绵迷霏的曲音又吹来了无名的悲戚,哀声一阵阵,淅淅沥沥的刮开了她心里的门。莫不是啊,二胡的心音也在为她幽绵哀伤,莫不是啊,细迷的雨丝也在为她抚弦泪落,莫不是啊,世间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爱你。

【二】梦醒时分话凄凉

泪水冰晶殇无声,好想轻轻的抱着你,软软的吻着你,嵌进你的身体、你的心,你的骨子里,即便这是梦,也好。即便这是错,也罢。

那一天的记忆,使我这般近乎死亡的沉睡了一周时间。本以为我会就此永远地沉沦下去,可是,翻看手机发现无芳的短信和未接来电快要将手机内存撑到爆的时候,我的心,隐隐地疼。

就让她飞蛾扑火一次,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后再死去,就让她把眼泪流尽,把心碎成一片片,再忘记你,这一场薄凉美风月。

给他挂了电话过去,没等开口,无芳的声音以震破耳膜的分贝吼过来:“你个死丫头!良心发现了啊!知道给我打电话了……!”他还在继续吼。丢了电话,那刺耳的声音还在继续:“喂,回句话!大中午的,不下来吃午饭!作死要……”。

她种上了你下的蛊,开出一山一山妖娆红艳的彼岸花,一拔,就是噬心的痛。思你迷醉成瘾,爱你落地成殇,这痴痴梦里的一疯魔,失了魂魄,掉了颜色,丢了心。

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咆哮,好像这就是他对待我的正常方式一样。热浪依旧在一阵一阵地扇进来,吞噬着孱弱的躯体。我决定,向凌天屈服,乖乖地去吃午饭。

问天山何时老,暮雪已纷飞,记忆里的风色是铁锈味的红,你的面庞、你的白衣、你的声音镀上了陈旧的褐斑,片影残残裂裂撕拉开一道道破伤风的口,思念的病菌宛如荆棘藤蔓一样缠绕上我的身体,盛开着一朵一朵香甜如蜜的毒情花。

“好了,马上来,老地方!”我吼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月眉小山染檀红,青丝如墨金步摇,伊人笑隔盈盈水,君子执手共年华,她做着一个新娘子的梦。梦见红窗字灯笼帖花绣,梦见红烛鸳鸯蝴蝶交杯酒,他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装站在床阁边,静静的望着她,那一刻,那一瞬美好隽永的恍若天上人间。

随意穿了衣服,乱抓了抓毛掸般凌乱的头发,便径直出了宿舍。迎着北京路走到底,抬头便看见熟悉的牌匾挂在二楼醒目处:隐林茶庄。顿了一下,走了进去。

人芳醉,意已销。

无芳托着腮,百无聊赖地坐在最后一排的位子上,看见我来,不悦的神情顿时占满了他那平而宽的脸。我只装了若无其事地,在他对面坐下。

窗外下起了丝绵绵的雨,密稠的宛如蜘蛛的层层丝网,网住了小楼月台,网住了闺中的梦,她深深的堕落在虚幻的梦里,抱着一夜的虚无默默取暖。

“我的大小姐,您这是被抢匪打劫了还是体验原始生活了?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还有,这是吃午饭的地方吗?您老不饿是吧?死也要拉我作陪是吧……”没等坐下,就遭遇这般攻击,我看了看他,反而觉得他生气的样子可爱地如同三岁小孩。

“你撑把小纸伞,叹姻缘太婉转,雨落下雾茫茫,问天涯在何方……”

“我想喝杯茶,然后回去,继续睡觉。”只是看着手机中的短信,觉得不出来实在对不住他。

梦本无殇,伊人何处惹芳泪,只因梦君思落泪。

“睡睡睡,你怎么不睡死!”又被当头呵斥。“我把你从那大雨天地背回来,不是叫你糟蹋自己的!”我听得出,无芳真生气了。抬头看了看他的脸,良久,我哭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也许,再坚强的孩子,当被碰触到最柔软的伤痛时,都会哭吧。早以为我自己已经习惯了别离,我以为,有兰和我之间,永远不会出现这一幕。可是当这些实实在在地在一周前发生在我身上时,我才发现,我的神经二十年来第一次变得不堪一击,轰然倒塌。

无芳看着我哭,恨得咬牙切齿“木有兰那小子!最好别再给我回来!回来我打掉他的牙!”

我的事,不用你管!”

【三】或独或闹只一秋

喝下一口茶,我便走了出来。留下无芳的手在空气中乱舞,

“你这丫头片子,就这样走了,你浪费我的生活费!”

这个无芳,其实就是这么小气,我想着如此,头也没有回。

漫无边际地在街上行走,湿热的空气里闪烁着浮晕的光。躁动的DJ在时刻吸引着街上来来回回的路人进入打折的店铺光顾,没有一丝的风。那种快要被吞噬的感觉又在身体感官上无孔不入的折磨着我,行人向自己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又逃避式的匆匆移开。我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样子是多么邋遢,也难怪无芳会那样的对我生气。只能自己嘲笑自己,付翊秋啊,你也有今天这样的狼狈样子呢……

但是,我却没有羞愧到无地自容的尴尬,原来,彻底地不在乎自己的心情竟然是如此地平静和从容,惨淡的笑一笑自己,终究,我还是一个人……

大学里,似乎每个女孩子都有个男神无微不至地守护在身旁,而我自己,却像烂掉的梗菜叶一样子的孤独的飘在举目无亲的齐昌市,也许,是为了赌气,也许,是为了不输掉面子,我认识了木有兰。

不能否认的是,我还是个比较优秀的孩子,无心和未灵都是这么说的。翊秋姐是我们宿舍乃至系里的骄傲呀!对,我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夸耀。于是乎,我自己也飘飘然的认为我很优秀了……

“嗯,付翊秋,她是校学生会主席咯!还是学校文学社的主编呢,那是个美女啦”

“咱们学校的刊物竟然在齐昌市市面到处都可以看到哎,怎么做到的呀?”

“听说咱们学校的校草,就那个公子哥叫郁无芳什么的,追过付翊秋啊,怎么的就给拒绝了呢……”

学校的娱乐新闻貌似都有个付翊秋呢。

我是自信的,甚至是自负的,认为自己可以靠着文学的才华闯出一片天来,事实当然也是如此的。但无芳那个小子总是挖苦我“自负的你肯定更加自卑吧,秋,你的内心深处,其实很自卑。”这时,自己的双手总会不经意的颤动,盯着他的脸,良久不能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