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染坊:一轮《红日》映《赤壁》

——我突然就想起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小品,叫做《如此包装》。

官网地址,文/江北客@三渔@千江寻一客

    在观看之前,已经听过很多关于这部电影的评论。打开电脑的时候,朋友温婉的说:觉得不怎么样。
    做答:还是要看下。好与不好,看过之后才能明白。
    
    “赤壁之战”是三国时期最为著名的一场战役,是历代军事家、史学家、三国迷们津津乐道的战事。所以,谈起三国必定谈赤壁,谈起赤壁必定谈草船借箭和火烧赤壁。
    初中课本里选取过“草船借箭”这一个故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很多少年人开始有这样一种认知:诸葛亮是天造之才,聪明无人能及;周瑜玉面郎君,却小肚鸡肠;曹操善疑却雄心大略……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为何赤壁之战为何能够成为军事家说必谈的“经典战役”之一,成为史学家必谈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这样一场战争,不仅仅因为它的发生改变了当时的政治格局,形成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局面,更因为在它之中各式各样的人物形象。众多的历史人物一一汇聚到一起,每个人在这场浩大而惨烈的战争中,最大程度上彰显了各自在性格、命运上的经典形象,彼此交织、牵扯、厮杀,绘画成一副经纬分明的历史场景。

官网地址 1

    OK,回归正题。
    《赤壁》也正是截取了中国古代关于赤壁之战这一典型的历史事件作为背景,力争再现这场“盛大”的战争场面和与其相关的各个经典历史人物。
    可是,我只能说,《赤壁》只做到了这个精彩的三分未到之一。貌似还有第二步的传说,那我们就先来谈谈作为这场壮烈的战争的铺垫故事《赤壁》中的人物。
    我们撇开故事的细枝末节是否与历史的真实性相契合这一点。任何艺术都允许再创造,只要不违反历史大主流和大的历史事实,所以,姑且放开折射光线的闪亮盾牌、八卦阵、上战场的孙尚香等等,正如我们放开《见龙卸甲》中曹操的孙女和赵子龙死于凤鸣山一样。
    关于剧中的人物,观众的微词颇多。在这一点上,这不是观众挑剔。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是因为它的不可再创造性。我们可以复制某一形象,最大程度上接近它,但是不能差之千里。如果出现了这一种状况,这就是导演应该思考的问题了。

《赤壁》甫一开篇,即撞了过山车,重温《三国志见龙卸甲》之核心段落。据《三国演义》来庖丁解牛,主要可拆出三块鸡肋骨头,依次是,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七进七出),张翼德吼断长坂桥(河水倒流),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外加捉放曹(颠三倒四)。

    首先:诸葛亮——这一经典历史人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妇孺皆知,不做多说。如果说到儒雅,金城武像了三分。道理很简单,金城武是一个很“摩登”的人,无论你把他放到那个朝代,这种气质都很明显,即使是在《投名状》中,他依旧是一个孤立存在的人,醒目,但是很难让观众把他揉进三个生死契约的集体之中;那双让人感觉隐含有一丝暗伤意味的眼睛,尽管有儒雅的味道,但是不能尽显武侯那种逼人心魄的绝顶聪明;搞笑点的说,金城武恐怕还使不惯羽毛扇子,台词“我需要时刻保持冷静”,这个让我闷笑了很久。并非我们不喜欢金城武,但是这个孔明真的很“时髦”;
    其次:周瑜——《赤壁》让我改变了以往对于周公瑾这一形象的理解。梁朝伟饰演的周瑜,严肃中不乏柔情,决断亦有大度。影片中最为精彩的一幕,自认为应该是梁朝伟饰演的周公瑾和金城武所饰演的诸葛亮之间的比试琴艺。所谓“剑胆琴心”,以琴试心,这场戏中,周公瑾表现了他既喜欢孔明又有些不服的思想活动。惺惺相惜一词往往出现在这样两个人身上,他们必定在某些地方有着极大的相似或者相同。虽然导演或者说编剧安排这一场戏的目的在于他们达成共识,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宏图霸业之才和气度的人物形象跃然荧幕上。而非一个最终被气死的“角色”。
    据传,吴宇森原本找的是周润发来饰演周郎这一形象,但是被发哥婉拒。其实,就“面若冠玉”这一点上来说,倒是觉得梁朝伟比发哥来的合适,毕竟发哥最近几年也发福的些。但是,依旧觉得梁朝伟饰演周公瑾并非最为合适的人选,后面会说道原因;
    第三:曹操——一代枭雄,军事家、政治家,雄材大略,“横槊赋诗”之才,攻打东吴却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形象而言,张丰毅似乎过于沉稳了,不够曹操的“奸诈”和“多疑”。脱了《三国演义》的俗,却没进《三国志》的圈;
    第四:关云长——所谓“义”字当先,关二爷即便在黑道也是极为受人尊敬的。红脸、长髯、青龙偃月刀一样不差,可是为何在感觉上,就少了一些味道。整部电影关于关二爷的戏份并不多,慌慌张张的出场,如同跑场般晃下刀再急急忙忙的下场,再出面就是在教孩子们背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样的关二爷就像我们在看没了声儿的皮影,单薄的让人寒碜。
    再看到张飞写的一手好字的时候,我们实在会把眼镜玻璃片瞪碎掉。也许我们太过于大惊小怪,就像在《恰同学少年》里第一次看到毛泽东把足球玩的那么转一样。至于张飞是否真的写一手毛笔字,那是史学家研究的问题。我们关注的,是张飞的一声吼,震了周瑜的耳朵,空拳上阵杀了几个小兵;
    第五:其他人物。
    刘备——虽然是编草鞋出身,但毕竟是“汉室之后”,得到了一大批贤士能人,片中的刘备依旧让人觉得有些唯诺的小市民气息;
    小乔——也是《赤壁》中微词颇多的一个角色。扮演者林志玲,个人觉得她拍广告片比拍电影更来的漂亮些,个子高不是她的错,但是当周瑜(梁朝伟)和她站一起的时候,估计周郎也有压力,虽然是俊男美女,可总是感觉怪怪的,至于说话的语气,那是人家的习惯,也不好多说什么。小马取名字“萌萌”,很荆楚!
    赵云——胡军饰演的赵子龙同《见龙卸甲》中刘德华饰演的赵子龙相比,一勇一义,在这点上来说,也许是影片中唯一较接近原著的人物。

