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是轮回,让我们再来看一遍《功夫》。

再看星爷的功夫,作为星爷最后一部出演的电影,这之中隐喻的事太多。

  个人见解,不喜勿喷。

比如早在斧头帮侵入猪笼城寨前,就已经通过一些细节和镜头指出苦力强、胜哥、阿鬼、包租婆和包租公这五个人是武林高手,并依据他们的武功强弱做了一个排序。

 
 画面的第一个镜头给的是一只蝴蝶,在错落的光里飞行,背景刻意做了模糊,画面很暗,所以看不清背景。鼓点响起,蝴蝶继续飞,这时候我们才看清背后是荒芜的黄土山谷,加入管乐,气势磅礴起来,蝴蝶飞上山头,镜头很宽广,是个日出。背景音乐也很恢弘,很复古的感觉,老英雄片的味道,然后我们才看清这只是片名,功夫。开头这一段跟正片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这一段不得不说做得很出彩,意味深长(也许是看不懂的原因)。

在简单说明斧头帮一手遮天后。

    一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就会奠定这部电影的格局,请记住这一点。

镜头给到了猪笼城寨远景。

    这一段的BGM的名字也叫《Kungfu
1》,由黄英华老师操刀。音乐停止,正片的第一个镜头给的是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陈探长”,从右至左,有点年头的故事。镜头拉高,我们发现这只是放在办工桌上的一块身份牌,然后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一脸呆滞的陈探长,然后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声音,很小,一个男人在呼喊“救命啊~”。镜头拉远,是同样一脸懵逼的警员甲乙,和坐在长椅上的夫妇,以及楼梯边或站或坐的4个警员,镜头里的所有人都望着二楼的方向。

然后拉近,先是苦力强一个人背好几个麻袋,并用右脚将地上的麻袋踢到背上,喻指苦力强腿功了得。

   
呼喊声,打砸的声音不断,画面转到二楼,还是一脸懵逼的众警员,然后画面给到墙上,出现的是一块匾,上书“罪恶克星”,然后匾被一个飞起的警员砸中,碎了,警员掉到地上,掉到探长门口,探长浑身一震。这时镜头给到我们友情出演的冯小刚和他的三个小弟,一口黄牙的小钢炮大喊一声“还有谁?”,所有警员全都为之震慑,镜头又由上而下,扫过所有警员,无不恐惧。淫威大发,大谈“王法”,然后说“你们局长都得给我们鳄鱼帮面子,要不然他就当不了这个局长”,之后把穿旗袍的女人接走了。一行人走出街上,时间是黄昏,一个车夫拉着黄包车从街上走过,对面是“星辉电影院”(制片公司的名字),他们发现车不见了,小钢炮环顾四周,空无一物,他很慌张,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出那句话——“回去”,于是转过头想到回警察局,但是警员们纷纷把门窗关上,紧张的音乐响起,然后斧头帮出现了,四面八方,小弟发信号弹,但是已经回力无天了。
小钢炮被打倒在地,背景音乐是《我不入地狱》,多讽刺。需要注意的是,不论是港版还是国语版本里面,冯导说的都是普通话。

之后镜头拉到胜哥的洋装店,挂洋装的架子上有许多铁环,这是洪家铁线拳,即胜哥的武器。

    琛哥几斧子打死了小钢炮,但是气喘吁吁。

接着平移到阿鬼的面馆,可以看到,阿鬼在用擀面杖及竹竿揉面,而墙壁上也挂着许多长的圆柱体。

   
本来说不杀小钢炮小姨子的,最后还是招呼小弟拿来枪,打死了小姨子。然后,琛哥手下叫警察“出来洗地了”,画面转到探长,探长满头大汗在数钱。这一段说不清的荒唐,但凡观众都改看出了那个时间节点上的社会多动乱。镜头又回到琛哥,琛哥和几个小弟在跳舞,之间穿插着许多警察处理斧头帮和鳄鱼帮火并善后的照片,以及斧头帮地盘上歌舞升平的景象,音乐还是接上刚才的《我不入地狱》。跳舞的斧头帮帮众背后是关二爷的雕像,隐没在刀锋里。记住这个关二爷,后面还有很精彩的戏份。之后给了一段文字说社会动荡,斧头帮势力大,但是有些穷地方不受染指。

