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位同学想在校庆典礼上表演节目的吗?”

文 / 倪兒

班导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让原本把目光放在窗外失神的唐果的叫了回来。

有一天啊,一个小男孩收到了一个八音盒。

“老师,是一年一度的校园嘉年华的节日庆祝吗?”

这天是这个男孩的生日,没有所谓的生日party,也没有所有的生日蛋糕以及人们所谓的生日祝福。小男孩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是一个芭蕾舞演员,今天是她的最后一场演出,过后,她就该从舞台上退下,让更年轻的孩子们去表演了。这天,她去巴黎了,她不在家。

“嗯。”

家中,只有小男孩和一个腿脚不太方便的老保姆。这个保姆从小男孩出生就开始照顾他,母亲经常出差表演,平时大都只有这个保姆陪在小男孩身边,像一个母亲一样的照顾他。其实这个保姆并不老,她只比男孩的母亲略大三四岁,只因照顾他们久了,所以母亲都和别人说:“我们家那个老保姆……”

……

男孩早上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在飞机上了。

在得到班导的肯定回答后,有不少平时要好的伙伴们已经在商议要表演什么节目好了,而相对于班上同学的热烈气氛,坐在角落处的唐果则是再次慢慢地把头扭向窗外。

“孩子啊,生日快乐,我给你煮了面条,快起床吧。”老保姆摸了摸男孩的脑袋,给他拿来了新衣裳——男孩从来不缺新衣裳,每次母亲都给他买了很多衣服。

“唐果,你就不想表演什么节目吗?”大概是注意到自己好友的落寞,坐在唐果后排的雪莉在下课后立刻拉住她问。

男孩乖乖地下床洗漱,没有说话。

“我不行的啦。”唐果转过身来,看了雪莉一眼,不由得低下头小声地说道。“我又不是姐姐……”

他吃了面条,对保姆说:“阿姨,我今天不想去练习室了。”

“唐果,你又搞砸了吗?你这样一点都不像是女巫的妹妹啊?”

又有人对刚刚把花盆打碎的唐果笑了起来。

ag真人游戏,是的,女巫。唐果在读高年级的姐姐是一个会魔法的女巫,这是学校众所周知的事实。无论是运动,还是学习,无论是音乐,还是舞蹈,她的姐姐都会拿出让人惊讶的绚丽魔法,在众人的眼前,表现得夺目出众。

但与光彩耀眼的姐姐相比,唐果是一个跑步的时候会摔倒,跳高的时候会撞到竹竿,读书的时候会舌头打结,画画的时候会弄断画笔,拉琴时都会把琴弦弄断,就连考试成绩也惨不忍睹,而且漂亮,可爱等之类的形容词一点没有从她的母亲和姐姐她们那里继承到,最多就是不难看罢了。

更直接一点来说,“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唐果是这样评价自己的。

“唐果啊,唐果,什么时候你才能变成一颗真正的糖果呢?”作为她唯一的好友的雪莉也不由得痛心疾首地对她说道。

大概,这是不可能的吧。

而唐果这个时候只能沉默地低下头。

“至少,你得表现自己吧。”

“我没有什么可以表演的才能啦。”走在路上的唐果,这样向仍旧想劝说她参加的雪莉答道。

“唐果,你不是跟你姐姐一起学的舞蹈吗?”雪莉挑了挑眉头,随即像是想到什么,狡诈地质问道。

雪莉的这句话让唐果的脸色顿时一变,那想说出什么的小脸在看了一眼雪莉后又很快黯淡了下来。

“不行……不行的……我比不上姐姐。”

唐果幽幽吐出一口气,如此说道。

男孩的母亲希望男孩也成为一个舞蹈演员,从小就让他练习舞蹈。别人都在上学的时候,男孩也在练习,他一直以为这就是所有小朋友的生活。但是今天,他有点累了。他把舞鞋放到一边,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星星一般,看着前方,没有多说话。

