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png

ag真人 1

圣诞节。

封面.png

校园里张灯结彩,被有才的学生们装饰的过年一样。

闫菲菲并没有整个人掉进洞里,她只是一条腿踩偏了,大雪盖住了一块坏掉的下水道井盖,她一下子踩了进去,所幸她反应及时,用手撑住了地面。

这夜好像所有的树都变成了圣诞树一样。

等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里面挣扎出来之后,她发现整条右腿都麻了。

或许他们不能在一起过年,就把这西方的圣诞当做他们的新年了。

为什么坏事总是喜欢接二连三的到来?

林小言跟柴佳也一起来到了校园里,林小言还意外的为大家跳了一支舞。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就立即掏出手机,打给了陈子雄。

陆陌青没有来。

她不想再跟上次在公园那样,让很多人为她操心,她要赶紧回去。

他忽然有点害怕见到林小言,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是对的。

虽然她知道以自己的能力,目前是回不去的。

索性他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痛痛快快的玩了一把游戏。

陈子雄显然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道,当他洗完脚准备上床的时候,接到了闫菲菲的电话。

好像从来也没有这么痛快地玩过。

“子雄,是谁打来的,这么晚了?”陆陌青问。

陈子雄去了闫菲菲的学校,陪闫菲菲看她受伤的脚去了,这件事情,她们并没有对林小言说。

“菲菲,她去地铁,路上把脚崴了。我去接她。”陈子雄穿好鞋子准备出门。

秦悦希已经在前往她人生下一站的路程上,她望着窗外白雪皑皑的世界,渐行渐远的熟悉的学校和熟悉的朋友,忽然想哭一场。

“这么大的雪,她怎么还出去,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不我们一起吧。”陆陌青想一起去。

她本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雪太大,你早点睡吧,有我没事。”陈子雄穿上大衣出了门。

自尊心很强的人,往往都会用强大的外表来伪装自己。


所以,有时候你见到看起来很强大的人,反而要当心,因为最容易受伤的,或许就是他们。

陆陌青忽然觉得陈子雄很幸福。

圣诞节的雪渐渐停了,虽然昨晚的平安夜看起来并不怎么平常,但圣诞夜还是很安详的。

他有一个可以随时惦记的人,有一个值得惦记的人本身就是很幸福的。


因为你会感觉自己很有存在感。

如果冬天是死寂,那么春天就是新生。

陆陌青觉得自己现在没有什么存在感,尤其是在林小言的心里。

路两旁的柳树又抽出了新芽,像少女的长发一样,随着春风飘荡着青春的气息。

而且自从操场的事情之后,林小言好像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学生们也都喜欢在这个时候,在校园里多待一会。

陆陌青忽然觉得,甚至在秦悦希心里,他也没什么存在感了,他脑海又浮现出秦悦希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连眼睛的余光也没有留下。

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

他越想越觉得后悔,甚至觉得如果早一点跟林小言表白就好了,那样就没有高华,也没有秦悦希。

陆陌青跟林小言的关系,好像好了很多,尤其是林小言,已经没有那么伤感了。

但是世上哪来的后悔药呢?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季节里,的确没有什么理由辜负大好的时光。


陆陌青和林小言一起在操场旁边坐着,陆陌青举着相机拍摄着操场上踢足球的少年们,时不时偷偷转过来对着林小言拍一张。

陈子雄背着冻的发抖的闫菲菲,在雪地里一步一步的走着。

林小言正专心的看书,她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看书了。

这么大的雪,路上连车子也行不了,陈子雄只能背着她慢慢走。

她看起来很投入,似乎没有察觉到陆陌青的镜头。

“你的脚还疼吗?”陈子雄说。

陆陌青的镜头里,林小言完美的侧脸,在一缕头发的轻抚下,让人想起初恋的感觉。

“疼。”闫菲菲咬着嘴唇说。

他觉得生活变得光明起来了。

“下这么大的雪,你来地铁做什么?”陈子雄忽然问。

陈子雄也正跟一个女生坐在操场的另一头。

“我,来送个朋友。”闫菲菲的声音有点低。

那个女生的披肩发看起来并不比秦悦希的短,她安稳的坐在陈子雄的右手边,一只手轻轻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勾着蜷缩起来的膝盖上。

“秦悦希吗?”陈子雄问。

陈子雄挠了挠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你怎么知道?”闫菲菲惊讶的说,忽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那个……认识你很高兴。”陈子雄皱着眉头说,他实在不想让气氛冷下去。

“除了她,估计也没有其他人能让你下这么大的雪也来相送了。秦悦希,是不是走了?”陈子雄忽然也放低了声音。

女生转过脸来笑着说:“你好像比女孩子还害羞啊。”

“嗯。”闫菲菲声音有些颤抖。

“我本来就不怎么擅长跟女生聊天,不好意思啊。”陈子雄尴尬的说。

“不回来了吧。”陈子雄叹了口气说。

“没关系,我……我就这么看着你,也很好。”女生忽然脸上起了红晕。


陈子雄其实并不想在这里坐着。

林小言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大雪。

这个女生其实她也不认识,是陆陌青说,有个女生看了他在社团里贴出的一系列绘画作品,就非要见他不可。

她好像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她知道陈子雄拒绝了的时候,简直要在陆陌青面前哭出来了。

她望着地上零零散散的人,忽然想,这时候如果有人还要出远门,该是有多么的不幸。

女生的心思,男生总是不明白的。所以陈子雄还是来了。

心里有些伤感。

但是他又觉得不知道聊些什么好,开始他说了一大段关于自己对美术的理解,好像那女生并不是很感兴趣。

林小言的伤感,在一连串的事情面前,开始崭露头角了。

也许就像陆陌青说的那样,这个女生仅仅是犯了花痴而已。

她忽然很羡慕柴佳。

ag真人,春天,犯花痴的人本来就不少。

柴佳睡的很快,而且她好像最近恋爱了。

闫菲菲也是其中的一个,不知怎么,她一想起陈子雄,就忍不住花痴起来了。

为什么在我们眼里,别人总是幸福的?

她望着那年圣诞收到的平安果的盒子,眼前又浮现了迷失在公园的那个夜晚的每个瞬间。

到底是因为别人太幸福,还是因为自己足够伤感呢?

自从秦悦希走后,闫菲菲虽然也不缺朋友,但还是习惯找机会来找陆陌青他们。

与高华的分手,被陆陌青的表白,还有被秦悦希的误解,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让自己觉得难过的事情呢?

其实就是来找陈子雄的,这一点就连陆陌青都能看出来。

还是这三件事,本身就是连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的?

所以当陆陌青知道有个女生要见陈子雄的时候,就立马写了条短信发给了她。

林小言想起了刚认识陆陌青的时光。

闫菲菲看到这条短信,立马就坐不住了,她的脸色,就好像自己辛辛苦苦种好的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一样。

那时候陆陌青就坐在她身后,陈子雄偷偷拿铅笔戳了一下她的背,然后愣说是陆陌青戳的。

在得知陈子雄和那个女生的见面地点之后,闫菲菲第一反应就是杀将过去,杀个天昏地暗。

那是第一次跟陆陌青说话,她觉得那是一个挺北方的男生,说话很坦诚也很直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