而这个顺序,也是他们三人武功由弱到强的顺序。

   
然后镜头给到清晨的猪笼城寨,真的穷,但是一派和谐忙碌的景象,酱爆在人群中等洗澡,苦力强在背货,洪裁缝在挂做好的衣服,阿鬼在和面(记住几个人出场的顺序),包租公在吃早餐,末了还不忘讹阿鬼几根油条,龅牙珍在洪裁缝铺子里改衣服,包租公不忘沾丑不拉几的龅牙珍的便宜。背景音乐是《东海渔歌》里很欢快的一段

这些细节上的暗示只看一遍是无法注意到的。

 
画面给回到酱爆,酱爆已经在水龙头下洗起澡来,然后停水了,酱爆叫“包租婆”,问怎么停水了。这里面酱爆见没水了直接抬头喊包租婆,说明经常停水,而且是故意停的。包租婆叼着烟在窗口望了一眼,于是冲下楼把因停水在楼下围观的众人数落了一番,连拍马屁的阿鬼也不能幸免,接着娘炮洪裁缝,和正在背货的苦力强(记住顺序)。包租婆溜了一圈把正在偷窥的包租公拖回家打了一顿,从窗户上扔下来,酱爆走过去用棍子试探,发现包租公虽然摔得很惨,血都流了出来,但是一点事都没有,还回了一句“别闹了”,众人散去(这个场面很无厘头,但是群众的反应匪夷所思地镇定,既不尖叫也不救援,宠辱不惊)。

这些细节和剧情上的技术安排,有更多更专业的人在说。

官网地址, 
十二分40多秒的时候,周星驰和林子聪登场,没给正脸,一个穿皮鞋,一个穿拖鞋,只有一个背影,但由于星爷的御用配音石班瑜声音太出彩,我们知道主角登场了,还是在欺负踢球的小孩子。十三分钟整的时候才给正脸,披风帽子凉鞋,各种不搭,背景音乐给的是流传千古的《十面埋伏》,然后他俩进了猪笼寨,以理发为名,假扮斧头帮敲诈酱爆,但是酱爆死活不上当,一根经,很傻但是很淡定,一口港普傻的可爱。这时候猪笼寨众人出现,想伸张正义,星仔说“想死的站出来”,于是众人皆“上前一步”,一看形势不妙,星仔寻求单挑的机会,第一个挑的是拿葱的大婶,但是大婶一拳打得星仔找不着北,但还是硬着骨头挑了第二个人,人群中最矮的“五尺差半寸的”,但一站起来就把阿星吓坏了,于是借口其不老实,又挑了第三个,人群后面矮矮的老伯,但没想是肌肉猛男,最后又叫了人群中好孩子模样的人,心想这该是个软柿子,不曾想这也是个肌肉男,于是想退却,但是这时候包租婆被酱爆叫来了,星仔各种恐吓,但是像包租婆这种老江湖完全不着道,几拖鞋打得星仔没有还手之力,只好点着一发爆竹假求援,想借机唬住包租婆,却不曾想丢到了真斧头帮头上。

而我,就说说故事吧。

 
二帮主这个倒霉的男人正式登场,阿星谎称自己是斧头帮,于是真斧头帮走进猪笼寨,包租婆一看真斧头帮来了,立刻溜之大吉。剩下酱爆不知所措,酱爆嘴硬,这个斧头帮二帮主于是对酱爆下手,但是自己飞了老远,不知道是谁做的。众人没一个人看清是谁下的手,帮众引爆信号弹叫人来,这时候剪辑的功力体现出来,镜头给的是正在化妆镜前听唱片的龅牙珍,唱片机里的音乐是30年代上海滩的歌曲《莫忘今宵》,一曲未尽烟花声炸起,口红涂到了脸上。愤怒四起,打开门准备骂街却发现楼下全是斧头帮的人。


