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相信,这世间一定会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就像童话里那样的美好。一见钟情的冲动,我也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只是可惜,我还未能遇到,那一份能让我奋不顾身的爱情。

第2章 那个学长

ag真人,我叫萧玉,那一年,我大一。

我很顺利的就成为了美术社的一员,虽然我知道免不了有楚荆漠的帮助,但我依然坚信,是因为我有实力才被看中而留下的。

初秋的清凉,让我感到了这个陌生城市的气息,我拖着还不是很重的皮箱,小心翼翼的踏进了我将生活三年的校园。由于晚来了一天,校园里已经没有了新生报到的忙碌,只有偶尔经过的人影,显得分外安静。也好,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氛围才更加适合我此刻的心情。

白小莩擅长广播,所以加入了学校的广播站组织,高洁性格沉稳,又是班级的学生干部,所以选择了学生会的管理部,负责管理学生干部以及学校的各种工作,而林沐雪喜欢组织工作,选择了学生会的组织部,沈兮唯长得高挑俊俏,则选择了校礼仪队,而莫冰言竟不顾我们的劝阻,硬是加入了没有一个女生的篮球社……

校园远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对于本就不熟悉还有些路痴的我,搞不清楚方向也是必然之势。

今晚莫冰言参加的篮球社要开会,为了她一个女孩子去男生堆里不吃亏,我们几个决定陪她一块去,其实我们顺便看看,这所谓男生最多最帅的社团,究竟有多少美男。

“喂!新生啊?”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们几个坐到了教室的最后边,很好奇的看着这里没一个人。同样的,他们看我们的眼光也是满满的惊异,或许是不解,为何会有这么多女孩来这里。

正在我有些迷茫的时候,背后的一声谨慎的询问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转过身看着说话之人,一米八左右匀称的身材,一件湖蓝色的衬衫,给本就清秀的五官又平添了些许秀气,整个人显得格外清爽。

“不是说,篮球社没有女生吗?这怎么……”

早就听说融大多得是美男帅哥,可是真没想到,入学第一天,竟然就有如此艳遇。我心里难免一阵窃喜,呆呆的看着他,没有丝毫表情变化,可是心里却是控制不住的激动。

“对呀,还这么多。”

“喂!问你呢,要不要带路?”他将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依旧轻声的问道。

我们清晰的听见了他们的谈论,相视一笑,安然的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继续寻找着自己喜欢的目标。

“我不叫喂!”他总是“喂喂”叫的我直来气,毫不客气的冲他喊了一声,看着他一愣,我也是一阵心虚,缓了一会便轻轻笑了笑,“我想去女寝7号楼。”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尴尬的笑笑,生怕他因为我刚才的一吼而拒绝给我带路。

“大家静一下,我们马上开始开会了!”说话的正是篮球社的社长,长得虽不是眉清目秀,却也是五官分明,一看便知是篮球高手,体育健将。“大家好,我叫陈隽笙,是咱们篮球社的社长……”

他愣着的脸又瞬间浮上了一抹阳光般的微笑,“女寝7号楼……走吧。”他顺手接过我手中的皮箱,指引我往前走,将我送到寝室楼下,便笑笑招呼着离开了我的视线。

“啊!我就喜欢……”

他是我入学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或许是初来陌生环境的一种依赖感,或许是小女孩单纯没有防备的思想,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他是没事献殷勤。

白小莩无奈的按住了差点跳起来的莫冰言,幸好沈兮唯手快,捂住了她的嘴,但是她那一嗓子还是打断了陈社长的讲话,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陈隽笙顺势走了过来,用他那满是磁性的声音严肃的问道,“她说什么?”

为了使我的大学更加充实,我选择了宣传比较好的,而且自己也比较擅长的美术社报了名。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大二的学长,也是美术社的社长。

“她说……梦话,说梦话了,嘿嘿!”面对所有人的目光,和陈隽笙疑惑的眼神,林沐雪“急中生智”竟然说她在说梦话,我们几个实在无可奈何,只能赔笑,当时就无地自容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下面请咱们美术社的社长楚荆漠来和大家说几句!”

“这是开会睡着了吗?”这一声疑问打破了尴尬的寂静,那声音却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容不得我多想,说话的人已经走了过
来。

听着台上主持人故意加重语气的喊声,我激动的抬起头,楚荆漠,这是他的名字,一个绕嘴却让我一下子就记住的名字。

果然是他!我瞬间感觉到,他这个人似乎真的无处不在。学校的篮球社也有他,看起来书生一样的他难道也会打篮球吗?我还真不信……

我听着他满是铿锵有力又有磁性的的声音,不禁听入了神,也不知道他说了多久,又说了些什么,只是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我的思想才回到了现实。

“又是你啊?”他调侃一般的语气把我的思绪完全的拉了回来,我白了他一眼,虽然尴尬却也不能逃避。

“嗯?是你呀?”

“学长真是无处不在,巧的很啊。”我有意识的表现出十分无奈的话语,正是趁了他刚刚那调侃的语气。

我听见声音,正在填写报名表的笔停了下来,抬头便看见了他,看着他满是阳光笑容的脸,不禁点了点头,轻声回应他,“是,学长。”

“是很巧……”楚荆漠转身对陈隽笙解释道,“她们几个是我带来的,刚刚可能有点小误会,咱们继续开会吧。”

他拿起我的报名表扫了几眼,点了点头,“不错的美术功底。”听着他不知是真是假的夸赞,我应和的笑了笑,只见他将我的报名表夹在了随身的一个笔记中,留下一句话便只剩下了背影,“周三晚上,直接来开会。”

“既然这样,你们别再添乱了。”陈隽笙看了我们,尤其看了莫冰言一眼,便转身走回到讲台上去,楚荆漠也笑了笑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去,开始继续开会了。

 
“啊?”直接开会?那就说明我可以不用参加那些所谓的选拔,便能直接进入美术社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又走了回来,拿起我面前桌子上的一瓶水,无奈的笑笑,“我忘了。”

后来,我才知道,陈隽笙和楚荆漠是极为要好的朋友,二人在校园里也算是名气很大,几乎无人不知。这也说明了,明明不擅长体育运动的楚荆漠,却出现在了篮球社的例会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