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出门,到春申湖边散步,迎面吹来的风,依旧像昨天一样温柔。细长的柳枝儿,小扇子般的银杏叶儿,依旧青翠碧绿。只是,穿着短袖的胳膊,开始明显感觉到飒飒的寒凉,草丛里的露珠,滴到凉鞋里的光脚趾头上,更是忍不住一哆嗦。

刘惠宁执导的电视连续剧《请你原谅我》看完了,令人感动和惊喜,犹如冬天喝了热茶,或者夏天饮下冰啤。

哦,秋天说来就来了。

《请你原谅我》被视作情感戏、年代戏是理所当然的,她长成那个样儿了。但我认为,她其实有很明显的宗教情感和劝化世人的的倾向,所以,我觉得她的名字其实也可以叫做《乘爱到彼岸》。

夏天是盛大而热络的,无论是同学聚会,还是微信群里的聊天,一群人凑在一起,想说的话儿密密麻麻,一句赶着一句,豪迈时气冲霄汉,暧昧处心如撞鹿。诗词唱和,文章应答,说到畅快时,浓情蜜意,简直化不开。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最后的咒语: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柯,在片中出现了几次,虽然频率不高,但正如力量很大的隐语,也象这句经文本身,懂的人自然明白,暂时未懂的,迟早也会知道。

昆曲《西厢记》里,英俊小生张君瑞,火辣辣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小姐,先唱一句:

吴秀波扮演的主人公徐天,第一次是从张嘉译扮演的“高人”(或曰“过来人”)那里听到这句经文的。徐天天资聪慧,自由不拘,充满魅力,吸引了身边美丽的女人。但天妒英才,造化弄人,他得不到自己的感情,也不能随着挣扎的众生,捞取自己的未来。高考成绩被取消、有情人终不成眷属、与主流社会不兼容并被日趋边缘化……这个不是泛泛之辈的凡夫可谓命运多舛!他当然不能解释自己,也不可能和世俗及命运和解,苦闷是必然的。在这个当口,象所有的传奇一样,徐天邂逅了“张嘉译”,后者告诉他感情世界的真相,并在最后留给了他这句《心经》末尾的咒语——这是重要而高明的伏笔,亦使该剧摆脱了普通商业剧(当然它也是)的俗情。

“小姐呀,小姐你多风采。”

正如悟道,机缘成熟方才开花结果,徐天固然聪慧,但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明白这句咒语的意思。事实上,他在烦闷的时候也多次诵念,但,该走的路还没有走,该受的苦还没有受,怎么可能明白呢?高潮出现在最后一集,徐天受累于朋友即将入狱,被公安押着,见完家人,最后去见了无怨无悔深爱着他的“何美丽”。那时节,徐天五味杂陈,何美丽感情澎湃,什么话都是多余!徐竟然仿效“张嘉译”的作派,给这个“待业女青年”口授《心经》的这句咒语以示安慰。记得我随着剧情的推动,本来被徐何这种无望而真诚的感情烤热,但当徐天念经的时候,却犹如当头冷水,一下浇得我冷静下来,出戏了!当时感觉导演处理得不妥,尤其是当何美丽给徐天解释咒语意思的时候——一个女工去布道,是不是太矫情了?!但这竟是很妙的一个桥段!“张嘉译”口授咒语的时候就曾经给徐天说过:有一天,会有人度化你的。没想到这个善知识竟然是“何美丽”!直到全剧就要终了,彼时徐天和何美丽已经结婚生子,在刑满释放人员的文艺汇演上,他们俩在后台即将登场,何美丽为了安慰因怯场浑身直哆嗦的老公,又说起了这咒语,这会儿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高人“张嘉译”早就识破天机并给何美丽面授机宜,让她在机缘成熟的当口,把咒语的意思翻译给徐天听——“我以为是天意,原来你是在骗我!”徐天佯装生气说,“这当然是天意啊,我怎么知道你入狱前还会来给我说这句咒语?,况且,他说我给了你咒语的答案,你就会娶我,算得很准啊”何美丽心满意足的回答——

官网地址,美丽的小姐崔莺莺,羞答答瞟一眼对方,礼数周全,回赠一句:

假即是真,真仿佛假,多好的桥段啊!

“君瑞呀,君瑞你大雅才。”

“去吧,去吧,到彼岸去,走完所有的路,你最终会到达光明的彼岸!”待业女青年何美丽,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犹如天使,感动了徐天,也感动了所有人。是啊,在这一刻,徐天、我和一切人心中的苦水,仿佛都倾泻而出,我们除了象徐天一样泪流满面,“多么好!多么好!”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一个是谦谦君子,一个是名门闺秀,大庭广众之下的对话,端庄而礼貌,自然无可挑剔,衣袖遮掩下,眉梢眼角的温柔与多情,彼此却是心领神会。一瞥一笑,你来我往,一对陌生男女,从初识到热恋,感情升温之快,胜过刚过去的高温三伏天。

其实咒语在某种程度上是不能翻译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这是真理乍现的时候,别说乱翻乱译讲出来,即或想一想也是错!说白了,心识语言是笨拙的,会歪曲真相。但我愿意相信编剧的这个翻译,翻得好,翻得方便,翻得恰到好处!

