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游戏 1

ag真人游戏 1

艺术评论,乍听之下高冷,其实只要上过中学语文课,多多少少都曾经写过,也许是读书心得,也许是观赏一部影片后的感想,都是广义艺术评论最阳春的形式。

对艺术存有企图心的创作者,不可能完全回避评论,好的评论帮助我们更精准而客观地评价作品,对创作者而言,亦是重要参考指标。承接上篇脉络,我们仍然以“文学”为代表范例,继续谈谈艺术评论中的评介与评论两种形式。

艺术的种类多样,有动态的如音乐、舞蹈、戏剧、行动艺术,也有静态的绘画、雕塑、书法、文学等。我们在欣赏艺术之外,也会想听听别人的感想,尤其是比我们更敏锐而前瞻者的解说或品评。因此艺评类文章一直是报纸杂志副刊的必备栏目,从印刷媒体到网路媒体,从不缺席。

一般刊于大众媒体上的,多属于评介,评介的功能接近报导,而非给出美学评价。在写作策略上要考虑普通读者的需求,通常以趣味和实用为原则,比随笔更正经一点,又不及评论那般严肃。梁文道和魏小河的评介都是其中佼佼者,前者善以极短篇幅快速介绍一本书,后者惯以不疾不徐的笔调解说文本,两者趣味相异,却同样好看。

写作的人,谁不写点艺术评论,看电影的写影评,听音乐的写乐评,爱读书的写书评,把心中充盈的感受见解写出来与人分享,我认为是最舒心的一件事。不过,写得过瘾不代表读者也有同感,网路上许多杂乱而冗长的评论就是最好证据。

书籍评介,或又称为导读,近几年迅速窜红,新媒体上出现大批导读者为我们阅读新作与经典,再以简化后的语言转述,所包揽的任务已经不只于导读,甚至企图取代原著,这种现象潜藏着知识被浅化的危险,让读者误以为仅从短短几千字中就可以撷取十万字巨作的所有份量,殊不知所见仅仅皮毛而已。

接下来试以“文学”为例,谈谈评论的几种型式及写作方法。

好的评介要告诉读者海有多么深,要引诱人去阅读原著,而不是误导人以为它就是全部。

即使最随兴的读者如我,偶遇一两本深受启发之书,也会忍不住从中摘抄几段,评以个人感怀或联想,是为私人笔记,通常不发表。

一篇完整评介至少包含三个部件——作者简介,写作及出版背景,内容介绍与赏析。对于经典作品,宜再着墨于它的影响力和历史评价。艺文评论属于非虚构写作,采用正确的资料非常重要,来历也必须交代清楚,千万不要成为以讹传讹者。

先不论写得如何,光是写,这个动作就带出几项好处,首先是整体文本的梳理,在思考从何下笔的同时,也是在对一本书进行整体评估与盘整。其次,写的过程一定会多次翻查原书,常常意外发现被遗漏的,也许是别有深意的一段话,也许是之前没领悟透的内涵,跟“重读”有类似效果。再者,深度阅读往往伴随批判性思维,但这种思维活动经常随著文本前进而不了了之,写笔记可以帮助我们继续想下去,扩展得更周全而深入。

资料的取舍剪裁都有讲究,也是分出高下的关键。在大家互相抄来抄去的情况下,如果能取得稀有材料,或就普通材料做出别有新意的组合,都能加分。“从众,不必有文”,即使写评介也要有此志气。

写笔记的本意,原为了自己记述读书的心得与研究结果,以备将来的考察与应用。…自古以来,读书笔记当作书籍刊行的很多很多,可是写作者当时的目的绝不在乎刊行。——夏丏尊,叶圣陶《文心》

当然你还得提出自己的看法,在阅读过一般性资料之后,读者更想知道你个人的观感。表达观感要尽量具体,最好能引用文本中的细节来支持,让原作者为你说话,避免堆砌过多形容词,那样会显得太油滑,缺乏诚意。另外也可以分享一些你在阅读过程中的特别经验,拉近与读者的距离。