姐姐的舞蹈,在唐果看来,是世间上最美丽的事物。

自小跟随着姐姐学习芭蕾的唐果,就这样见识了穿着芭蕾舞裙的姐姐踮起脚尖,原地旋转犹如神鸟般洁净轻灵的优雅舞姿。

不断转动的舞裙,不断飘落的羽毛,在舞台上进行华丽舞步的姐姐,以及笨拙得像是在冰面上小心滑行的自己,成了强烈的对比,而怎么学,都做不到与姐姐同样结果的唐果,则是慢慢失去了信心,原本的憧憬变成了一种折磨。

到了上学的时候,这种差距就更为明显了,所以,心灰意冷的唐果就没有告诉其他人自己也会跳舞的事实。

有时候,她也会问同样拥有神奇魔法的母亲,“为什么,我不能像姐姐那样使用让大家都欢喜她的魔法呢?”

“傻孩子,你不用魔法也可以令人欢喜的啊。”

“可是……为什么我学不会你们的魔法呢?无论是姐姐的,还是妈妈你的?”

“等你长大了,就学会的了。”

唐果的母亲,是一位永远保持着温柔笑容的女性,她仿佛可以让任何悲伤从眼前消失。所以,在唐果的印象中,妈妈一位拥有令人安心下来的魔法的女巫。

自己果然是平凡的女孩吗?

“妹妹,你要参加庆典吗?要表演节目吗?”在饭桌上,姐姐的甜美嗓音唤醒了出神状态的唐果。

“啊……额,不呢!我……”

“那么想和我一起跳舞吗?唐果的舞,我可是很久没有看……”

“没有练习……很久了,你会……会失望的,再说,额,我的舞没有什么好看的啦。”

唐果有些慌张地回答着。

“好可惜呢,唐果的舞,真想再看一次啊。”

妈妈,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在说笑,还是安慰姐姐,突然随口说了那么一句。

母亲的话让唐果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同时,她不由得偷偷瞄了姐姐一眼,看到姐姐只是失望地笑了笑,似乎已经把让她同台表演这个念头放下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唐果说谎了。

锁上房门,深吸一口气,唐果便开始了一天的舞蹈练习。她并没有放弃,或者说,她是觉得自己的舞姿令人难堪,所以才不想让人知道,特别是她的姐姐。所以,她只能在没有人的地方,偷偷地独舞,这种不算魔法的舞蹈,在她看来,是不能在人前进行表演的。

弯腰,半蹲,旋转,摇摆,在跳舞的同时,唐果的脑海中却很自然地浮现出在舞台上的身穿芭蕾舞裙的姐姐的身影,突然间,她的脚尖一拐,差点摔倒在地。

“那怎么行呢?”老保姆说,“你以后可是一个优秀的舞蹈演员,今天吃点苦没什么的。”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唐果会不经意地冒出一种可怕的想法——

假如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唐果这个人,或者从来就没有过姐姐,那该多好!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如梦魔在脑中挥之不去,直到真的实现了的那一天。

在梦幻嘉年华快要到来的日子,在唐果例行上课下课的某个时间里,她突然听到了一个令她心塞发冷的消息——姐姐出车祸了!

噩耗的到来的那天,母亲不知道为何突然来到学校,唐果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温柔,但很别扭,别扭得就像在冬天的时候堆了一半的雪人,在阳光中保持着半融不化的状态。

沉默着的母亲,带着不明所以的唐果到了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姐姐,她此刻才明白为什么母亲的表情那样的奇怪。

“姐姐她……她、她还会醒来吗?”

趴在床前,唐果忍不住哭了起来,明明是那样美丽的一个人啊,明明是会使用魔法的女巫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总在想‘如果没有姐姐该有多好’这种事情……”

“唐果,这不是你的错,真的……你的姐姐,可是有魔法的女孩啊!”

母亲轻轻吻了吻唐果眼角溢出的泪珠,把那哭泣的人儿轻轻抱住,那即使有些发红的眼瞳,依然释放出令人心安的魔法,被这样温柔的眼神看着的唐果慢慢停下了痛哭。

“她会……不,一定会醒过来的!”

