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确实会变

一直以来,为了提高自己在专业上的能力,也担心会错过SEO行业里的新兴技术。

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能够变成什么样子。

书架上躺着的,绝大多数都是关于搜索引擎优化方面的书,几年下来,看过的书摞起来差不多也应该有一个我这么高了(前段时间量了下,偶的净身高为178cm)。

从小学到大学,没发现自己对书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以说,整个求学的过程中,自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学生,更谈不上优秀了。

这点在前段时间因《中国诗词大会》大火的上海高中女生姜闻页面前自己不算什么,可在一个以前不咋喜欢读书的人来说,能到这个程度也应该是难能可贵了。

偏科,一直陪伴着我,从不弃我而去,即使知道我是多恨他,多讨厌他。

有时候,长时间的看专业方面的书,也难免会有点烦。也想着看点轻松的,一来可以调剂调剂心情,二来也扩展下知识面。

偏科,能到什么程度?

怀着这样的心态,在每个月的买书计划中,也就顺带着挑了几本诸如《猎杀红十月号》、《平凡的世界》、《胡雪岩》和《曾国藩家书》之类的。

可以这么说,年级考试场次按成绩分配,我被分在在倒数的考场里面,成绩可想而知。

而且大多是全套的精装本,那个厚度,那个页数,直接不带开封儿的就放到书架上了。

但每次考完,年级都会把优秀作文装订成册供全年级传阅。

买来不看,摆在书架上装装13也多少能提升点逼格,这也就是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毫无疑问,多数情况下我的作文也会在装订之列。

年假回家,想着在高铁上闲着也是闲着,也不看专业书了,也给自己脑子放个“年假”,随便翻翻点“闲书”。

而理科方面,相信大家也想到了,要不然,也不会被分配到靠后的考场。

在闲书中翻来翻去把《曾国藩家书》装进了背包…….

数学,考出50分就是超常发挥了。

早就听说有这么句话:立业不读曾国藩,阅尽诗书也枉然

也因为这个,几次被数学老师拎到楼道进行“特别关爱”教育。告诉我,哪怕拿出一点点学学他的数学,也不会考出这么个数。

想着曾老爷子必有过人之处,翻了过半,确实有点意思儿。

听听,都让我学“他的”数学了…….

曾国藩啊,曾国藩,原来你是这样的曾国藩!

很正常,这样的成绩,有大学上就不错了,经过3年的高中打怪升级,进了一所不入流的大学。大学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爱学什么,将要学什么。现在的软件技术专业,也是老爸的建议。浑浑噩噩中开始了大学生活。

1、笨蛋一个,跟“聪明”没半毛钱关系

中国古代之最后一人,中国近代之第一人,能够位极人臣,后世还会有“立业不读曾国藩,阅尽诗书也枉然”这样评价的人,可以算的上是为超凡脱俗的圣贤豪雄。

小时候的曾国藩,用愚钝都不能形容了。可见咱们的曾老爷子能笨到什么地步。就连曾老爷子自己都说“余性鲁钝”。

看到这里,我却找到了点心理小安慰。

为什么呢?

因为自己从小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属于“脑瓜好使”那拨儿的,自己就是“榆木疙瘩”那堆儿的。

看到这么牛掰的人,竟然也跟自己一样都属于“榆木疙瘩”那堆儿的主儿,心里能不有点小开心嘛。

在那个不知道“闹钟”是啥玩意儿的年代。曾老爷子却给自己做了个闹钟放在床头,到点就起床,开始读书。

插播一下:曾国藩是怎么做闹钟的?(自己都会做闹钟,这还算愚钝?)

在床边放个铜盆,盆上用绳拴个秤砣,再把香系绳上。香尽绳断,秤砣砸盆就会发出声响。

回头看看,曾老爷子用成就来打脸那些所谓的能人将才,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勤能补拙了。

我想,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送给曾老爷子应该不为过吧?

现在想想大学生活,一句话可以概括:玩没有痛痛快快的玩,学没有踏踏实实的学。

2、老爷们儿一个,天天嚷“头疼”

现在的人,为车头疼,为房头疼,为工作头疼,一句话就是为钱头疼……

同样是头疼,咱们头疼的是那么的庸俗,那么的俗不可耐,那么铜臭熏天。

曾老爷子,头疼的那叫一个清新脱俗,那叫一个清新隽永,怎么着呢?

老爷子不能想事 ,什么事只要一细想,一准头疼;

老爷子还不能老坐着,坐不了一会,准嚷嚷着头疼。

看来,坐办公室的白领老嚷“头疼”,是从咱曾老爷子这传下来的。

以至于毕业的时候,心里空空的,出来校门,感觉前面的路比北京的霾都严重。

3、借钱,交房租

不要想着,只有现在的你才会为“房租”发愁;

不要觉着,找人借钱交房租,就显得没面子、丢人;

不要想着,毕业了,还靠啃老啃朋友,就是失败者。

曾老爷子,刚从老家湖南到北京的时候。

每天考虑的也是:

吃馒头还是吃芋头?