   
然后是众人被斧头帮抓住的镜头,这里给了三个高手特写,以及趴回地上继续装死的包租公,但是所有人里面苦力强是排在第一个给镜头的人,他被帮众用斧头指着趴在地上,然后帮众抓了一对母子做人质威胁大家想找出下手打二帮主的人,镜头拉远,苦力强离这对母子最近。之后给了琛哥的空荡荡的裤管一个特写,然后是一口烟牙的特写。苦力强理所当然地成了那个在琛哥下手时替母女出头的男人,但是苦力强肯定不是那个暗中出手把二帮主打得老远的人,无论之前和之后的情节都一再暗示,苦力强不是有这个能力的人。要不然最后也不会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这里要注意,有人说是酱爆,但是这里酱爆给了特写,汗滴从下巴上滴下来,一个人是装不成害怕而流汗的。试问一个能隔空伤人的高手,这种时候怎么会害怕?所以也不是酱爆,那是不是躺在地上装死的包租公?也不是,因为他没有动机,这个时候大家都清楚无论谁出手伤了斧头帮都会致猪笼寨于万劫不复(除非瞬间团灭这一小伙斧头帮众),猪笼寨是包租公的,他怎么会下手?从二当家飞出去的方向看,出手伤他的人在酱爆背后方向,而其背后除了苦力强、洪裁缝还有其他一众租客,所以这个高手一定藏在他们中间,而且心怀不轨,想致猪笼寨于不复,或者说想致包租婆包租公于水火。

功夫里,星一开头是个小混混。

 接着帮众发难,苦力强一开始勇猛如虎,但随着人都围上来逐渐不支,后面铺子里的洪裁缝亮家伙出手相救,迅速缓解了苦力强的窘境。帮众一看不敌,从汽车里拿出枪,早餐铺里的阿鬼见状拔棍相助,镜头给了背后的一排长短不一的擀面杖一个特写,阿鬼闪亮登场,棍子耍起来虎虎生风,所向披靡,渐而弥漫起尘土,皆是棍棍到肉的声音,大有索隆拔刀甩出百八烦恼风的气魄,背景音乐配的是《将军令》。这里很明显可以看出阿鬼的武功修为和苦力强、洪裁缝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阿鬼是这三个人当中活到最后的一个。这里需要注意,猪笼寨这三个出手相助的高手当中,苦力强一言不发,只会背货卖力气,不受包租婆待见;洪裁缝会谄媚讨好包租公、包租婆;但是阿鬼就不一样了,他除了会给包租公施以油条这种实物好处外,还会用英语向包租婆问好,甚至下跪向斧头帮众示弱求饶。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三个人武功修为与入世的层次成正比。放眼整部电影,这个原则也同样适用。

欺负小孩子。

 镜头之后给到正在抽大烟的琛哥,师爷问货是否正宗(开头杀完鳄鱼帮老大之后的那段蒙太奇已经说了斧头帮经营毒品、赌场),结合之前打死小钢炮气喘吁吁时的表现、肥大到空荡荡的裤管特写、一口烟牙的特写,我们知道这个琛哥身体肯定不太好,而且不会功夫。接着愤怒地打死了点烟小弟,还想杀因冒充斧头帮而致帮众为猪笼寨高手所伤的元凶————星仔、肥仔聪,但是星仔一手开锁的功夫让琛哥大为惊叹,危急而不手忙脚乱,还说能杀人,于是决定放星仔和肥仔一命,并说“这种胆色肯定有一天能用上”。这里说明了两点,一是琛哥看人还是有一点眼光,不然做不了大哥;二是星仔在这种生死关头的镇定,这一点很重要对方都要甩斧头杀人了能用铁丝开锁的人能不镇定吗?这个性格特点很要紧。

