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帅驴贼讲义气,那时候大家都是骑自行车上学,我这人总是丢三落四,有一天终于把车钥匙丢了。
放学之后,我瞅着自行车锁一脸懵逼。
帅驴过来二话不说把自行车搬到他的后座上,然后推着车往回走。
路上我在小卖部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爸说你在那待着。
然后我跟帅驴说,我爸让我待着,但是这也没啥标志,咱往前走走吧。
帅驴说好。
俩人傻了吧唧推着车走。
后来我爸找了两个小时才找着我……
其实推着一直走回家也就四十分钟,我们愣是在风中傻站了两个小时……

后来班主任有在班上做过搜查『不良小说』的事,他知道老师不会搜查我,于是将他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藏在了我的课桌里,躲过了一劫。

你依旧心存感激,因为他出现在你最难过最美好最容易被辜负的时光里,陪你走过疯过哭过笑过,给过你温暖,这点时光都无法磨灭。

11

中学的时候,回家之后的所有工作就是写作业,不能看电视,不能出去玩,不过我有一个从来不写作业的同桌,每天上课的时候总是把她从昨天晚上放学到今天早晨上学之间所有的事情,全部跟我说一遍,包括那天晚上看的电视的内容,吃的水果,做了什么梦,所以我的生活倒也没缺少什么,要真说缺少了什么,大概就是那段时间没怎么听课吧。
就这样到了期中考试时,我从第二名滑到了第十一名,然后老师以影响班级纪律为由,把她调走了。
那时候一个学校也是一个江湖,江湖就自然有帮派,有帮派就自然有老大,后来搬到后排的她跟我们所在的江湖的老大谈恋爱,从此之后的中学四年里,我莫名地一直被江湖大佬们罩着,从没有人招惹过我。
后来,她转学走了,再也没有人能跟我不停地说一整天的话,也再没有人告诉我,那些电视的结局,是怎样了。
只是从那时起,我就不喜欢自己去看电视剧了。

再也没有回复。

ag真人,换了同桌之后,我的位置消停了几天时光,然后又热闹了起来。
新同桌不喜欢看电视,她喜欢看小说,她的书桌里码满了借来的各种小说,玄幻的言情的,每天上课,我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偷偷看书桌里的小说。
兴许被我看的烦了,新同桌甩给我几本让我自行揣摩,可惜我没有她那么好的伪装技术,看了两页就被老师发现没收了上去,新同桌大概是实在心疼她的小说,从此上午看小说,下午给我讲上午看的小说的内容。
那时候的课程安排,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一般语文数学英语这种课都是在上午,美术音乐思想品德安排在下午,所以这样过了半学期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又回到了第三名,老师欣慰的点点头,觉得给我换同桌是个正确的决定,也就不再管我们那里每天上课的窃窃私语,可能实在讨论学习问题呢不是?

看到这两个字,本能地想起一个人。


到学校之后,他看到之后,笑我:哈哈哈哈哈你也这么穿了你之前不是说这么穿傻么。

ag真人 1

他毫不犹豫地举手了,我犹豫了一下,也举手了。

升初中的时候,因为出了些意外我没有参加考试,后来又搬了家,跟曾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就此失去了联系,之后的日子里每天上学放学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当知道帅驴跟我住在一个小区的时候,我想是非常惊喜的。
帅驴是个非常靠谱的朋友,最靠谱的地方在于,他能善解人意的替我把白脸唱了。

在KTV里,听到他唱歌,是那首《朋友》

只是如今图书馆也很少有一个人去的了,三人成行,一家四口,祖孙三代各种组合,相比之下新婚夫妇和年轻情侣反倒已经是属于低配组合了。

大概见我楞楞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他明白了什么,说,当我没问吧,不提你伤心事了。


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已经选择完毕,最后剩下了四个无座可归的男生拎着凳子站在讲台之上寻找空余,我后来的同桌因为和他的好哥们身高差距太大而也在其中,他看看全班剩下的位置:两个在最后面,一个在第一排,还有一个在我旁边。他便拎着凳子站在了我座位旁,我起身将他让了进去,就这样我们成了同桌,成了全班仅有的四对异性同桌之一。

3.

我很感谢在那一刻他的缄默。

2.

再然后就是快毕业了,写同学录。我和其他几个一同分到小班的同学抱着同学录回原来的班级,把同学录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问我:非写不可么?