吃碗板面,要大份还是要小份?加鸡蛋还是不加鸡蛋?

租个房子,正规小区不考虑,只找城中村。

有暖气,不住!只住没暖气的…..

Why?

没钱嘛,能省一点是一点。

曾国藩除了借同学朋友的钱,也会给爸妈张口用来交房租。

我想,曾国藩这么喜欢写家书,多多少少有点方便给家里张口要钱的缘故吧。

刚步入社会的你,学学曾国藩,在不能保证自己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找爸妈、找同学朋友借点钱,没什么,不丢人!

当然了,当自己条件好了的时候,也不要忘了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学学曾老爷子,有点钱后,会主动帮助家里还债,给弟弟交学费,接济姊妹亲戚…….

也可能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出了校门才知道后悔,该学的没有学。现在找一家能要自己的公司都很困难。

3、出门不忘看黄历

作为用知识武装到牙齿的文化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无神论。看到那些迷信的人,会说没文化,愚昧。

可作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的曾国藩却也是一个出门不忘记看黄历的人。

曾国藩想着把自己老婆送回湖南老家,马车行李都收拾好了,写信通知好家人,都要准备出发的时候。

曾国藩找人算了一卦,古人叫“扶乩”。算卦老头说的大概就是不宜远行或者不适合回老家,反正就是不好吧。

算完后,就取消了送老婆回家的计划了。

我在想,这么大的学问家都信这套儿,吾等小民出门还是不要忘了看黄历……

知道了知识的重要了,没人逼着学。自己利用找工作间隙就会扎进书店,当然,那时候进书店属于那种只看不买的主儿。

4、外貌协会创始人

动不动就自诩自己是外貌党的小年轻,该靠靠边了。

要是按拜鼻祖的话,估计外貌协会这一脉得拜拜咱着曾老爷子了,不折不扣的外貌协会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因为一个仆人的长相不好(家书中有明确文字叙述),当然也有其他的(干活不利索等)原因,炒了仆人的鱿鱼。

毕业第一站是广东,也就是在那里接触到还有一种技术叫“SEO”。当时的领导想要做SEO业务,问我可不可以研究研究。

5、论专注,只服曾国藩

曾老爷子在给兄弟的家书就说到,远在京城的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教导兄弟的,就是“专注”!

摘几句一起品品:

温经先穷一经,一经通后,再治他经,切不可兼营并鹜,一无所得;

些小得失不足患,特患业之不精耳;

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日不同,明日再读;今年不精,明年再读,此所谓耐也。

读史之法,莫妙于设身处地。

这和当前比较火的互联网思维不谋而合,互联网思维不也就推崇的是“专注”嘛。

从这点来看,曾国藩是不是也称的上“互联网教父”呢?

声明:首发本人公众号:李现龙。第一时间阅读更多原创内容,诚邀关注!

当时的自己对什么是SEO根本没有概念,唯一的感觉就是跟百度跟搜索引擎之类的有点关系,现在想想,当时有很大的成分是因为跟百度有点关系,就稀里糊涂的开始了SEO的学习。

自己的启蒙书,是在淘宝上买的,也是自己的第一次网购,当时下了订单,付了钱后,心都是突突的,万一被骗了呢。

别笑,那个时候有这种担心的恐怕不只我一个,毕竟那时候不想现在这样普遍,这么安全。

书到了,就开始“啃”。

这里只能用啃,虽说学计算机的有些基础,但那点所谓的基础,自己知道几斤几两。

一篇看完,再来一篇。一次看不懂,再看一遍。

那时候也不知道所谓的“一万小时理论”,就是反反复复的看,最后看到什么程度,去面试SEO工作,面试人所提到的知识点,我都能一一道来,几乎连在书上什么位置都能想起来。

最近在看曾国藩的《曾国藩家书》。劝学篇中提到曾国藩和他九弟曾国荃之间的事。

官网地址,小时候的曾国荃在北京自己的哥哥家中住着,曾国藩负责教他诗文书法。劝曾国荃的一句话很有见地。虽然以前不知道,但想想自己这几年,践行的就是这句话:温经先穷一经,一经通后,再治他经,切不可兼营并鹜,一无所得。

想想自己,这些年,无论身边人如何说自己学的这行不靠谱,自己仍旧一门心思的在SEO领域内蹒跚前行。期间也迷茫过,也想过转行,庆幸的是自己坚持了下来。

也正是这些年对SEO的理解和应用,让自己遇到ASO(苹果应用商店优化)和安卓优化的机遇的时候,能够很从容的进入到这个全新的领域。这不正是温经先穷一经,一经通后,再治他经的真实践行嘛。如果没有前面的SEO知识的储备,ASO也就无从谈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