借着斧头帮的名声到处敲诈勒索。

 镜头一转是灯红酒绿的街头,星仔教育肥仔,有钱人在花天酒地,穷人在乞讨,中产(四眼仔)在逛街。继而星仔说起自己的童年,为人所骗,花所有上学费买了一本《如来神掌》的掌法。这个乞丐一眼就看出他骨骼惊奇,是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若打通任督二脉,必成一代宗师。星仔练了以后,向被大孩子欺负的哑女伸出援手,最终被大孩子们修理得很惨,大孩子们从星仔身上搜出掌法,揭穿了乞丐骗钱的把戏——售价2分,批量印刷的。结合后面星仔在交通灯里逼毒所打的掌法,以及最后打出的秒杀火云邪神的一掌,我曾经想过这本掌法是真的,但这样就和“2分钱的印刷品”这个定义自相矛盾了,直到片尾老乞丐又来骗人了,我才发现不能这么理解。我宁愿相信掌法是真的,而且已经被量产,但是谁又会相信呢?你拿着咏春拳谱的时候你信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就像我们这么多年来把太极拳当健身操一样。我们可以意淫这是星爷对传统被渐渐淡忘的担忧,一旦可以量产,人们就会失去对传统的虔诚。但回过头来,其实我们不用太在乎掌法的真假,重要的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信以为真,并坚持了好多年,最后任督二脉贯通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个男人打出了失传已久的掌法并打败了恶人。

可你看他那样,算是敲诈勒索吗?

 星仔讲完童年的这一段往事,而肥仔好像并没有在听,反而看到有卖甜筒的推车走过,星仔跟上去,其实星仔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姑娘就是当年他想保护的那个哑巴姑娘(我能吐槽一下女主跑得比曹操快吗,刚说完就出现了,而且还出落得这么脱俗),但是星仔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和她相认,毕竟自己现在混得太差了。于是逃跑,黄圣依演的哑女也追上去,显得很无奈,但并不是愤怒,说明哑女也认出他来了。星仔和肥仔跑上电车,星仔大笑,但是笑得很凄惨(仔细看,冰激凌都从他嘴角掉下来)。

带着肥仔聪去装腔作势,肥仔聪还睡着了。

故事回到猪笼寨,三个出头的高手在众人面前被包租婆数落,包租公躺在院子里的长椅上,头上缠着纱布,手里握着一只瓶装可乐,酱爆在照顾他并替几位师傅说话╮(╯╰)╭

“摆个十桌八桌,要不半桌也行。”

 这时候被救的母女带着儿子来到堂前想答谢三位出手相救的师傅,三位师傅很难为情,但是接受了母子的一碗鸡蛋,娘炮洪师傅感动得哭了起来,包租婆嘲讽他做戏。洪师傅跑开又被包租婆嘲讽穿红内裤,这时候龅牙珍从楼梯上走下来,替师傅们说话,跟包租婆抬杠,包租婆不想为难他们,就给了个台阶说既然交不起房租那就让他们滚蛋(其实无论如何他们三个都必须离开猪笼寨的),但是龅牙珍不知好歹,说要替三位师傅交房租,众人声援,包租婆暴怒,说道大家都欠着她的房租,然后大吼一句使出狮吼功无杀伤力版,让众人闭了嘴。这一幕被一旁准备对其下手的星仔肥仔两个人看在眼里,于是趁乱扔刀子想杀死包租婆,但怎么都仍不中,反而反弹伤到自己。并被蛇咬了,包租婆闻声而来,星仔开始跑,包租婆在后面追,画面夸张至极,流传千古的《流浪者之歌》后半段轻快的弦乐响起,甚至让我们响起Tom追Jerry的片段,只是BGM不再是波尔卡和圆舞曲,而这一段,也注定会成为华语影坛永恒的经典。星仔逃回交通灯里逼毒,《流浪者之歌》缓慢悲伤的前半段响起,掌风印在铁皮外缘,打出相应的形状,由左至右,画面越转越快,交通灯所在的铁皮桶被打成了马蜂窝。

这样的口气已经近乎哀求,而不是勒索了。

 画面一转,星仔已经好了,又能听肥仔扯淡甚至吟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句诗从肥仔嘴里蹦出来的惊悚程度不亚于目睹观音菩萨撸串喝啤酒。这时候一个丰满的女人出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而天残地残两兄弟背着古琴出现,挡住了两人视线,二人不爽,叫他们别挡。天残地缺两兄弟正式上线。画面给回到猪笼寨,包租婆决定按老规矩抽签决定三位师傅的去留,不曾想抽了个下下签。在东方的文化里,从古至今,无论文学还是影视作品里,占卜求到是下签,基本就是血光之灾,更别说这下下签,九死一生。也可以理解是包租婆施展功力想让三维师傅快离开(包租婆是肯定有这个功夫的),不然留在寨子里,真的只有死路一条。无论哪种解释,三位已经暴露的师傅都不得不离开。