这时,唐果发现了,姐姐沉睡着的脸,是那样的柔美静逸,犹如一幅光影变化得俏丽的油画。好安静,好安静,好安静……

在得知姐姐出车祸后,影响最大的除了唐果他们,还有与姐姐一同参加嘉年华庆典的人。

在庆典节目上,作为主心骨的姐姐要表演一段独舞,而这个空缺将让他们的整个节目都得取消。因为这样紧迫的时间之中,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改动,于是,一筹莫展的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在学园里贴出告示,征集选出可以代替姐姐的舞者。

不过,要在那么短时间内找出可以担任姐姐角色的人谈何容易。

“看来,这次嘉年华我们是没有办法参加了。”

皱着眉头看着日历上不断迫近的日期,节目负责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其余的人也是同样的沮丧。

就在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雪梨拉着唐果出现在他们的跟前,像是一路奔跑过来的。

“怎、怎么了?”

“你……你们……不……不是缺人吗?”喘着气的雪梨,缓了缓后笑嘻嘻地把唐果推到他们跟前。

“唐果?你想要代替你姐姐演出?”

唐果犹豫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

“可是你……”

“我也是跟姐姐一起学的芭蕾,为了姐姐……我想要,试试!”

“我一直都得为别人跳舞吗?”

梦幻嘉年华的那天,庆祝典礼的会场上,坐满了人。

此时,已经演出了数场,接下来的就是——

站在舞台上的唐果,身穿足尖鞋和芭蕾舞裙,头戴羽毛发饰,看起来与平时很不一样。不过,此刻的她,看着台下的人,却有些紧张了起来。

“那不是唐果吗?”

台下的同学显然认出了她,不由得惊讶了起来。但伴随在其中的还有一些笑声。

就在这时,音乐响起了。

唐果缓缓呼出一口气,然后对着观众把双手放在头顶环绕,头上扬,抬脚,踢腿,画圈,摇摆,然后旋转。

第一段舞蹈的成功,让唐果暗自松了一口气。

能可以,我可以的!这样想着的唐果,在想继续跳下去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阵喧闹声,“好无聊啊”,仿佛有人这样说道。

本来应该是一气呵成的舞蹈,却突然一拐,竟然摔倒在地!趴倒在地上的唐果,仿佛听到了来自观众席上的笑声,嘲讽,以及吵闹。

果然,我还是……

就在她沮丧得想要放弃,就这样灰溜溜地逃离这个舞台的时候,唐果突然想起了不久前母亲说过的话。

“唐果的舞,我还想再看一次呢。

“还记得你姐姐之前说过的吗?

“她想看到你的舞……

“我记得有天晚上,她跟我说,‘唐果的舞,是我看过最有想象力的梦幻舞蹈了’。”

在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母亲突然说出了这样令唐果惊愕不已的话。

“怎么会?说谎,我的舞……”

“是真的哦,我也是很喜欢唐果你的舞,特别是那次你和姐姐在生日的时候表演的双人舞,如果爸爸看到的话,一定会很欢喜的。”

母亲摸了摸唐果的脑袋,思绪飘飞的同时,脸上再次凝出一丝微笑……

“妈妈……姐姐……”

慢慢地,唐果站了起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立起足尖,一步一点,轻盈地,翩翩起舞。就在这时,场地上的音乐变了。

与此同时,唐果双手上扬张开,如若白鸟飞,旋转,不断旋转,舞动,不断舞动!她看向台下的观众,看向天空,看向眼前的一切,眼中的阴霾逐渐地消失不见了。

“或许,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孩,一个平凡得一无是处,长得不好看,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的女孩,或许,我的舞蹈没有姐姐那样绚丽优美,也不会使用姐姐那样受人喜欢的魔法,但是……”

观众席上的吵闹声竟然慢慢停止了。

“但是,我可以跳舞。我跳舞的时候,就会快乐,只要跳舞,我就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我想,这份情感,我也可以传递给你们。”

的确,唐果的舞姿并没有她姐姐那样的优美,但看着她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从她内心传递出那种温暖得令人陶醉的强大思念!

“是双人舞!她竟然一个人跳出了双人舞!”

