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1

ag真人 1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心恋目录  上一章|第14章戳这里哦ag真人,~

目录|心恋目录  上一章|第13章戳这里哦~

文|疯狂小梅子

文|疯狂小梅子

你或许对我的处女作感兴趣: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你或许对我的处女作感兴趣: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三个男人大摇大摆的进了包厢。房间里有个打扮很嘻哈的男生正站在小型舞台上,背对着显示屏,唱着潘玮柏的《我的麦克风》。下面的U字型的软皮沙发上坐满了人,中间一张四方形的长条大理石桌子上放着特大号的生日蛋糕、雕刻美丽的水果拼盘,还有KTV套餐里的各类小食,香槟,啤酒林林立立的穿插在杯碟盘盏之间。大家在闪烁的灯光里,随着音乐的节拍把身体扭成了湖中水草。

要是就这样一直骑到学校该多好啊。柯明俊坐在‘天空之城’的休闲吧时,还这么想来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只有一个字来形容:衰!

柯明俊一眼就看到了在这热闹的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的于心薇,她缩在角落里,一手托腮,失神地看着墙壁上的小雨灯发呆。不知道为什么,柯明俊觉得她一定觉得很无聊,很想走。

“ 太丢人了,怎么办,一定得找机会报仇雪耻啊!” 皮子咣地放下啤酒瓶子。

正当他想要和于心薇来个四目相接时。龚天奇开口说话了:“怎么样,你们准备了什么礼物给我?”

“美女配大奔,自古如此,就算是另类,结婚的时候也都奔着有钱人去了。我们就应该早点认清这个现实,免得到时候受伤,现在的女生都太现实了。”
四眼抓着碟子里的玉米粒往嘴里送。

“呃……我想,你一定不希望我们送钱给你吧?更不会把我们送的礼品当回事,所以,才艺表演可以吗?”
柯明俊转回眼神,将手掩在嘴角尴尬地道。

“说什么呢,是我们让于心薇先走的嘛!那不是没办法嘛。主要是那个龚天奇的气焰太嚣张了,让人很不爽。”

龚天奇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掏了掏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才艺表演,你会什么呀老兄?七步成诗吗?”

“对,没错,没错!那小子很欠扁!”

“歌伴舞!”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正当他们奋力爬着那个变态的陡坡时,身后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那是至少双缸的街车摩托车才会发出的声音,这声音紧紧的追随而来。

“噗……” 龚天奇嘴里的西瓜喷了出来。

“要不然,我还是下来吧?”
于心薇小声问柯明俊。这已经是第二次请求了,还在坡底的时候,她就已经表示过想跟皮子一起跑上去,当时柯明俊不让,说他能行。现在正在半腰上,后头紧紧追着一辆街车,像赶鸭子似的赶着他。于心薇知道后面戴着头盔,故意加大油门,跟在他们后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龚天奇。她有些为难的看着已经大汗淋漓的柯明俊。

于是,于心薇终于被三个大男人演绎的《猪之歌》从漫天星空的遐想中拉回了现实。只见舞台上柯明俊站在中间,二边分别是四眼和皮子。一边唱着连女生都觉得甜到发腻的香香的猪之歌,一边跳着连女生做起来都很难为情的动作。

“行不行啊,老兄!”
龚天奇稍加油门就窜到了柯明俊跟前,脸上带着看笑话似的嘲笑表情看着他。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
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
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
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
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猪!你的尾巴是卷又卷
原来跑跑跳跳 还离不开它 哦~~~

柯明俊扭头瞟了龚天奇一眼,咬了咬牙,对于心薇地道:“不要。我能带你爬上去。无论什么时候。”

……

站在坡顶的皮子,笑嘻嘻地看着使出吃奶劲爬着坡的柯明俊跟四眼,挥舞着双臂,大声喊道:“加油啊,少年!”

底下的男观众脸色绿莹莹一片。女孩子们笑的东倒西歪,大声呼叫:“他们太可爱了!笑死人了!”

加油啊加油,决对不能在情敌面前出丑。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咯噔!柯明俊憋足了一口劲,最后功亏一篑-链条在最关键的时候断了。

“哎呀,肚子都笑疼了!” 有人笑着拍手,有人笑着拍腿。

“靠!”
柯明俊一脚踹在车后轮上,气不打一处来。远处,于心薇裙裾飞扬,龚天奇的街车摩托发出胜利的咆哮声。

于心薇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似的瞪着舞台上的柯明俊。只见他一会儿比着鼻子,一会儿比着眼睛,一会儿比着耳朵,做出各种萌贱的动作。于心薇简直真不敢相信,那个她仰慕了好久的诗人,那个酷酷的,冷冷的柯明俊竟然会变成这副德性,他是神智不清,还是已经人格分裂了?

柯明俊坐在那里,默默的喝下二瓶啤酒,之后,突然说:“走,去唱歌,我要发泄!”

而他的哥们皮子,像只蟒蛇似地缠在龚天奇的身上,一会儿拧拧他的鼻子,揪揪他的耳朵,最后贴在他的身上,上下扭动起来。龚天奇像路边的信号灯似的,站成一根柱子,脸已经由绿转红,又红变紫,一看就是濒临在发飚的边缘。

此话一出,立马得到另外二个人的响应。皮子失恋了要发泄,四眼要给李静芳写封血书,也要借气。三人兴冲冲地掂着酒瓶子去了KTV。到了服务台才知道,晚上的KTV不仅是正价,而且包厢全满了。

唱到高潮时,空中突然下起了香槟雨。四眼把所有的香槟都启开了,掂着冲天而起的香槟,疯了似的到处乱喷。

服务台小姐指了指大厅正面印有LOGO的地方,那里高高挂着一副大大的液晶显示屏:“如果不嫌弃,我们大厅这个音效也很不错,可以免费让你们唱二个小时。”
说着从工作台拿出二支话筒,递到他们面前:“平时,我们都是请音乐学院的学生过来唱的。”

“哦!下雨啦,下雨啦!嗨起来呀!嗨起来!”

三个大男人面面相觑,搞什么,让三个大老爷们在大厅卖唱招揽生意?这不是丢人现眼嘛!不行,坚决不干这种有损形象的事儿。实在没有位置就再换一家。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好不容易来了个兴致想干某件事的时候,偏偏就有各种扫兴的因素阻拦你尽兴。

“啊!”
被淋了满头满身的女生,惊慌地尖叫了起来,包厢里顿时乱成一团。龚天奇这才如梦初醒,这三家伙分明就是故意过来捣乱的!他一把推开皮子,正准备有所行动。突然眼前一黑,一盒大大的奶油蛋糕严严实实的扣在了他的脑袋上。

皮子和四眼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耳边传来柯明俊的嘶吼声。二人惊讶地回头,柯明俊握着话筒正在深情演绎王杰的《伤心1999》。

“哈哈,龚天奇同学,生日快乐呀!”

“操,豁出去了今天。”
二人迅速转身,饿虎般扑向服务小姐手中仅剩的最后一个话筒。

“柯明俊,你这混蛋,我饶不了你!”
龚天奇一把掀掉脑袋上的蛋糕,疯了似的吼了起来:“把这三个家伙给我往死里揍!”

“调起太高了,我拿不住这key呀!”
皮子急的想要插进去,结果调太高,驾驭不了。四眼一把夺了过去:“这key我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