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第一次遇见大象先生的时候,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用网上那句矫情的话来说,相遇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穿白衬衫的很多,但我只看见你。
那时候刚刚小树刚刚升初二,因为一些原因转了新的学校。广播操结束的时候,新的班主任带着她往教室走,迎面撞上了拿着一摞化学作业的大象先生。作业本散了一地,小树手足无措的道歉,肤色偏深的姑娘第一次看出了脸红。大象先生一边捡本子,一边好脾气的安抚着小姑娘的情绪。“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其实说来说去不过是那四个字,小树却觉得声音好像来自天上。

这只是一篇故事。不对的时间,不对的人,但有人曾动过心。01杨先生是林寂大学同学,他读播音,林寂读新闻。当时,林寂的好朋友约她一起做报纸社团。杨先…

 
 其实大象先生长得并不是多帅,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二,属于偏瘦的男青年,短短的头发,校服干干净净,有碧浪洗衣粉的香味。其实大象先生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和其他的初中生没什么两样:会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沮丧半天,也会因为校花姑娘和他讲了几句话高兴半天。可是在小树看来,大象先生是男神一般的存在,是需要捧着少女心仰视的。

这只是一篇故事。不对的时间,不对的人,但有人曾动过心。

 
 于是小树姑娘并不轻松的学习生涯里多了一项内容,那就是大象先生。大象先生是化学科代表,小树就玩命的背化学公式,大象先生数学得过好多比赛冠军,小树就疯狂的做数学练习册。可是有一种东西叫做天赋,压根没长数理化那根筋的小树无论多努力也过不了80分,反倒是念理科太认真,地理成绩没能及格。可是没关系啊,小树觉得,这一切都太值得了。
       
 小树的班主任是一个古板的英语老师,既不会讲浪漫的英国史,也不会讲好玩儿的美国电视剧,每天只会带领大家在语法的海洋里遨游,主谓宾定状补,过去时将来时过去将来时。可是小树很爱她。因为她的一句“成绩偏科的同学坐一桌,努力学习互帮互助”,让大象先生变成了小树的同桌,于是小树有了越来越多的机会去观察大象先生的许许多多。比如填答题卡的时候会在草稿纸上磨一磨铅笔,比如写作文卡住的时候会不停的拽头发,比如给别人讲题的时候会不自觉得抿一下嘴唇。大象先生也不像其他模范生一样永远乖乖的,他会逃掉一整节地理课,只为了去食堂抢顿饭。他会故意不做作业,然后早自习的时候抢小树的本子来抄。他喜欢听各种各样的音乐,有一次自习课,他把耳塞分给了小树一只,那首歌到现在小树还经常在哼,是魔家五将的she
will be loved。

官网地址,01杨先生是林寂大学同学,他读播音,林寂读新闻。当时,林寂的好朋友约她一起做报纸社团。杨先生负责拉赞助,林寂负责内容。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学院第二食堂。空气里弥漫着肉炒刀削和牛肉丸砂锅的味道。杨先生坐在橘色的塑料椅子上,跟林寂说你好。朋友介绍,这是播音1班的杨。林寂这才认真看了杨先生一眼,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她有些不自在,就没有多说什么话。但第二次见面林寂就和杨先生吵了起来。他们在学院自习室讨论报纸的发展方向。林寂一直都希望那是一份纯粹的报纸,刊登的内容哪怕稚嫩,但也是跟新闻宗旨相关的。但杨先生说:“每一期的印刷费我们都很难承担,怎么可能不考虑赞助的事情。”林寂说:“可以向学院申请啊。”“天真,学院哪里有那么多钱留给你作!还是去校外找赞助靠谱一些,找赞助的事不用你负责,你只要给我留一些版面,剩下的事情我来做。”“不可能,我决不允许报社一开始就变成打广告的地方。”“你···能有广告就不错了,你不要太固执。”林寂到底有些愤懑,从招人、征稿、排版开始,她就没有考虑过要有广告这回事。总觉得一份学生报纸,至少是要先出优质的内容后再说其他。但杨先生站出来找了一条适合社团活下去的路。道不同不相为谋。林寂在社团没坚持多久,到底还是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内,林寂没有见到杨先生。他应该比她忙,她想。林寂留给自己很多时间去读书、写字,跟高中时候的朋友在网络上聊天。有一天,杨先生很突然地在线上问林寂:“你喜欢什么?”林寂当时闲得发慌,躺在宿舍床上晒太阳。抱着手机说:“猫啊。”他问:“还有呢?”林寂笑着回:“怎么了,要买礼物给我啊?我生日早过了。马上都要放寒假了,你留着钱买特产回家呗。”他没说几句就下线了。2011年1月1日,杨先生给林寂打电话说:“你下来,我在你宿舍楼下。”林寂穿好鞋跑到一楼。掀开女生宿舍楼门上厚厚的挡帘,看到他穿着一件黄色夹克站在楼前。他抬头看到林寂,笑了一下,走过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林寂说:“怎么着,新年第一天就贿赂本宫?”他笑:“是啊,你回去再拆。”然后,不给她继续发问的机会,转身就走了。回到宿舍,林寂拆开天蓝色底白色碎花的包装纸,里面有当年第一期《南方周末》、一本猫图案的厚笔记本子、一本小款记事本、两支猫图案笔,还有一张写了字的卡片。透明的磨砂纸下面有一页橘粉色的硬卡,他说:“这里面全是你喜欢的东西,希望你能用这些本子和笔记录下你认为有必要记录的生活。”林寂发短信谢杨先生,他说不用谢。那一天,林寂继续窝在被窝里看小说,但怎么都静不下来。看着看着总笑出声来。同寝室的姑娘,说她:“你要是绷不住就答应算了。看那个谁应该是喜欢你。”林寂撅着嘴说:“但我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呢。”天津的冬天,总是有数不尽的大风天,东南西北地刮。那个冬天过后,林寂和自己约定要谈一场恋爱。她会答应明年第一个跟她表白的人。