写笔记是读书时的一种判断,所以《文心》中建议用议论文的方式写,且“例证愈多,论断就愈精当”。不过毕竟是个人做学问的工具,而非正式文章,因此以
“简短朴实为宜,除了论断、理由、例证以外,不必多说无谓的话。”
中国近代以来写读书笔记的极致,非钱钟书莫属。

一本书看完了却好像没有看过,这样的经验大家常常都有,遗忘也是记忆的一部分,这没有办法。可是如果一本书你刚刚看完,就忘得一干二净,又该怎么说呢?——
魏小河〈一本书看过就忘,怎么办?〉

听说钱钟书不藏书,而是以一本又一本的笔记代替,他的笔记都附带有个人议论,并常常前后参考引证,虽然只是尚未发展成文章的片段,却包含丰富的中外文化知识与独到见解,思路清晰而行文晓畅,这份珍贵的遗产,幸得他夫人杨绛女士仔细保存,并将其整理、分类后出版。

我认真观察过魏小河写书评的技巧,他的语气诚恳,用字遣词平实而自然,个人分享也十分讨喜,我相信他本身就是一位谦和的人,文如其人,即使是导读这种偏实用性的文章,个人风格也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写笔记多少带点做学问的态度,心得随笔就自由多了,这种文体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小学生可以写,大文人也爱写,写出来的风格千变万化,因人而异。周作人有本专涉文艺的《谈龙集》,序文里说:

说到气质谦和,我想起另外一位资深导读者——杨照。

我们喜谈文艺,实际上也只是乱谈一阵,有时候对于文艺本身还不曾明了,正如我们着《龙经》,画水墨龙,若问龙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大家都没有看见过。据说从前有一位叶公,很喜欢龙,弄得一屋子里尽是雕龙画龙,等得真龙下降,他反吓得面如土色,至今留下做人家的话柄。我恐怕自己也就是这样地可笑。

杨照是台湾重要的文化评论家,写散文、小说,爱好古典音乐,所以也写音乐导读。他的文学评论更是广博而精湛,横跨于评介与评论之间,尤其擅长用流畅浅易的语言解说文学上的复杂背景,是少数愿意顾及大众认知能力的专业评论者。

他先劈开正经八百的框框,然后悠游四方,畅所欲言。周作人何许人也,满腹诗书,文笔又好,怎么胡诌都精彩。文人大家谈文说艺是最好看的,借由这种闲说书的形式,读者得以一窥他们内在瑰丽的文艺风景,看看知性与感性如何连接出浩大而精巧的结构。

他为每位想一窥堂奥的读者而写,用一本书的篇幅写另一本书,从未在质量上有所妥协。然而这种兼顾仍有局限,若想走得更远,不能总依赖别人导读,丛林更深处只有受过训练的专家才能进去。

“心得随笔”
看似没有门槛,其实易写难攻,它直接考验写者的学养深度与敏捷性。我自己曾经尝试写过一篇ag真人游戏,〈小说家写散文〉,试图以轻松的语气捻来文人典故,实际上却写得满头大汗,桌边堆满参考书籍,用力过度以致行文有点僵硬,但不用力还真串不起来,所谓火侯不足,即是。

现在,我们来到最艰难的一种形式——专业评论。别说写了,专业文评要看得懂就不容易,你随意翻开一篇伊格顿
(Terry Eagleton)
的文章就明白我的意思,杨照算是里面最亲切的,就连钱钟书这位好先生,他的《谈艺录》也不是谁都能随手可及。

小学生写心得,可以天真直白;成年人写,得有点真材实料。平日多读、多想、整理笔记都属基本功夫,至于实际写作则宜从单一对象练起,以一篇文章或一本书为主,不要一次攀太大的题目。阅读之后立刻写下直觉印象,再从中慢慢琢磨出真正想表达的观点
(熟练之后可以挑战双观点、多观点),尽量讲得清楚而深刻,并标出相关引文,此为第一份材料。

要从内行的角度去写艺术——评估新作品、评价演出、辨认什么好什么差——则需要一套特别的技艺和特别的知识储备。——威廉・津瑟
(William Zinss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