后来把真的斧头帮引来,斧头帮吃瘪之后,他和肥仔聪被抓回斧头帮吊起来。

 画面给到斧头帮这一边,斧头帮琛哥以及师爷接见天残地缺两位杀手。这里面,镜头仍然给了大堂后面的关二爷雕像一个特写,提着刀,刀口向下。琛哥想请他们帮忙杀猪笼寨三位高手,从两兄弟口中我们知道了三位师傅的来历——十二路谭腿,洪家铁线拳,五郎八卦棍。都曾经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只因厌倦纷争而退出江湖。两兄弟答应了琛哥的请求,并引出了杀人王火云邪神,并说自己只是卖唱的,随即赋诗“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单画面随即转到猪笼寨,三位师傅临别切磋功夫,都只是小露身手,谁都没使全力,三个人在黄昏里道别。猪笼寨里一片祥和,苦力强背着包裹走出黄昏中的猪笼寨,天残在门口调音抚琴,弹的是一曲杀机四伏的一首曲子,音波不断切断周遭事物,树枝,瓦罐,猫,苦力强没有觉察出异样,直到房顶的路灯被削掉才觉察过来,转过身,为时已晚,身首异处。而地缺进到洪师傅的铺子里,随手拿了一块上品布料,指尖磨娑出的声音让裁缝觉察出异样,所以没有被地缺的第一招打中,还有时间戴上家伙,但还是低估了地缺的功力,胸口被抓出两道口子,洪师傅被打出门外,而天残已经在院子里金鸡独立抚着琴等他们了,琴声里依旧暗藏杀机,《筝锋》响起,洪裁缝招架不住,两兄弟准备给予洪裁缝最后一击的时候阿鬼出现,背着很多枪。阿鬼提枪而立,正面对阵天残地缺两兄弟的音波功,琴声化刀,阿鬼逐渐不支,只得抛枪放手一搏,仍然不敌,虎口震裂,倒在一旁的洪裁缝推开阿鬼,自己用肉身裆下这致命一击。二人都飞出去老远,洪裁缝怕是死掉了,阿鬼晕死过去。

本来要被杀掉,但是因为他会开锁,使他们得以活命。

两兄弟在抚琴出招,准备给予阿鬼致命一击,此时包租婆在房子里大吼一声,使出狮吼功,刀锋吹飞,琴弦断裂。两兄弟预前去一探究竟,被从楼上轻飘飘地落在地上的包租公按住了肩膀,包租公两兄弟遂预包租公挥拳肉搏,迷糊糊的包租公闪转腾挪,千变万化的太极拳信手拈来,两兄弟不敌,被修理得好惨,并被甩出去好远(穿拖鞋的包租公好帅),两兄弟随即拾起地上的琴,扯起琴弦,拨出一招,刀骑齐鸣,杀机重重,包租婆又使出一招狮吼功MAX,周遭事物连同横飞而来的杀气一并溃散。坐在车里的琛哥和师爷也被教训了一顿,甚是狼狈

他央求琛哥让他加入斧头帮,琛哥说只要他去杀人,就让他们加入。

回到猪笼寨,寨民已经在给三位师傅处理后事了,将死的阿鬼对包租公婆说能见到你们这样的高手的真是不枉此生,包租公说他们只是想安度晚年的小市民,高手之名实在不想背负,并说道从前儿子被打死的往事,众人埋怨其不早出手。阿鬼用英语说了句“你们准备怎么做?”,随即咽气,众人围上来,哭声四起

