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看了一部电影,叫《攻壳机动队》,在影片中,未来人类的各种器官均可实现移植,机器人、生化人、仿生人充斥世间,与人类真假莫辨。作为本片的颜值加票房担当,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米拉实现了人类与机器最完美的结合——除了大脑,整个身体全部由机器构成。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书《未来简史》中文版明年将在中国发行,本书主要内容为赫拉利对人类未来世界的展望,包含对人类生存课题、人工智能等热门议题的预测。

对于此类电影,大多数人向来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影片中的情节都只是编剧、导演脑洞大开的产物,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出现。但事实真是这样吗?今天要介绍的这本书就告诉我们: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电影中的世界不仅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2014年,尤瓦尔赫拉利写了一部叫做《人类简史》的书。这本书一经上市就登上以色列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100周蝉联榜单首位,引发30个国家争相购买版权,并入选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诸多意见领袖的年度书单。该书简体中文版出版后,同样备受关注,荣登各大图书畅销榜,并荣获第十届文津图书奖。

本书是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最新作品,他曾凭借《人类简史》一书一举成名,而今年推出的新作《未来简史》再度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引发广泛关注,截至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5。

这本被称作奇书的《人类简史》以其宏大的历史视角和独到的观点,颠覆了人们对人类历史的认知。他认为人类祖先智人之所以能够崛起统治地球,是因为其拥有强大的虚构能力,人类现存的一切——国家、宗教、企业等都是虚构出来的现实,是一种基于想象的共同体。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共同认知,人类才能够有效协作,形成更大规模的全球性连接。

那么,这本书到底写了啥?如果你仔细想一下就会发现书名非常奇怪,未来都还没发生,哪来的简史?可见,这并非是一本写历史的书,而是作者基于自己对人类历史发展的深刻研究,以宏大视角阐述对人类未来终极命运的思考。

2017年1月,赫拉利的新书《未来简史》中国大陆唯一授权中文版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据悉,《未来简史》英国版在2016年9月出版后依然备受关注,读者热度不减,被《卫报》《泰晤士报》等多家媒体评为2016年度最佳图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评价说:“《未来简史》是一部能够震撼人心,同时又趣味盎然的作品。而最重要的是,这本书会颠覆你的思考方式。”

在书中,作者提出了一个震撼人心的观点:生物本身也是算法,与计算机算法并无多大差别。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日益成熟,人类将面临着从进化到智人以来最大的一次改变,绝大部分人将沦为“无价值的群体”,只有少部分人能进化成特质发生改变的
“神人”。

据悉,2017年元旦后该书简体中文版开始在各大图书渠道接受预定,1月15日将在中国各大城市陆续上市。这是继希伯来文、英文之后在全球出版的第三个语言版本,中国大陆的读者能够在春节前抢先阅读这本书的精彩内容,刷新世界观。

看到这里,我想你应该要说了:哈哈哈。。小尤啊,你就编吧!这都21世纪了,你糊弄谁呢,人类平均寿命能超过100岁就不错了,还成神!这牛皮吹大了可不好收啊!

人类未来面临的新议题

所以,前方高能预警,请坐稳扶好,小尤要开车了。

如果说《人类简史》是关于我们从哪里来,那么《未来简史》就是关于我们人类的未来命运。赫拉利提出,几千年来,人类面临着三大重要的生存课题——饥荒、瘟疫和战争。

1. 意识是什么?