后来学校为了平衡班级学习状况进行了重新分班,我们就此别过,从那之后,没有人再写小说给我看,也再没有人给我安排过角色。
后来,高中生活枯燥,又不允许课外读物,我也开始自己自己去写小说。

在那之前我从没抄过作业,因为周围同学的成绩都差我很远,只有他们抄我的份。

看了足够多的小说后,她开始尝试自己写,我高中开始动笔写小说时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勇者,敢于去做那些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想想,她才是勇者啊,我顶多算是个追随者。
那时候,她依然是上午看小说,下午给我讲两节课,然后自己写一节课,然后第二天再把写的给我看。
现在已经记不清具体的内容了,只记得大概是一篇玄幻的言情小说,还说看咱俩关系这么好,给你安排个大将军的角色,结果写了两章就被杀青了……

依然没有评论,是他的风格。

后来到了中学,帅驴一家搬到了隔壁市。
后来,我学着遇到事情自己去想办法。
再后来,哈!?我还要什么面子?

我不知道。

想来我小时候是比较书生气的,所以在朋友中我总是充当狗头军师这么一种角色。所谓军师大概就是大家觉得我聪明机智遇到问题总是喜欢问我拿主意,又觉得我这手无缚鸡之力应当保护所以让我不需直面风风雨雨。
那个时候大家上个厕所都要吆喝一堆人一起排一排,去餐厅吃个饭都恨不得把某个窗口包场了。
那个时候大概没有人习惯一个人的。

他抽烟了。

你也有那么一个忘不掉的人吧,即使那个人没有陪你走到最后,不管他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或你的另一半,你割舍不掉回忆,不管如今是分开还是陌生。

在窘迫的青春里,遇不上最好的我们。


后来我总是在想,当时莫名其妙断了联系之后,我哪怕多主动给他打一个电话,多发一条短信,后来是不是也就会不一样了。

在角落里看着年轻的妻子给趴着睡着的丈夫披上一件小外套,楼梯旁年轻的女孩看书累了轻轻靠在旁边的男孩肩上,几个中学生在书架间围坐在一起。很安静的气氛,让人觉得很美好。
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不孤独,想一个人的时候才孤独。
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一个人了呢?

他晚上总是和同学去打游戏,于是白天上课总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就会让我帮他打掩护。有时候他困得不行,却又不想让自己睡的时候,会让我拿校徽上的针戳他。他还会在睡眼朦胧的时候,抓起我的笔,拿过我的书或者本子,故意写上:XX到此一游。然后笑嘻嘻地还给我。

再比如某一天我忘了做数学作业,又不好意思抄作业,帅驴过来问我借作业抄,我说我特么我也忘了做了……
帅驴一愣,拍我拍我说没事,转头借了两本说自己对对答案,然后给了我一本让我快抄。

最近在看《最好的我们》,偶然间下载的小说,却让我愣了神。


到家之后充上电才看到信息,他说给我打电话打不通,问我怎么样了。我盯着他的短信,在想他的字里行间的意思是不是有几分担心着急。

4.

还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比如看到他的名字相关的时候,听到《同桌的你》的歌声的时候,看到跟他一样身高174瘦成排骨一样的男生的时候。

1.

电影《同桌的你》上映的时候,差不多是第一时间看的,其实电影拍的真不咋样,但到最后歌声响起的时候,眼角还是酸涩酸涩的。

比如我过生日的时候,班上同学给我送礼物,帅驴同桌说哎呀我去忘了准备了,身上就有游戏币了,给你几个游戏币吧!
帅驴说,哎,人家过生日你就送你个游戏币啊?我看你笔袋里不是还有可口可乐的周边水笔么!

05

那个人啊,你也一定要幸福啊。

我不知如何应对,只有尴尬和窘迫。

要说有什么不适合一个人去的地方,有的人说是快餐厅,买一送一很伤人,去上个厕所回来还发现餐具已经被服务员收走;有的人说是电影院,观影过程中所有感受无人分享,谢幕起身灯亮的一刹那,发现周围的人都买的双人套餐;有人说是医院,挂号拿药两头跑,挂上针之后上个厕所还要叫一下护士帮帮忙。

凌晨两点,没有回复应该也是正常的吧。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又发了一条,还是没有回复。

我考砸了,去了他本来可以上的三中。而他也考砸了,去了更差的二中。擦肩而过。

因为我在班群里看到他会去。我在脑海里上演了千万种再见面的情形。

我不知道哪根筋抽了,跟前桌说,要么穿一身校服,要么不穿,一半校服一半自己的衣服太傻了。

很久我才说,哦没什么,他们不在身边。

他猜:可爱的孩子?

