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古人爱寄情于物。扇子是具有实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的艺术品。自古以来,不少文人雅士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跟着大家,看看姑苏老城的美少年,如何缂画一场团圆的梦。

扇子种类比较多。晚明文人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对扇如是叙述:扇,羽扇最古,然得古团扇雕漆柄为止,乃佳;他如竹篾、纸糊、竹根、紫檀柄者,俱俗。又今之折叠扇,古称聚头扇,乃日本所进,彼国今尚有绝佳者,展之盈尺,合之仅量值许,所画多作侍女、乘车、跨马、踏青、拾翠之状,又以金银屑饰地面,及作星汉人物,粗有形似,其所染青绿甚奇,专以空青、海绿为之,真奇物也。

本文为大家的大家的专访内容

可见,团扇的出现大约早于折扇一千余年。并且宋代以前的扇子,大都是指团扇而言。团扇又称宫扇、纨扇。素绢两面绷之,或泥金,或瓷青湖色,有月圆、腰圆、六角之形,柄用梅烙、湘妃、棕竹居多,亦有洋漆、象牙之类。盈寸纤妍,皎洁如霜雪,可双面观赏。执于手间,有笑隔荷花共人语之意境。

撰文:Yiyan

因喜而藏

摄影:徐明,部分图片参考受访者微博

目前,研究团扇、收藏团扇的人不多。李晶却十分痴迷,似乎有些不合当今时宜。除此,他还喜欢昆曲,热衷于收藏各种古物,点翠、老银、折扇以及各种小杂项。这些并非仅仅玩票,而是认真揣摩过的。在他眼中,这些偏冷门的小众雅玩都很有温度。比如,一把团扇,即使已残破不全,仍然有着不可言喻的美。


红酸枝新扇柄,黑色捻金线素缂丝扇面,全包边扇框,扇坠搭了枚民国的仙鹤牙球。扇档主体是一枚民国的点翠帽镇,重新用银镀金镶嵌了米珠和碧玺。


李晶告诉我,他刚开始收藏的多是点翠和老折扇。在收藏的过程中,也收到了一些老的残破的团扇框子,很精美,特别喜欢,但很难找到师傅去还原它,于是就开始有序地收进老的团扇,去琢磨、研究,尝试慢慢修复这些残缺之物。

▌本期大家

我有点困惑地问:团扇似乎是古代妃嫔仕女的喜爱之物?


李晶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团扇本身跟性别无关,它是男女都可以用的,你看一些传统的书画里,男性用团扇是非常多的,就是他本身是没有性别之分。在收藏圈内,可能相对来说男性会多一些。

ag真人 1

当代学者扬之水在给孙机先生的文集《寻常的精致》写序时指出:不是古玩欣赏,不是文物鉴定,只是从错错落落的精致中,收拾一个两个迹近真实的生活场景,拼接一叶两页残损掉的历史画面。反用在他身上,亦是确评。

李晶,85后,苏州人。嗜京昆,爱收藏,迷信手工艺,以老银、点翠、老绣、老扇子及其他杂件为主。目前在苏州老城区有自己的团扇工作室。

为了寻访老手艺,李晶移居苏州桃花坞一带。这里自古人杰地灵,手工艺相当发达。明中叶以降,全国经济贸易发达。江浙一带,丝绸、木器、紫砂、竹刻、刺绣、漆器、玉石、金属工艺等手工业欣欣向荣。清代校阅《长物志》的学者伍绍棠指出:有明中叶,天下承平,士大夫以儒雅相尚,若评书品画,沦茗焚香,弹琴选石等事,无一不精,而当时骚人墨客,亦皆工鉴别,善品题,玉敦珠盘,辉映坛坫。

▌1.引子: 一把团扇

李晶在桃花坞找了一间老宅子,据说这里曾经是位苏州御医的旧居,和居民间杂在一起。居住在这里,他似乎才真正找到自己,每日听戏唱曲,试茶阅书,赏玩品鉴。

ag真人 2

后来,李晶又搬到苏州博物馆旁边的宅子里,并将此取名嗜闲居,此字典出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余嗜閑,雅好古,稽古之學,唐虞之訓;好古敏求,宣尼之教也。室内摆满手作团扇、缂丝布料、老织布机、老银饰品,很是雅致、古朴,更是传递着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天人合一的艺术思想和淳朴返真的审美格调。