如今,世界上已经不再有自然造成的饥荒,只有政治造成的饥荒。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就算一个人没了工作、丢了全部家当,也不太可能活活饿死。医学和科技的发展已经让人类战胜了大部分瘟疫,因为传染病造成人类大规模死亡已是小概率事件。

在《自私的基因》这篇文章中我们曾经说过,人类与动物的最根本区别在于人类拥有自我意识。那么问题就来了,你怎么知道动物没有自我意识?事实上,这涉及到一个悖论,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故事:

战争正在消失,过去主要的财富来源是物质资产,像是金矿、麦田、油井,而现在的主要财富来源则是知识。发动战争虽然能抢下油田,却无法霸占知识。因此,随着知识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战争能带来的获利便会下降。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 “鯈鱼出游从容, 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 “子非鱼, 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 “子非我, 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那么,新世纪,人类面临的重大议题是什么?不知满足的人类下一个努力目标将是什么——长生不死、幸福快乐和化身为神。

我说:“动物没有自我意识!”你说:“你不是动物,怎么知道动物没有自我意识?”我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动物没有自我意识?”如此发展下去必然没有结果。

第二次认知革命:从智人到神人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先来了解一下意识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赫拉利提出的这三个新议题的实现基础,来源于近年来人工智能和生物基因技术领域获得的成就。在作者看来,今天克服死亡只是技术问题,既然是技术问题就能找到解决方案。如今,硅谷的很多公司使命就是“解决死亡”。知名投资人彼得蒂尔就投资了此类公司,他说:“我认为,处理死亡的方式大概有三种:接受死亡、拒绝死亡,或是对抗死亡。我觉得社会上大多数人不是拒绝就是接受,而我宁愿和它对抗。”

所谓的意识即主观体验,它有两个基本特征:感觉和欲望。之所以说机器人和计算机没有意识,是因为虽然它们能力强大,却没有感觉,也没有欲望。

再看第二个议题,赫拉利认为,幸福快乐有两大支柱,分别属于心理与生物层面。在心理层面,光是和平繁荣的生活,并不能让我们满意;必须是现实符合期望,才能让我们满足。但从生物层面来说,不管是期望或是幸福感,其实都是由生化机制控制,而不是由什么经济、社会和政治局势决定的。而生物工程技术也让人类获得永久幸福感成为可能。

比如我们许久不吃东西会感觉到饿,这种饿本质上是大脑电化学反应的结果,提醒你要进食。但是除了饿的感觉之外,我们还会感到不愉快、感到痛苦,这里不愉快、痛苦的感受就是主观体验。

那么在21世纪,人类的第三大议题就会是为人类取得神一般的创造及毁灭能力,将“智人”演化为“神人”。这第三项议题显然会将前两项议题纳入其中,而且也正是由前两项议题所推动。我们希望拥有重新打造身体和心灵的能力,首要目的当然是为了逃避老死和痛苦,拥有主宰宇宙的“神性”。

所以,我们说的动物没有自我意识的意思是它确实能感觉到饿,但是它不会产生不愉快、痛苦等这些体验。计算机和机器人也是一样,当能量耗尽时,机器人可能有电能传感器,在电池快没电时向cpu发出信号,让机器人移向插座,自己插上插头充电,但它不会有任何不愉快的感觉。

如果说第一次认知革命是因为智人的DNA起了一点小变化,让人类拥有了虚构的能力,创造了宗教、国家、企业、城市等等概念,使其成为地球的统治者。那么,未来只需要对人类的基因组再多做点改变,人类就能够从智人进化为神人,接触到目前还难以想象的新领域,使神人成为整个星系的主人。而这将是人类的第二次认知革命,也是人类进化的又一个里程碑。

官网地址,到这里,我们完成了第一步,即明白了什么是意识。那么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是:理解什么是算法,以及搞清楚意识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人工智能革命:个人价值的终结

2. 生物也是算法

西方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自由主义,强调每个人的内心体验都是重要的,应该赋予所有人表达的权利。但赫拉利提出,当前人类的“自由意志”正在面临危机!

