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红豆

ag真人游戏 1

01、

每年的六月,学校随处可见吵架的情侣,毕业季就是分手季这句话说得一点没错。

我和阿笙从一对吵架的情侣身旁走过,女孩低着头抹着眼泪,男孩子气得怒目而视。

阿笙拉着我的手紧了紧,“你说我们毕业时也会分开吗?”

“不会的,阿笙,我们要打破这个定数。”那个时候我笃定我和阿笙之间的幸福,是因为我还未谙世事,有时候爱情经不起人心的考验。

很多时候,在我们不懂选择之时,命运已经替我们做好了选择。

那一年,我大二,阿笙大三。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时间,我说:“阿笙,你陪我去旅游吧。”

我和阿笙去了丽江,传说中的艳遇之都。我一直觉得了解一个人,就像一场旅行。你渗入到当地的文化中,才能体会到它的韵味。

在那个时候,我是全身心的在爱阿笙。我说:“阿笙,我们以后每一年旅行一次吧。”

阿笙点点头,那一次我和阿笙定了此后五年的旅行地点,第五年的旅行地点我们定在洱海。

01.

02、

我和阿笙的相遇说来也是滑稽。那天我拉着笨重的行李箱刚走出公寓门,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过来和我搭讪,和他聊了两句后,他开始问我借钱,我发现不对劲,一直想找时机推脱,无奈大叔抓着我不放。

这时,一位男生迎面走了过来,我灵机一动,拉着行李箱冲了上去,“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接我?”

男生愣在了原地,想要张嘴要解释,我连忙冲他使眼色,他会意,“对不起啊,路上耽误了。”

我转过头,“大叔,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大叔听后只得讪讪地走开了。

我尴尬地放开抓着男生的手,“谢谢你啊,刚才帮我脱离险境。”

那位男生笑笑说:“没关系。”

准确说来,这是阿笙第一次遇见我,而我却不是第一次遇见他。

阿笙走后,我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似的,刚才抓着阿笙的那只手热的发烫。

多么幸运,这一次是阿笙帮了我。

我是在开学不久,就喜欢上了阿笙。那个晚上,阿笙做为街舞队代表,给我们表演节目,阿笙一上场,女生们一阵尖叫。

是的,从第一眼看见阿笙,我就喜欢他。

午夜的街道,街灯、穿梭的汽车和雾气笼罩的街道。这是11月底的一天,她又是最晚离开公司的那一个。风很大,南方冬天的大风,总透着一种湿到骨子里的寒冷。她觉得冷,但更觉得无聊,于是从包里掏出一根香烟,背过脸,点燃了。这时候,背后有个声音喊她:“阿笙,真的是你啊。”

03、

那天,阿笙从舞蹈教室出来,恰巧我路过,阿笙一眼就认出我来。“是你啊,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我请你吃个饭吧。”

那天,阿笙和我一块去吃饭,一路上阿笙的话都很少。我一直以为跳街舞的男孩都很活泼,阿笙却不是这样,他相反会很内向。

既然阿笙内向,那我就外向多一点好了。

此后,我和阿笙总是会隔三差五的碰见,阿笙很惊讶,把我们之间的相遇定为缘分。

只有我知道,每一场相遇都是我刻意为之的。

我喜欢一个人,纵然有千山万水阻隔,我也有信心走到他身边。

我和阿笙的最开始三天五天一见面,升级为一天一见面。有时候我会故意消失一两天不联系阿笙,阿笙往往会很急的找我。我知道阿笙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他也会担心我的安慰。

我知道机会来了,所以我跟阿笙告白了,没有多少曲折,我和阿笙在一起了。

刚点燃香烟的手顿了一下,她不敢回头,凭着那熟悉的声线她早已知道是谁,原来林亦枫回国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回国了。曾无数次幻想过再见面的情形,可却万万没想到五年后的再相遇会是在公司楼下,而她还狼狈不堪的吸着烟。我的妆是不是花了,他回来多久了,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久不见?你终于回来了?抑或是这几年在国外过得还好吗?她的大脑在这不到两秒的时间里,飞速运转,可终归还是不敢回头面对那个曾深爱的少年。