文绿色缂丝扇面团扇

守我匠心

这是一把文绿色扇面的缂丝团扇,看来看去,竟觉十分好看。

修复老的团扇久了,李晶对传统工艺有了更多的领悟。

文绿色的丝线里捻了金线,隐隐透着微光,像轻敷了妆面,又与下方的湖蓝色穗子所映衬。并且觉着这种映衬,是在变化中的,由文绿次第到湖蓝,就如罗汉竹的扇柄,竹节自上而下,也不是均匀的,带着自然的过渡,与宋锦半包边再露出来的罗汉竹框,也有了相应的对照。圆形的扇面,和着扇坠上团子一样的淡米色中国结,并且,在这素雅之中,还有两抹清丽的红来点睛。一处应和另一处,像读一首精心铺陈的诗,或看一位得体的佳人。

修复老的团扇,过程相当复杂。比如扇面部分,得亲自配上老的缂丝、罗、刺绣等物。扇柄部分,让银匠师傅细细镶嵌上合适的老银花片。李晶说道。

或秀雅或文气或古朴或明艳,或乖张,在李晶的工作室里,有着很多这样的团扇和配件。世人谈到团扇,概念还相当薄弱,不是认为以画饰面,就会想到拙政园门前五块十块的一把,稍微听说过一点的,也有缂丝扇面,配湘妃竹扇架以彰显名贵的刻板印象。对此,李晶是很“贪”的,他说,“这个世界是很丰富的,团扇也应该是很丰富的。它不应该以这么简单的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我想尽最大的可能,恢复它的全貌。”

李晶印象深刻,修复第一把团扇的时候,虽然花了很多心思,但不能按照最初的想法做出来,当时就跟浇了盆凉水一样,心里很难受。一次次地交学费,但从未气馁过。如今,一晃三年多过去了。

▌2. 缂丝团扇,传统向前看

老的团扇自然好,但是数量太少。因而,李晶开始慢慢琢磨以传统的工艺手法去制作一些新的团扇,通过金银錾刻、镶嵌、烙画、雕刻、大漆等等技法去打磨出一把扇子。如果是比较复杂的团扇做下来可能需要十来位师傅共同配合才能完成,而他要做的除了设计图稿、配线、装裱扇面、特殊型制的扇框制作外,更重要的是需要安排监督好每一位师傅的工作。

李晶的工作室里,还保留着一台缂丝织机,对着窗外姑苏城的青墙白瓦,从正午到日落,还在默默劳作。它不能重现上世纪80年代缂丝市场的一度繁荣,尽管这繁荣,大部分也不过是应承日本和服及僧侣服的外供需求。如今,它只能带着这已经没落的传统,顺其自然地继续前行。

ag真人,李晶笑着解释道,传统的团扇工艺技法很多,彼此也不是单一的。有的人擅长制作扇面,有的人擅长制作扇框,我希望能够很好地把这些工艺结合起来,让它很完美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ag真人 3

除此,李晶对扇面、扇柄,甚至穗子都十分讲究。他喜欢使用缂丝扇面,但是又不仅限于缂丝,绫罗绸缎、刺绣织锦等等不同材质都会为他所用。扇柄多数采用竹质或者珍贵硬木,如湘妃、凤眼、梅鹿、紫竹、玉竹、红酸枝、黄花梨等等。扇面则以宋元工笔画、明清绘画作品为主要题材。

李晶工作室的织匠与缂丝织机

李晶拿出几把团扇来,比如其中的一把仿清代宫廷缂丝牡丹花团扇,手工錾刻金扣头,苏绣扇档,清代菠萝漆扇柄,老银香炉双面扇坠,整体上看,浓淡相宜,清妍淡雅,令人爱不释手。

缂丝,是指以生丝作经线(竖线),彩色的熟丝作纬线(横线)织就的丝织品。和一般的织锦相异,缂丝并非通经通纬,而是通经断纬。这是行话,通俗点讲,缂丝的纬线并非一贯到底,而是根据纹样的轮廓或者色彩的变化,在一个个限定的局部中往复穿行。可以看到,这种自商代就已经存在的古老技法,之所以被誉为”织中之圣“,“一寸缂丝一寸金”,并不是因为它的用料蚕丝,而是缂丝制作起来耗时费力,同时对织匠的手艺,又有着极高的要求。

李晶向我总结道:团扇本身是很丰富多彩的,从扇面、扇柄、扇框、扇坠的不同材质和工艺,每一个细节都十分耐人寻味。所以,制作新团扇时,我一定会保留传统的韵味在里面,这是我一直坚持的理念。