苏州话形容热,叫:nie-hun(热昏),很是生动形象。可不是吗?天气太热,人会头昏脑胀,甚至中暑,情感太热,也会让人头晕目眩,如同中了爱情的毒呢!

关键是“走完所有的路”。人人向往幸福,我们喜欢把绝对的不褪色的幸福想象成天堂,也就是彼岸。但正如这两个汉字之所指,幸福在远处,在天边,在够不着的地方,我们日思夜想、殚精竭虑,却不能抵达。徐天虽然是天才,英俊聪明,人见人爱(当然主要是女人和哥们儿),还不是和大家一样,该受的苦一样没有落下,甚至受得更多——他就是我们的缩影!人们在红尘中打滚,名闻利养,爱恨情仇,到头来毕竟是一个“苦”字。大家只是装得现实了,在习惯中麻木了,把苦水吞肚子里了,把彼岸和天堂藏梦里了——但我们并没有忘,我们也知道苦啊!“去吧,去吧,到彼岸去,走完所有的路,你最终会到达光明的彼岸!”何美丽眨巴着大眼睛,质朴的吐出这个答案的时候,徐天,这个受尽种种苦却无处诉说的男人,代表所有的“苦孩子”,哭了,默默留下的,是欣慰甚至幸福的泪水,因为,在那一刻,他仿佛“走完了所有的路”,真正明白了——

好在秋天及时来到了。立秋过后,微信群里的朋友,怎么少了几个?是因为秋天让人清醒吗?还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朋友,本来就属于短暂而炽烈的夏天?

彼岸就在此岸,天堂就在眼前。走完你该走的所有的路,你就到了。

风殷勤地推着,雨水凉凉地冲刷着,夏天不知不觉就走远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不知不觉就走散了。

正如《请你原谅我》这个剧名,徐天的故事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爱与债的故事。他爱吴晴,却偏偏辜负了她;他欠梅果,梅果恰恰因这“业债”产生奇情;何美丽爱他,他却抛撒了七八年金子般珍贵的青春岁月,只把姑娘当哥们儿!爱谁?原谅谁?浪子徐天差点就因为这爱和债成了孤家寡人。但他毕竟还了债,并最终因爱改变自己,触摸到幸福,抵达了彼岸。

就像唐朝李商隐的那首诗:“昨夜星辰昨夜风……走马兰台类转蓬。”一场欢歌笑语的晚宴,相聚的时候多开心,可惜结束后大家各奔东西,宛如一棵棵卑贱而柔弱的蓬草,被风吹过来刮过去,身不由己,不得不奔赴各自不可知的命运。

没有何美丽这个因缘,徐天能抵达彼岸么?

古人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徐天和知青时相恋的情人吴晴,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但时代的嬗变,因缘际会,生出种种幺蛾子来,阻遏了美丽姻缘,即或全县高考第二,也捞不起在命运中沉浮的他们——外面大风大浪可以抗争博弈,内里却恪守自我,不能为爱情放下改变,最终吴晴带着徐天的孩子,和别人成了家,此时的徐天,被爱和业障绑在一起;美丽如仙子的孤女梅果,命运压在高考恢复后的那一张准考证上,却误打误撞被差点守不住底线的徐天扔掉了准考证,瞬间失心疯的梅果化作“蜘蛛精”缠住了徐天,却在报复的时日里,深爱上欲“吃”的对象,此时的徐天,被爱和债捆绑在一起;厂花“何美丽”率真轻浮,阅人无数,徐天“真神”驾到,要了她卿卿性命——我们看到了无条件、全身心投入的爱情,只是“真神”苦心孤诣,背着两个女人的爱和债,独独不懂得爱的真谛,“我这头驴在吃了很多东西,干了很多活儿以后,再也不想动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你却又在我背上放那么多粮食!”他薄情的对何美丽打比喻。但何美丽用朴素无华、原汁原味纯女人执着的爱,挽救了徐天,最终靠一句心经,彻底度化了他!让徐天明白了爱和幸福的真理:放下自我,无私奉献。这是天底下最浅白的真理,到今天这个时代,被污染、被强奸了,大家都不明白了!而徐天,趟过两个女人的爱与障、爱与债,以及何美丽纯粹的爱与爱,他重归真实,到达彼岸。

微信世界,比古人所谓的“山中”厉害多了,一会儿好,一会儿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像从吐鲁番正午时分殷红的火焰山,直接掉落北极暗夜里深蓝的冰海,谁能借我一双慧眼,把他们看个明白?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