我们都知道,机器人的行为是由算法决定的,那么生物呢?对于这个问题,答案是:生物也是由算法决定的。

他说,自由意志基于三个假设:

生命科学家近几十年间已经证实,情感并不是只能用来写诗谱曲的神秘精神现象,而是对所有哺乳动物生存和繁衍至为关键的生物算法。

第一,我有一个不可分割的“自我”,用心审视,就能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自我,要倾听它的声音。

所谓算法,指的是进行计算、解决问题、做出决定的一套有条理的步骤。计算机由算法决定很好理解,因为程序代码就是算法,问题是为什么生物也是算法?事实上你如果仔细思考一下也不难发现,决定生物的算法其实就是基因。

第二,真实的自我是完全自由,拥有自由意志的。

我们的行为由大脑控制,而大脑构造则由基因决定。你可能会说,不对啊,基因决定的是大脑的物质实体,它没办法决定大脑的意识流啊!

第三,没有人比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必须自己说了算,不能让别人替我做决定。

嗯,你很聪明!不过要回答你的问题,我们先得来聊聊意识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然而,今天的科学家却告诉你,这三个假设并不成立。大脑不只有一个“自我”,人是不能自由选择“自己的”欲望的。很多实验证明,人的欲望不受意识控制。美军就研发了一种头盔,带上去就可以关掉没用的各种想法,让你专注于干一件事儿。实际上,计算机算法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比如投票和消费的时候,我们经常犯错,导致自己的利益受损,但是计算机会做出更加明智的决策。因此,赫拉利预测,人工智能强大后,大部分人将失去价值,机器将取代人承担更多的工作,如果说工业革命带来了无产阶级,那么人工智能革命将带来一个新阶层:无用阶层。

遗憾的是,目前科学对意识的理解少得惊人。目前正统科学认为,意识是由大脑中的电化学反应产生的,而这样的心理体验能够完成某些重要的数据处理功能。

未来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

然而,大脑里的各种生化反应和电流是怎么创造出痛苦、愤怒或爱等主观体验的,至今仍无解答。最常见的解释认为,大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有超过800亿个神经元互相连接,组成无数细密的网络。而在几百亿神经元传递出几百亿电子信号时,主观体验就此浮现。

按照赫拉利的观点,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会变得慢慢放弃决策权。计算机与我们的关系,大概分三步走:第一步,算法相当于我们身边的先知,你有什么问题问它一下,但决策权在你手里。第二步,算法相当于是我们的代理人,它告诉你一个大的方向和原则,它去执行,执行中的一些小的决策,它自己说了算。第三步,算法成了我们的君主,你索性什么都听它的。

的确,这种解释等于什么都没解释,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问题很复杂!按照这种说法,当成千上万辆车在京沪高速上缓慢前进的时候,这叫交通堵塞,但这时候并不会因此创造出某个高速公路的意识,自言自语说:“卧槽!我有种堵塞的感觉!”

当然,还有一种人是不受算法控制的人,他们就是控制算法的精英。算法不能理解这些精英,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需求,这些人才是世界的主人,站在算法系统背后,做最重要决策的人。普通人听算法的,算法听他们的。而这些精英,就已经不是普通的“智人”,而是掌控了算法,并通过生物技术战胜了死亡、获得幸福快乐的——“神人”。他们才是未来世界的主宰者,是人类进化而成的新物种。

同样,在股票市场,当几百万人同时抛售几十亿只股票的时候,我们叫它经济危机,但也不会跑出一个上交所或深交所的幽灵叫喊着:“妈蛋!我有种深陷危机的感觉!”

所以,到底为什么,如果有几百亿电子信号在我脑子里运作,就会出现某个心灵的感觉,说“我很愤怒”?直到2016年,我们还是完全无法解释。

有一些科学家虽然承认意识是真实的,也可能有极高的道德和政治价值,但认为这在生物学上没有任何用处。也就是说,意识是大脑某些程序制造出来但没有用途的副产品,就像飞机发动机会发出隆隆巨响,但噪声并不会推动飞机前进。

同样,意识可能就是在复杂的神经网络信号传送之后造成的心理污染,没有任何功用,就是存在那里罢了。也就是说这几百万年来,几十亿生物所经历的痛苦和快乐只是一种心理污染。虽然这种说法可能并不正确,但当代科学在今天要解释“意识”,这已经是目前最佳的理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