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川藏线,不得不谈的就是茶马古道

在泸定的青松客栈,不包早晚餐每人30块,早上,到客栈旁边的餐馆点了一碗红汤杂酱面,拿了个馍,一共九块五毛钱,尼玛真坑,棉花糖一样的馒头一块五一个。

茶马古道是指存在于中国西南和西北地区,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茶马古道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域称谓,是一条世界上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最为神秘的旅游绝品线路,它蕴藏着开发不尽的文化遗产。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茶马古道分川藏、滇藏两路,连接川滇藏,延伸入不丹、尼泊尔、印度境内(此为滇越茶马古道),直到西亚、西非红海海岸。

餐罢,装车准备出发,征洋哥的车胎被扎了,换了一条新胎,谁知?新胎用力过猛打爆了,这也太逗了

其中川藏这条茶马古道最具有神秘色彩,汉藏之间相互交易的就是茶和马,古时从康定到达拉萨一趟就需要一年的时间之久,路上险峻,气候变化多端。

小远打来电话,车子在成都修好了,已经从雅安直接骑到了泸定,打算一块和队友出发前往康定,中间没在新沟休整,这一趟下来一百一十多公里的上坡路,也太牛逼了!见到他时,他还没吃早餐,来的路上被面包车撞着肩膀,红红的大包。佩服他的毅力,在成都晚上聚餐的那天晚上,他讲要走川藏线的原因是要给他父母证明他过得很不好,去年他一个人搭乘到尼泊尔,在那里玩了半个月花了二千块钱,他95后,一米八八的个头,没女朋友。

天还没亮,客栈旁边竹林里的不知是虫子还是大鸟叽叽喳喳就把我们扰醒了,出门一看,外面下起了大雨,起来洗漱,几个人一块儿吃早餐,良心老板还算好,住宿加早晚餐四十块钱,到达雅安的晚上上的七菜一汤,米管饱,

穿灰色衣服的就是他,长得挺帅的哈

吃早餐上了一大盆鸡蛋番茄面

妹纸璐璐昨天累的不轻,打算乘坐青旅的后援车直接到康定,明哥说小远还受着伤,把咱们大家伙的行李让后援车直接拖到康定得了。

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到新沟,在床头看到他们的涂鸦和签字

官网地址,刚出泸定三公里的大上坡

特别有感觉,有点想哭,因为曾经听过痛仰出的音乐<最后一班列车>,<公路之歌>,<扎西德勒>,我还喜欢李健的<明天还会在路上>所以拍下照作为留念

大渡河对面正在对河坝加固的施工公司

从雅安去往新沟的路上一路上烂路不堪,走的不到两公里,小远的牙盘昨晚师傅没修理好,又坏了,托运到成都更换牙盘,我们几个人先走,打算等到康定休息一天等他来。路上,中雨一直下个不停,路实在太烂了,几十吨拉石子的卡车一辆接一辆的从身边开过,走在车旁就慎的慌,山旁还有滚动的碎石

又遇到徒步的背包客,对他最大的鼓励就是冲他大喊一声加油兄弟,在雅安到新沟的路上,曾遇到这样的背包客,他光着脚对我大叫一声兄弟加油,当时吓我一大跳

由于海拔高,烟雾四起,犹如仙境

快到瓦斯沟,我看风景不错,顺手捏了几张照片

继续往前走路下边是滔滔江水

走到这个地方,后援车赶上了我们,询问需不需要乘车,我们谢绝了

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走到这里停下来吃饭

咆哮的河水

我姐突然给我来电,问我去哪了?可能我手贱,发了微博,被她看到了,告诉了我妈。

到达瓦斯沟路边碰到硕大的仙人掌,一个估计重50斤左右

这是老表截图给我的

路边服务点免费提供的抗高原反应的氧健能,药性成份含有玛卡,滋阴壮阳,谁想要等我回去送你们几袋尝尝鲜

她说我考虑不考虑家人的感受?把车子卖了,赶快回来,咱妈要疯,我现在不在家,怕她神经了,是家人重要还是你旅游重要?当时我气哭了,什么叫旅游?旅游和旅行是两码事?谁会傻逼的拿钱买罪受?旅游主要是玩是欣赏美景,而旅行的意义是在途中收获到什么东西!我知道我妈的性格,真会疯的!早上刚出发时我妈给我发了条短信,我就这样简短回复的

从泸定到瓦斯够的路还算平坦,到瓦斯沟就已经中午了,瓦斯沟到康定是二十八公里的全上坡,海拔上升600m,所以在瓦斯沟吃饭休整一会儿,谁知这顿饭一下吃了两个半钟头,大头掂了一瓶劲酒。吃完饭,已经三点了,开始上路,后面还有骑行者。

挂掉电话,立马给妈打电话,首先问我妈吃饭了没?她问我在哪。我说既然你知道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在走川藏线,突然我妈放声大哭,不知道为啥我心里没有一点难过,是麻木了?还是铁打的?之后她把电话挂了!我吓坏了,打算骑到泸定,然后回家。中午饭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接着我又连续给她通了三次话,跟她讲了我要走318的意义,说安全一定有保证,我自己有分寸,每天到地方就给你打电话,钱我带的够,不用担心,儿子不是小孩儿了!最后她说就说到这吧,只要儿子快乐她就快乐。我也很感动,想想小时候没少挨打,现在对我的态度改变的很多,我理解每一个作父母的感受,我是太自私了,可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总不能拘束在你们的压力之下,我需要多接触点东西,多多磨练,我需要成长。所以接下来,我决定要把G318这段路走完!

依旧是咆哮的河水

接下来还是烂路加上坡,感觉很累,但是很快乐,很享受,大卡车依然隆隆的呼啸而过,慎人,在过长达六百米的隧道时,里面没有任何灯光,骑着车子里面烂路不堪,根本没法骑,走的不到二十米,我让璐璐停下来,把车子推了回来,从驮包里掂出了手电,照着灯,推着车子走,卡车还是隆隆从身边擦身而过,还是很慎,肾上腺直线飙升。

当看到山后面的雪山时,顿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浑身有力,当时还发表了一个状态

看这三个骑上坡的年轻人

坡上的藏羚羊

骑摩托走川藏的父女二人

冰川融化的冰瀑从山涧飞泻而下

走到晚上八点,雨依旧下个不停,征洋哥走在我和小璐后面好远好远,后来到客栈才知道他感冒发烧了!天已经漆黑了,后面的后援车,把小璐接到车上回客栈了,我和明哥在上坡路等了征洋哥大概半个钟头才等到他,看他体力透支很多,明哥把车子跟他换了骑,我们仨一块儿回到客栈就九点半了,接着把车子上的泥水冲刷完吃饭,还是一家良心客栈

山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