其实从猪笼城寨的勒索到加入斧头帮,可以感受到,星一直都很勉强。

画面转到星仔和肥仔两个倒霉蛋,又在电车上被四眼仔羞辱并被赶下车。星仔看到卖蛋筒的女孩子,想打劫她解恨,无奈终于被哑女认出来,哑女用手语说“你是一个好人,我永远记得你”,哑女拿出棒棒糖,星仔也回想起来,往事如潮水,纷至沓来。星仔羞愧难当,立刻跑开,然后星仔说出了厂长的那句名言——“回家养猪去吧”,甩掉肥仔。星仔蹲在地上,难以平复,背景音乐是《只为你活一天》,然后被斧头帮请去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找火云邪神。

他一直在做同一件事:打肿脸充胖子。

火云邪神是找到了,但不太像,穿背心短裤,趿着拖鞋。斧头帮大厅里众人为难,最后小露一招徒手抓子弹,并说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然后画面又给了关二爷一个特写,这是关二爷的雕像第三次出现。刀口朝下,意在辟邪。火云邪神露手之后径直开脚,打破墙壁去找赌场大厅里的包租公婆,二人认出火云邪神来,随即自报家门“杨过,小龙女”————这真的是我们熟悉的过儿和小龙女吗?50多年来十多个版本的神雕侠侣,估计这版的这对CP是颜值最低的。

即,为难自己,强迫自己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但看到这里,我们要明白,在周星驰的理解里,英雄,从来和金庸古龙笔下的那些男人们(详情参考乔峰、叶孤城这种)——相貌出众气质不凡,放在人群里无论如何都能被一眼找出来。在周星驰的眼里,英雄也只是普通人,身材相貌气质也并不是那么出众,穿着邋遢,满口粗话,烟不离口。甚至迫于生计替人卖苦力、抛弃尊严向人下跪求饶,很好地诠释了中国千百年来“小隐隐山林,大隐隐于市”的哲学

他费尽心力想要将自己构造成一个坏人,可他却忘了,自己根本就不是当坏人那块料。

包租公婆和火云邪神打起来,两夫妻不敌,但最后使出的一招喇叭加强版的狮吼功,摧枯拉朽,火云邪神打不过,假意求饶,卑鄙偷袭。三人扭打在一起,琛哥看有机可乘,随即叫星仔趁机打死包租公婆,但是星仔已在挣扎后决定站在正义一边,先打琛哥,再去对火云邪神使出全力一击。火云邪神震怒,甩开包租公婆暴打星仔,趁火云邪神分心,包租公婆把星仔从地板下拉走了。气急败坏的火云邪神挥手打死前来指责他的琛哥,接管了斧头帮。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个自己身体不好,手下又没有得力干将的老大终于走到了尽头,一是说琛哥没有手腕,不够气度;二来是没看明白局势就引狼入室,最终被卑鄙没有底线的火云邪神鸠占鹊巢,反客为主。不仅身体功夫不够格,头脑修为也与自己的地位不相匹配————典型的脑袋跟不上屁股,最终难逃被人取代的位置。出来混,光靠好勇斗狠是不行滴。

出了斧头帮,他想动手打四眼仔。

他们把星仔背到庙里,以为星仔不行了,于是让他交代遗言,星仔用血在地上画了个棒棒糖的团,二人不解,画面却转到正在拼被星仔打碎的棒棒糖的哑女这里,拼起来,却碎了。气氛悲凉,在街口看人装交通灯的肥仔盯着上面看,看到铁皮上呗星仔打出的掌印,悬疑的音乐一转,画面又给回包租公婆救治星仔的破庙。(不得不说剪辑的功力非常了得)

却反被四眼仔打得服服帖帖的。

在旁边药铺里,包租公婆刚为星仔包扎完,活活包成了木乃伊。从包租婆口中,我们得知,星仔真的是骨骼惊奇,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受此一难,打通任督二脉,身体还迅速恢复。画面给到火云邪神,他在看一只破茧而出的蝶,看得出神,这里既是暗示星仔重获新生,也是在说明时间过了有挺久(蝶破茧要好几个钟头),足够星仔把包把租公婆安顿好。闻药味而去的一行人气势冲冲地冲进猪笼寨,小弟随即围到可能的房间口。