Tap on my window knock on my door 轻叩我的窗口,轻敲我的门

02立夏的时候,高中同学的斑马先生跟林寂表白,林寂答应了。杨先生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呢?林寂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他好像给林寂打过电话。那段时间他自然而然地与林寂联络少了。林寂开始与斑马先生天南地北地聊,回忆高中食堂难吃的饭菜、严厉到让人吐血的老师、惹人反感的晚自习、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以及所有他们能够回忆的事情。但,他在济南,林寂在天津。暑假,林寂乘车去找斑马先生玩。他们约了另外两个高中同学,一起划船、吃饭,在甜品店里写小纸条。下午他带林寂看三对三篮球赛,而她看着他的侧脸。斑马先生是个帅气的男生,一米八三,打篮球,穿林寂喜欢的十号球衣。他不弹吉他,不写肉麻的情书,偶尔开玩笑,会把自己的昵称改成“林寂的人”。林寂总是笑话他幼稚。但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再后来,林寂和斑马先生分手了。她生日那天,杨先生给她打电话。他说:“我有东西送给你,让我们班里的同学送给你了。”那是一张陈绮贞的专辑和一块德芙巧克力。他在卡片上写:“祝你生日快乐。”林寂打开电脑放上光盘,听了许久,回复给杨先生:“谢谢你。”她还是不明白,杨先生喜欢自己什么。那段时间,林寂过得并不好。她在分手之后长久地失眠,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一个人窝在宿舍里看《灌篮高手》,对着樱木花道一边哭一边笑。杨先生做了广播站站长,他拜托同学在广播里播陈绮贞的歌。那天林寂提了水壶去打水,路过学院操场的时候,正好听到《鱼》,漫长的前奏,熟悉的旋律,铭记于心的歌词。她几乎听完一首歌才进了水房。插进水卡的前一秒,广播切到了《太阳》。她手一抖,热水落到壶嘴溅到她另一只手上。这是斑马先生也喜欢的歌。她忍着疼,接好热水,慢慢走回宿舍。杨先生再次联系林寂的时候已经又到了冬天。他递给她一个包裹说:“你回去再拆,不需要一定给我回复,这些,只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林寂,请你一定要听一听。”林寂回去拆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盒子,装了一张光盘。她点开,杨先生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他说:“姑娘,请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小男孩,他喜欢跑步。小学五年级的早上,他像往常一样跑去上学,半路撞到了一个扎马尾辫的小女孩。小女孩是他同班的同学,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很漂亮。他忙说对不起,她说没关系,两个人看着对方小心翼翼又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哈笑了起来。那天之后,他发现小女孩就住在隔壁街的小区。他常常绕过去跟她一起上下学。但他们从没有相互表白过,在路上总是谈一些跟学习有关的话题。后来,她考上了市里好的中学。他去了隔壁中学。两个人没有再联络,但男生默默在心里发誓要跟她读一所高中,也绝不会喜欢另外的女生。他也算学校的风云人物,总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些活动。有一次去市里参加演讲比赛,他遇见了小女孩,但小女孩旁边站了另一个小男孩。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好很好。他很难过。他一个人去了一所没有人认识的高中。后来又考了距离家乡很远的大学。在大学里,小男孩又遇见了一个小女孩。他觉得对方很特别,但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话。他明明是播音系的学生,平时总能侃侃而谈,但一遇到那个小女孩就不知道怎么表达内心的想法。可恶的是,他第二次见面竟然和小女孩吵了起来。他很想对她说,自己不想那样的。他想告诉小女孩,他记得她说过的许多话,记得她喜欢的很多东西。他想跟她表白,但突然地知道她恋爱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小男孩的世界是空白的。但小男孩想只要小女孩幸福,那他愿意什么也不说,就这样默默祝福对方。后来,小男孩从朋友那里知道小女孩一直不开心,她失恋了。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小男孩很着急。他想要跟小女孩说别难过,不要因为这样伤害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但他又开始拙嘴拙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平时做广播时候的聪明劲儿去哪儿了。他托人送给她有些东西,希望她能坚强。他知道她总会好起来,因为小女孩是那样倔强和坚强。后来,他看到她穿着黑衬衣、牛仔裤、高跟鞋,站在礼堂上作为五四青年代表发言;也看到她扎了马尾,穿白衬衣作为在校生代表站在讲台上祝福师兄师姐毕业。他知道小女孩已经忘记了那个人。所以,他打算对小女孩说一些话。林寂,我喜欢你。所以,我骑着自行车,一条街一条街跑遍了天津所有的音像店找你喜欢的专辑。林寂,我喜欢你。所以,我让同学接连播陈绮贞的专题,有一次郎院路过彩虹广场,听到奇长无比的前奏还问我同学,这是什么音乐,怎么连个歌词也没有。那么,你听到过吗?林寂,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I want to make you feel beautiful 我只想令你觉得一切都美好