即使是前期把经线穿过竹筘以固定在机板上,也需要两个熟练的织匠忙碌一天。以几乎恒常的姿态,在同样的织机上,对相同的动作重复一千次、甚至是一万次,显然与现代生活有所违背。面对濒临灭绝的技艺,尽管技术学院开放了学费全免的激励政策,缂丝的学徒仍寥寥无几,中途忍不住这机械似的寂寞而萌生退意的,亦不在话下。

李晶娓娓道来。而我也能从中感受到他此时的心境。

当然,对李晶而言,大环境固然令人惋惜,传统还需向前。李晶的这一种“向前而行”,一来,在摹缂古画时,不能单纯地依葫芦画瓢,而是要有所调和。绘画由心及笔,随心所欲,然而,由宋画为蓝本、改制成的缂丝扇面,却无法百分之百再现其精妙:一些被虫啮咬过的痕迹,一片隐微的斑驳,一根细小的荆棘,这些为绘画平添意趣的细节,转移到织机上,便就有所烦难。

人物名片

当然,缂丝也有缂丝美的特性,因其独特的通经断纬的工艺,根据织线颜色的变化,织匠便能在缂面上制造类似国画的渲染效果,并且,因为图案和衬底之间的这许多缝隙,当光穿过丝织物时,便有了梦幻般的雕刻质感。

李晶,团扇制作者。热衷于收藏各种古物,点翠、老银、折扇以及各种小杂项。

ag真人 4

李晶工作室制作的团扇(一组)

ag真人 5

李晶工作室制作的团扇(另一组)

二来,传统美意识不仅仅要沿承,也须被现代审美所接纳改良。因此,在摹缂宋画时如何取舍与平衡,并且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便是相当于在一个团队中兼任了首席执行官、艺术总监、设计总监、市场总监等数职的李晶需要“向前看”,并着手考虑的事。

ag真人 6

《秋兰绽蕊图》原画

宋画《秋兰绽蕊图》,深绿色的兰叶修长劲挺,天青色的花朵清冷幽逸,李晶在为缂丝扇面勾稿时,意识到那些叶子为虫所咬蛀的锯齿状痕迹,无法完全利用缂丝织机而达成。坑洼的叶面须调整得更圆润,或使坑洼之处再明显一分,才方可用织机解决。另一方面,古画虽有淡泊古朴之味,但于现代人而言,毕竟太冷清,也无法与现代服装,或改良过的中式传统服所调和。为此,李晶尝试把花朵调为粉色、紫色,叶子也稍偏蓝一些,或者在边上再安排一朵鲜活肆意的花骨朵,清新明丽,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与口味。

这样的改动,并不是每次都以没有瑕疵而售罄告终,关键一点,李晶很难过得了自己那一关。所幸,他也诚实,这一类不能为自己“洗眼”的团扇,他也会写明“用了深一色的底线”、“配色不十分满意”之由,再做降价处理。

ag真人 7

李晶的团扇之一

ag真人 8

团扇之二:仿清代宫廷缂丝团扇,扇面顶部扣头纯金手工錾刻;苏绣扇档;清代珍菠萝漆扇柄;真丝回龙须流苏扇坠,配老银香炉双面挂,为李晶工作室制作的最精美团扇之一

▌3. 为团扇作造型

李晶的工作室里,一把团扇的诞生,通常需要8-10个师傅来共同完成。李晶除了作为其中一个手艺人,也担任总策划,相当于艺术总监的角色。

团扇的制作,无非是扇面、扇框、扇坠三块。扇面上,李晶除了偏好缂丝,也多作绫罗绸缎,宋锦,漳绒等丝织品。扇框与扇架,竹木牙角,种类繁多,单竹一类,便有罗汉竹、湘妃竹、紫竹玉竹、梅鹿竹、凤眼竹等等可以选择。取材完毕以后,也需要排料,决定花色多的部分,是放正还是反,是上还是下。工艺上,但凡传统家具上用到的,藤编,大漆,撒金漆,螺钿,剔红,雕刻等等,也均能在团扇上一一应用。扇坠,李晶多以中国结加回龙须作尾的流苏为标配,但有时也缀以琉璃,多宝串,收来的老银、老玉挂件等,除了这主要的三块,再旁生扇挡,扇顶扣头部分这样的枝节,一把小小的团扇执于手中,制作起来,同样千变万化。

ag真人 9

李晶收藏的各类清代及民国时期象牙扇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