他和肥仔聪下了电车,强行给自己找台阶下。

星仔推门而出的镜头和火云邪神推门而出的镜头交错在一起,被帮众包围的屋子里出来的却是火云邪神,而星仔从楼下一间房里走出来,走廊上空无一人(剪辑同样出彩)。这里有两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一是帮众包围的房间,三层,都是垂直于地面的同一间房,是受谁的意?当然是火云邪神,他感受到了杀气,就像他在斧头帮大厅里觅到杨过小龙女的杀气一样。猪笼寨里还有其他高手,所以火云邪神叫帮众包围几个可疑的房间。第二是星仔却从无人的房间里走出来,说明他能掩盖自己身上的杀气(包租公婆负伤较重,而且对星仔比较有自信,没必要有杀意,所以也没透露出杀气),还可以体现的一件事是,星仔此时的武学修为应该是整个猪笼寨里最高的,从气度上说,至少是这样的。

“你信不信我能打爆他的眼镜?你发誓啊。”

后面的情节就基本没什么看头,《东海渔歌》再度响起,星仔所向披靡,剪辑的快进和慢放得心应手,特技毫无尿点,满满的质感,完全不像十二年前的样子,星仔击败众喽啰,面对火云邪神时打出失传已久的掌法,并在火云邪神最后对其使诈下黑手时使出掌风震慑,又饶了火云邪神一命。星仔的样貌在火云邪神的眼里变得无比光辉伟大,火云邪神下跪认输,痛哭流涕。侠之大者,无非若此。

他想扔飞刀杀包租婆,却屡屡出错。

 画面转眼就是结局的模样,一朵雏菊被风吹到哑女的面前,哑女看到星仔开的糖果店,酱爆在店门口撩妹,包租公婆穿着得体在逛街,火云邪神在指挥交通,看到哑女,肥仔把星仔叫过来,天气晴好,日子祥和,二人相见,说不出的美好。有人说,最后画面给到年幼的星仔和哑女是在最后反转了前面的一切,其实这——只是年幼的星仔的一场梦。其实我是反对这一点的,很明显,最后的几个描绘街景的镜头里,死去的三位师傅就没有出现在镜头里,按戏份,这三个人不出镜完全不合常理。

搞到最后,只能欺负在街边推着冰淇淋小车卖的哑女芳儿。

最后卖书给星仔的老乞丐又出现了,这次他相中了流着鼻涕的小孩子,说了曾经对星仔说过的那些话,并掏出一堆武林秘籍。故事终结在这个镜头里,结尾的音乐响起。按照我们熟悉的套路,我们知道还有续集。而十二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没有等到那部续集,反而等到了《美人鱼》和《西游.降魔篇》这样有票房但是口碑极差的烂片。其实并不是,周讲故事的能力着实一般(在导演这个群体里,周并不是处于顶层的那一类),但是在镜头前演喜剧,无出其右。《功夫》是一部剧情很简单的片子,《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也一样,只是选的人远不及周自己。像文章和邓超这种完全没有喜剧天分的演员,和那些天生的喜剧演员完全不在一个水准线上。就像我们喜欢朱时茂、陈佩斯以及周星驰、吴孟达这样的组合,这些人就算站上台一本正经地说话,我们也会笑得前俯后仰。这就是天生的喜剧演员和普通演员的区别,天分能最大区别地对两个同样努力的人进行分类。也只有努力过的人,才知道天分多重要。艺人怎么说自己以及其他演员,我们不在乎,因为谁有没有才华,我们作为观众,都看在眼里。

吃冰淇淋不给钱并实施抢劫。

《功夫》的特效和配乐其实十分精湛,十多年来,技术一直在进步,但是仍然没有在这个层面上超越这部片子的作品出现。功夫选择的配乐,精确到每一个动作(详情参考天残地缺和三位师傅对打的这一段),片中无论民乐、西乐、民国上海流行歌曲等等,都无不对镜头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辅佐。几乎所有的打斗画面中,配乐都是我们熟悉的老民乐,急促,历史感,甚至有种出戏的感觉,因为和我们听到这种风格配乐的京剧戏台完全不同。我之所以喜欢《功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配乐,太考究,太精确,配乐的人也着实是个天才。而特效,包租公暴打天残地缺两兄弟这一段,轻飘飘的落地,在空中舒卷的躯体,无不张显功力。最后星仔在猪笼寨里砍瓜切菜般暴打斧头帮一众小喽啰的片段,虽然夸张,但是我们完全不会觉画面有廉价感,反而是满屏幕的质感。而近年来那些我们曾经日夜追赶过原著的《鬼吹灯》、《盗墓笔记》,却总是让我们有种花了大价钱卖假货的感觉,重要的是在电影院看完了还让我们觉得自己心理上受到了巨大欺骗…….