04、

阿笙虽不善言谈,却待我极好。我们谈了两年,身边的情侣朋友分分合合,而我和阿笙依旧你侬我侬。

我大三那年,阿笙大四,面临毕业。临走的那一天,阿笙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在北京等你。”

阿笙去了北京工作,而我的学校在上海。好在大四上学期我们院系就安排了实习,我北上去找阿笙。

到了那里之后,我要去阿笙租的房子,阿笙却让我住在宾馆。

那天阿笙离开我的宾馆后,我发现他的手机落下了,联系他的同事,知道了他的住处。

我找到他租住的地方时,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几十平方的地下室,挤满了人。

我坐在阿笙的房子里,只等到他下班。

阿笙见到我,吃了一惊,“你,你怎么在这里?”

“阿笙,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在北京过的很好?”

那天我质问的阿笙无处可躲,他终于还是和我说了事实。我早该想到的事实,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来到北京这所大城市打拼,多么不容易。

而这个承载着多少年轻人梦想的地方,又摧毁了多少人的梦想。

那天晚上我和阿笙在后海那里坐了很久,风把我们两个吹的很凉,我多怕风这么轻轻一吹,就把我们两个吹散了。

阿笙点了一根烟,神色黯淡。

“阿笙,你以前不抽烟的。”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迫于生活压力,才会抽烟的。

见她没反应,男生以为她没听到,索性上前搭肩:“阿笙,我总算找到你了。”她吸了口烟,烟圈吐出不规则的形状,烟雾氤氲中,刚好看到前面有辆空车,回过头,不敢正视他,“我不是什么阿笙,你认错人了。”说完逃也似的拦住那辆出租,只留林亦枫呆愣在原地,望着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开。

05、

我搬出了宾馆,要和阿笙挤在一处,那天阿笙把我的行李扔了出来,冲我大喊,他不让我留在这里。

那天我一个人哭着去了火车站,这是第一次阿笙和我吵架,也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

回去后的第二天,我高烧不止,一个人躲在宿舍的被子里流泪。

阿笙的电话打来十几个,我都没有接。

我始终想不明白,我愿意陪他吃苦,有什么错吗?

“开门,开门,”我听着阿笙在门外大喊。

那一刻我还以为是自己高烧的错觉,我踉跄地打开宿舍门,阿笙眼角通红,一把抱住了我,连连和我说对不起。

那天阿笙陪我看完病,就匆忙回去了,因为他只请了两天的假。

阿笙能来看我,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怪他了。

我和阿笙和好如初。大四下学期的时候,我决定陪阿笙在北京找工作,在我告诉阿笙这个决定后,阿笙大发雷霆,“你知道来这里有多苦吗?”

“我愿意陪你吃苦啊。”

“可我不愿意啊。”

那天的争吵我们两败俱伤。

我的父母知道我的决定后,也是坚决不同意。为了能够劝我留在自己的城市,我的父母凭着关系为阿笙在我的城市谋得一份高薪的职业。

我也考了公务员,我甚至想到了我和阿笙的以后,会是多么的幸福。

在我考上公务员的那一天,我给阿笙打电话,“阿笙,我在我的城市为你找了一份高薪的工作,你回来吧。”

我以为阿笙会很高兴的答应,他顿了顿说:“你知道我的梦想的,我想在北京办一所街舞培训学校。”

我甚至听不出来阿笙说这句话时的语气,我只是觉得浑身冰冷。

阿笙不愿意放弃他的梦想,来和我过平淡的生活。

“阿笙,你给我个承诺吧,你说你会娶我的。”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承诺,我不想让你一直等下去。如果你愿意过平淡的生活,我们分手吧。”

我还是没能逃离这句话,我们那么相爱,可还是在现实面前妥协了。

“小姐,去哪儿?”