花之圆舞曲响起了。唐果跳跃了起来,就像一个扬起颈脖的白鸟,在半空中散落出洁白的羽毛。这就是唐果的舞蹈,无论如何也不会停下的舞蹈,无论多么痛苦,无论多么难受,都仍然跳出的舞!

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唐果那清澈心灵透出的光辉。

“没错了,就是这种感觉,唐果……你做到了呢,这就是——”坐在观众席上的母亲,轻轻按抚住胸口,笑着流下了眼泪。

音乐停下了,唐果的舞也结束了,帷幕也随之拉下。

但沉寂的观众席却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鼓掌声,有的人更是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

“姐姐,你看到了?原来这就是我的……魔法吗?”

唐果呆立在舞台上,浅浅地笑了起来。

ps:这是一篇给小侄女写的故事,因为是给小女生看的,可能文笔比较粗糙。请大家不要介意。

“你会收获掌声与鲜花。”

男孩没有说话。

他上一次登台演出实在全国小学生舞蹈大赛上,按照母亲的想法,拿了第一名。掌声和鲜花,说实话他都体会过很多次了。每次的比赛他都是第一,这些东西他都会有,好像是他表演的一个环节,没有了就不大正常了一样。

可是他觉得掌声和鲜花没什么用。不能让自己感到温暖,也不能给自己什么动力,还不如一个甜甜的冰激凌。

男孩默默地拿起了舞鞋,装在塑料袋里,再放到自己的书包里。老保姆一瘸一拐地领着他到练习室去了。这是男孩每天的生活——一天7个小时的练习量,少一点儿都不行。他有时候看着墙上一大片的玻璃镜子,突然不认识镜子中的那个小人儿了。他在旋转,在跳跃,在舒展……仿佛这些动作都编入了程序一般,音乐的开关一按,便自己开始运行。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男孩和保姆一起回到家中。

今晚,母亲在巴黎有一场很重要的谢幕演出。母亲常说,人活一世,过程是什么样的,其实别人不会在乎,别人只看你最后的句号画得漂不漂亮。

那时男孩不熟练地拿着筷子,往嘴里扒拉着米饭。米饭中腾起的雾气在他的眼睛、鼻子和耳朵旁边环绕,把母亲的话蒸干了。

吃过晚饭,老保姆走到男孩的房间,拿给男孩一个盒子:“孩子,这是你母亲出发前交给我的,说是你的生日礼物,快打开来看看。”

男孩放下手中的书,接过盒子,拆开来,是一个六角形的小巧精致的八音盒。男孩慢慢地把盒子打开,里面站着一个跳芭蕾舞的小女孩,盒子的左下方,是一个旋转发条。男孩缓缓地转动发条,然后松开,小女孩就开始跳舞了——她在旋转,在跳跃,在舒展……这些动作都编入了程序,发条一转,便自己开始运行。

男孩笑了,他嘴角往上扬起,眼睛从晶莹剔透的星星变成了弯弯的新月。

“孩子你看,你的母亲对你的期望多大。”老保姆说着,男孩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可是我呀,只觉得你过得开心就好了。”保姆说完后转身走出了男孩的房间,把门也带上了。

男孩愣愣地盯着八音盒中的小女孩,一遍又一遍地转动发条,看小女孩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舞蹈。

一个星期后,母亲回家了,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母亲在巴黎出色的演出。

“那你以后就不用经常出差了对吗?”男孩一手拿着饭勺,往嘴巴里扒拉着饭。

“对。”

“那你以后就可以经常陪我了对吗?”听到母亲的回答,男孩立刻抬起了头。

“妈妈也得挣钱给你学舞蹈啊,”男孩的母亲摸了摸男孩的头,“我打算开一家舞蹈培训机构,不过,以后就可以常常陪你练舞了。”

“哦。”男孩继续往嘴里扒拉着饭。

“我不想跳舞了。”男孩突然抬起头。

“为什么?”母亲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不喜欢了。”

“你之前跳得多好,拿了那么多的奖……你不能就这样放弃,下个月你还要去瑞士参加比赛呢,好好练习别多想了。”

“可是我不喜欢呀。”男孩放下碗筷,皱了皱眉头,嘴巴开始嘟起来。

“别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