每每此时,他就笑,也不算是很得意地笑,就感觉他很开心。

我说,不是,是私生子的意思。

废话,要不是为了让你写同学录我才不写这破玩意呢。

有一回我感冒发烧了,正是甲流盛行的时候。班主任送我去医院打针,我给他发短信说生病了。他没有回复。没一会儿,我的手机便没电自动关机了。

初二的时候我们开始学电路图。

他说,是的,问我读什么,不会读中文吧?

初三的时候学校分了一个小班,就是把年级里的所谓尖子生重新组合成了一个新的班级。幸运或不幸地,我被分过去了。

他是我初二的同桌,忘了我们同桌了多久,是一学期还是一年。只是在我心里,是很长的一段岁月。

03

又一个周六,我不知道为了什么,脱下了校服裤,换上了一条棕色的休闲裤。然而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外套,只好穿了校服外套。

曾经有一次跟男票和他的同学去KTV,中途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有一瞬间,我猛地醒了,因为我听到了熟悉的旋律:『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初中的时候我很敏感,谁都不能在我面前提我的家庭,我也不跟任何同学透露半点关于家庭的事。

04

有一节历史课,他照例在看一本花花绿绿封皮的小说。老师过来了,我用我的手肘迅速捅了他一下,他赶忙把书收起来——然而已经晚了。因为教室里没有多少同学听老师讲课,老师本就窝火。同桌正好撞到了她的枪口上。无疑被骂了。

那时候的我除了被周围的男生欺负以外,和班里大部分同学都“敬而远之”,大部分交流仅限于同学向我借作业“参考”之时。同他更是生疏的很,只知道他英语不错,偶尔英语成绩会与我一道列入表扬的名单之列。做了同桌之后才渐渐熟识,知道他晚上总去网吧上网,于是白天上课便总是打瞌睡。知道他的英语是真的很好,但是他英语课从来不听。知道他爱看又大部头字又小的诸如《诛仙》一类的玄幻小说,偶尔还会在上课时候看为我所鄙夷的拥有着花花绿绿的封面的言情。——六七年前我们上初中的时候电子书还不像现在这么风靡,现在的中学生应该都不拿着那样的纸质书看了吧。

我们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断了联系。很久以后,我因为经受不了看着他的头像而不联络的感觉,将他的QQ也删去了。

分班之后不在同一层楼,很少有机会碰到。那时候不用手机,也不上网。所以,基本上没有了联络。

我们也总是分工完成英语作业,有时候我和他,有时候我和他还有后桌的另一个男生,用15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完成一份英语报纸。

『我比你高两分,哈哈哈。』

20岁生日的时候,好朋友不知道怎么找到他,让他给我录了一段音,是一首《生日快乐》歌。

高一的时候有一阵子联系很频繁,他会给我发短信,打电话。偶尔也会埋怨我从来不主动找他。忘了究竟都说些什么,但是说起来的时候能说很久。

自从那个周六以后,班主任就让我在今后的周六也跟着上课,不收钱。

我说不咋样,能上二本就不错了。他说他都不知道能不能上二本。

我说眼睛近视越来越严重了,他说要好好保护眼睛,别的都可以向他学习,但是眼睛不能和他一样,越来越差。

大概是他是第一个不会欺负我的同桌吧,或者说第一个还有点体贴人的同桌吧。

他大概是不会知道个中酸楚了,不过,不知道也好。

01

再次联系,是高考结束后了。他又加回了我的QQ,问我高考如何。

我和同学聊天到两点多,睡觉前我突然记起了他的生日,赶紧发短信道歉:对不起啊,我忘了,生日快乐…..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还是挨了外公外婆的骂。和他们说了想去西塘,不让去。但最终,我留了张字条,跟他和另一个朋友走了。

……

那年班主任不堪班上同学三番五次提出的换座位要求,给了我们自主选择座位的高等权利。同学们都异常兴奋地与自己的密友同座,只有我不知选择。当时和我走的最近的女生坐第一桌,我坐第二桌,我既由衷地排斥第一桌,也没有要邀请她与我同坐的意思。——后来想想,我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也伤害了当时的她。——于是我们俩坐在原位上,空着旁边的位子。

那玩意我怎么绕也绕不会,他学的比我好多了,于是我每次都拿他的练习册过来琢磨。

我点头。

那时候在空间里写了一篇日志,回忆《同桌的你》,不好意思只写一个人,就把初中所有的同桌都回忆了一遍。

小说的扉页上是一首歌,歌词里说,那时我也没想过会不再联络。

这大概是第一次不太完整的回忆,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偶尔会在朋友圈里给他点个赞,可是他很少玩朋友圈,能让我点赞的机会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不太玩朋友圈,所以我能被他点的赞也不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