06、

我和阿笙分开了,我没有细究我们分手的原因,我也知道一方面是阿笙太爱他的舞蹈,他不愿放弃,一方面是他太爱我,他不愿意我吃苦,也不愿意我不知道归期的等待他。

我不想阿笙处于痛苦之中,我不哭不闹的同意他的分手。

每一年毕业季分手的情侣那么多,而我们只是其中的一对。

尽管我再怎么爱阿笙,可爱情离了生活,还是要澌灭殆尽。

工作一年后,家里开始为我安排相亲,我想这一生除了阿笙跟谁过,不还是过。

所以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他和阿笙相似,不爱说话,待我极好,可是我不爱他,可我愿意把一切交给时间,我相信处久了,我就会爱上他。

第二年,我一个人去了洱海,履行我和阿笙之间的约定,第五年来洱海。

那天洱海的风很大,我的披肩被风刮跑,我追过去捡。

蹲下的那一刻,我看到一双白色的休闲鞋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缓缓站起来,直到看到阿笙的那张脸,我才确切知道我又遇见了阿笙,我知道阿笙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

“阿笙,你在干嘛呢?”一个女孩在喊阿笙,阿笙跑过去温柔的牵起她的手。

风把我的眼吹得生疼,我站在原地泪流满面,这是我和阿笙最后的纪念,过了今天,我们就会把彼此遗忘。

ag真人游戏,……

“小姐?”

“嗯?”

“去哪儿?”

“去江边吧。”

阿笙,真的是个很久远的名字了,五年了,他好像没什么变化,笑起来像个孩子,眼睛里有星星,好像时光从未走远,他还是我喜欢的少年模样。余笙如是想着,笑的甜蜜。

“江边到了,38块。”

付了车费,余笙下车,走在江边的石板路上,望着前面一对逗趣的情侣,思绪也飞到了大学时光。

02.

第一次见到亦枫是什么感觉呢?大概就是高吧,185cm的个子在南方可以说是相当出挑了。可那时的余笙却未曾想过,此后余生都要和这个高个男生纠缠不清。

江边这条路,余笙是极爱的,当然仅限于在大学的时候,一个人,两个人,一群人的江边她都走过,而这次确实毕业后第一次来。

余笙常常想,如果没有那次的江边偶遇,散步聊天,大概也就不会有之后那么多事,大概她也就不会傻傻的爱着一个男生那么多年,可注定彼此纠缠的人终归是要相遇的。

她清楚地记得那是2010年9月20号,天气晴,能看到几颗稀疏的星星,一个人散步的余笙恰好遇到了同是一个人的林亦枫,男生坐在江边的围栏上,望着对岸灯火通明的繁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余笙只觉得这一刻好像整个世界都只有他,那么孤独无助却又那么引人注目,让她离不开眼。

“嘿,好巧啊。”男生似乎并不想理她。余笙也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如此煞风景的开场白,仿佛一个极美的音乐中掺杂的不和谐音符。

见男生不理他,余笙坐到他旁边,“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男生用一副“我们很熟吗”的目光打量余笙,依旧沉默,“我是余笙,你该不会不认识我吧,我们是同班同学呀,你也喜欢来江边吗?好巧哦,我也是,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喜欢来江边,真的太爱这条路了,它承载着我大学几乎所有的喜怒哀乐,不开心的时候在这散散步,看看江景、车流,吹吹风,总是很快就开阔了。”

余笙越说越兴奋,男生偏头注视着她享受的神情,内心似乎也柔软了很多,“明媚”,这大概是当时亦枫对她的印象了。

“我说了这么久,你都不说话的啊,果然跟大家说的一样,够冷漠。”

“冷漠?”亦枫疑问到。

“你总算说话了,其实也没有啦,就是坊间传闻,你不太爱和人说话而已,可能是因为不熟吧,哈哈哈~”余笙打趣的缓和着气氛。要是以往,碰上这么个冰疙瘩,余笙才不会费心思去逗那个人呢,可那晚余笙却拼命地想让亦枫开口,因为那个坐在围栏上的背影实在太孤单了。

“你体会过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吗?我体会过。”亦枫淡淡的说道,仿佛他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那晚亦枫和她聊了很多,亲人去世的无助,朋友离开的不舍,大学生活的烦恼……从晚九点到早五点,他们就在江边吹了一夜的风。

原来他并不像传闻中那么寡言少语,余笙才知道。

“为什么是我?我们明明还不熟。”余笙疑惑。

“不知道,就是觉得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你应该是大学里我唯一可以敞开心扉聊天的人吧。”

唯一?余笙心里窃喜。

“谢谢你陪我这么久,我送你回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