03林寂关掉录音,她爬到对面室友的床上。躺在室友旁边说:“我很感动,都要落泪的感动,但我还是忘不了斑马先生。”林寂给杨先生发了一句:“谢谢,对不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林寂一想起杨先生还会略微皱眉,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但杨先生在新一届学妹到来的时候,追了一个喜欢扎马尾、穿黑色小西装的李小姐。有一天,他和李小姐手牵手从教学楼走去食堂的时候,与林寂擦肩而过。林寂看着杨先生,不知怎么就突然难过起来。像许多女生一样,她有些生气,为什么曾经那么喜欢自己的人,可以轻易投入下一段恋情?而自己总陷入前一段泥沼里怎么也摆脱不了?她回到寝室后,发了好一会儿呆。写了一条心情说:“原来再感动也不值得留恋。”再后来,林寂去实习,又毕了业。杨先生去了云南。他每去一个地方总会给林寂邮寄一些东西,有武大的樱花书签、有昆明的玫瑰花饼、有厦门的铁塔记事本、有广州的冰皮月饼,每一份礼物都不再有卡片,但每一份礼物都不曾少寄。前段时间,杨先生和大学同学来北京。林寂在青年路见了他们。三个人在地铁上聊了许多大学时代的事。一起来的同学说:“杨先生大学时候住在他上铺,那时候常听他说起你。他啊,一直喜欢你。一直。”“不是啊,据我所知,他有过一个学妹女朋友。”“你说玲子?她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一起在话剧社,又是老乡。她一直叫杨,大哥。我们都是好朋友。林寂,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也许吧。”林寂淡笑,她跑去朝阳大悦城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蛋糕拿给杨先生。对他说:“这是一份甜蜜,希望你吃了它能收获另一份甜蜜。”林寂已经很久很久不再恋爱了。她找不到原因。但她知道,一切不是因为杨先生。或许她曾经有片刻动心,但在还没有下定决心的时候,就被误会了的杨先生的放弃刺痛。她受了伤,像被尖利的针扎伤触角的蜗牛,全身心地躲在壳里,等待着一切过去,等待着时间治愈自己。她疗好了伤,却失去了爱的能力。杨先生没有说一句,再见。林寂,也在开始的时候忘记说一句,你好。

I know I tend to get so insecure 我知道我不太成熟

?
版权声明:打声招呼哦,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沈十六,受法律保护。转载时请必须包含原作者署名及出处。欲刊载文章或约稿请联系作者豆邮or微博私信。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那完全不要紧

It’s not always rainbows and butterflies 世上不会总有彩虹和蝴蝶

It’s compromise that moves us along 这使我们不断向前行

My heart is full and my door’s always open 我的心和我的门总是为你打开

You can come anytime you want 只要你想的话,你就随时都能来

I don’t mind spending everyday 我毫不介意花费我的每一天

 
 小树和大象先生没有意外的直升了本部高中。然后大象先生理所当然的选了理科。起初小树也几乎疯狂的报了理科,后来在老师和老爸的拦截下,在志愿单子上郑重其事的写上了“文”。没能和大象先生分在一个班级让小树小姐着实难过了很久。于是她只能趁着课间操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寻找大象先生的身影,或者假装忘记带了哪本书,然后去大象先生的班级门口借。偶尔大象先生会和小树聊聊天,在QQ上。胖胖的企鹅先生一闪一闪,小树的心也跟着一动一动。那时候有好多女孩儿追大象先生,小树也半真半假的问过大象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大象先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小树的心情也从“会不会是我这样的”到“他是不是生气了”反复翻滚了好久。最后大象先生打出了三个字,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姑娘长得很漂亮,成绩很一般,性格…很傲娇。那天晚上小树快一夜没睡,把整本英语练习册都做完了,可是闭上眼睛,眼前还是全都是那三个亮闪闪的大字:颜一一。

   
不久之后,小树就在校园里看见拖着颜一一手的大象先生。小树躲闪不及,直面现场,尴尴尬尬的打了招呼,然后飞快的逃跑,作业本散了一地。大象先生蹲在地上帮小树捡本子,小树像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一样手足无措的红着脸。只是这一次,不停安慰她的是漂亮的颜公主。
再后来小树很长很长时间没有遇见大象先生。学校很大,以前每次的相遇都是小树处心积虑,可是现在她每天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偶尔陪好朋友去厕所,也是一路狂奔。
可是不见面也忍不住打听他的消息,她听说他和颜公主分手了,然后又和好,然后又分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