然而,就算他用这样的事来证明了自己是个坏人。

功夫的剧情单薄,注定了这部片子不会成为一部伟大的片子。但我们还是会一遍一遍地看,烂熟于心的台词,夸张的表演,荒诞的画面,看多少遍,都会笑得很开心。就像我们喜欢看《亮剑》,听李云龙骂娘,看他叫二营长把意大利炮拉上来。喜欢一部片子,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理由,喜欢就是喜欢,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星爷老了,怕是再也不会上台去当演员了。《功夫2》有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但只要他活着,我们就会一直等,我们也希望未来他会选一批有喜剧天分的人来演下一部片子。因为周星驰已经是一个符号,只要他的名字出现在演职人员表里,这部片子就会身价倍增(跑龙套的都能身价倍增,甚至一条狗,一只蟑螂),票房号召力爆表,但这对他来说,也意味一种巨大的社会责任。

那也是一个笨头笨脑的坏人。

他抢劫芳儿时,太过于心急,半天都无法打开冰淇淋车的柜门。

于是拿着匕首抵在芳儿脖子上,让她赶紧把钱拿出来。

你看肥仔聪,把插销一拔,就把柜门打开了。

他把铁盒子里的硬币全倒出来装在身上,正准备离开。

芳儿捡起了被他扔掉的铁盒子,从底下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他。

这个动作,这根棒棒糖一下子使他想起了一些东西。

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所以他打掉了芳儿手中的棒棒糖。

和肥仔聪离开了。

但他内心仍旧无比纠结。

所以他把从芳儿那里抢来的所有钱都塞给肥仔聪,让肥仔聪赶紧滚。

他和肥仔聪说过,自己小时候遇见一个乞丐模样的老人,说他不同于常人,并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如来神掌》以超低价十元售卖给他。

他欣喜若狂,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买下了那本武功秘籍,每天勤学苦练,也有些成效。

某次外出遇见几个不良少年在欺负一个女孩子。

“放开那个女孩!”

他大喊道。

走上前去,一掌击在领头孩子身上。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几个孩子将他打趴下,并撒尿在他头上。

“一个傻子,一个哑巴,死一边去吧!”

他这才知道,那本绝世武功秘籍原来只卖两分钱。

他这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天生奇才。

比起受人侮辱,最让他难过的是,自己曾经深深切切相信着的这一切,原来都是假的。

而比这一切更令他难受的是,那个小女孩,把手中死攥着的棒棒糖递给了他。

她宁愿被那几个孩子揪着头发拉扯都不愿放开手的棒棒糖,就这么递到了他的面前。

除却自尊心,破灭更多的,是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深信不疑。

从此,他明白,要做一个坏人。

于是他非常努力的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坏人。

可他忘了,他自己骨子里就不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看,他每次想使坏时,都让人啼笑皆非,满是不自在,像个傻子一样。

他唯一成功的,就是在芳儿这里。

那根棒棒糖一下子让他回想起了以前的那个自己。

和给肥仔聪讲述这件事时不一样。

内心的那个自己,在因为这件事重新觉醒。

因为时隔多年,他再次碰见了当初那个女孩儿。

所以他蹲坐在路边,扶额,借此理清杂乱的思绪。

可以看出,以前那个自己,正在重新占据他的身体。

可惜,斧头帮不给他这个机会。

我有足够理由相信,如果斧头帮的人不出现,那这时的他,必将改邪归正。

他接下斧头帮老大琛哥给他的任务,去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带一个人回来。

他去了。

不为什么。

回头路难走。

既然已选择做这样的人,那就该做到底。

他成功从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把目标人物火云邪神带回斧头帮,自此正式成为斧头帮的一员,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坏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