先说赵云,血染征袍透甲红,这里头的关键,该当是一员白袍小将才算正点。皮肤洁白兮,方才相映成趣。而胡军明显是刚从茶马古道上走了一趟镖的主儿,完全没有使用玉兰油防晒霜。只见他一扫《集结号》中的颓势,重新吹响了进攻号角,杀一个回马枪,迅速找到了糜夫人和阿斗,这定睛一看,那糜夫人似乎是当年《青青河边草》庙会里的千手观音,真是岁月不饶人,一眨眼就已嫁作他人妇!当时十万火急,糜夫人也迅速找到了那口枯井,只可惜,跳井的动作不够坚决,由于难度系数过大,居然被赵云当场拉住了衣襟,晶晶这个失误可真够大的!受这个技术失误的影响,读秒阶段常山赵子龙也出现了一个大漏勺,跳上战马时好像忘了捡枪,古力一见石佛状态如此低迷,立时仰天长啸,开始趁火打劫,毫不客气吃掉了他一条大龙。唉,历史的天空闪耀几颗星?曹操(姜大牙饰)一看这一锅粥乱的,立马将那句“不许放箭,务必要生擒此人”的特赦令咽了回去,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刘备一见翔哥在这一站大奖赛的表现如此令人揪心,情急之下,居然忘记了将阿斗怒掷于地,同时将那句名垂青史的金马奖获奖感言抛到了九霄云外——“竖子,几损我一员大将矣!”

    影片中涉及到这场战争的几个重要人物,分别是这样分配的。诸葛亮(金城武饰)、周瑜(梁朝伟饰)、孙权(张震饰)、曹操(张丰毅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吴导把重点放在香港演员这一边,虽然这也许可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请注意,它没有我们预期的美好。

再说燕人张翼德,造型设计相当不错,可惜他那一出戏,由于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水源,也没有濒临倒塌的危桥,诸葛亮只得改用激光道具,将一面盾牌当作两面来用上演一幕“合光同尘”,原本拟作疑兵之计的那一招“马儿扬起漫天尘土”,实战中变作烟雾弹,配合全球领先的纳米激光技术。这一计令亚斯兰大跌眼镜!

    其实,战争的场面一直到了影片进行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才真正开始。这样我们就不难预料到影片的结尾将会以怎样的方式收场。作为一场以战争来表现人物和历史的影片来说,或者说用人物来表现战争和历史的电影,吴导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影片前面三分之二的铺垫上,想要着力表现各个人物的性格以及他们将要左右的历史,但是却落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圈套。
    人物性格没有表现完整,也就是说没有塑造成功,不够鲜明,这是最致命的;战争打杀也没有给人以太过强烈的冲击,除了反复强调“八卦阵”来撑场面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可以支持的元素;影片等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明白可能有第二部。
    吴导曾说过,希望在不违背历史大背景的情况下,影片中的人物性格要变化:刘备不再懦弱,曹操不再奸诈,周瑜不再小心眼……那么,我们看的“赤壁”一时确实让人难以消化。

滚滚长江东逝水,一石激起千层浪,本该率五千水军走水路先去夏口与刘琦会合的关云长临时改变主意,成了断后将军。只见他先是效仿飞将军李广,假装被俘,然后施展硬气功,过五关斩六将,一鼓作气将青龙偃月刀挥到了曹操的鼻梁上,临走时表情十分轻蔑,十分不屑。当此际,曹操忙对下属辩解道:“没关系,他拽是应当的!咱下回还得走华容道!”

    虽然关于吴导、《赤壁》的种种前期准备工作和辛苦不顺见诸网站,但是看客的表现是最直接的。吴导希望的“中西皆宜”看来只是一盘沙拉。《特洛伊只木马屠城》一片,用了足够长的时间为最后一战累积了足够的矛盾爆发点,显然《赤壁》也这样做了,却分流了力量。这让我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个有名的小品,叫《如此包装》,形式大于内容,包装甚于实际,各位主演平均分演十几分钟,再来个“八卦阵”结尾——套句流行的话来说:“你就这样,华丽丽的把我们骗到了!”

为何如此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大染缸里乱成一锅粥?答案是,向阳花木早逢春,一轮红日映朝阳——《红日》剧组的沈振新军长(尤勇饰刘备)早前已经做了总结陈词,决定战争胜败的,乃是民心向背!所以,咱人民军队一定要掩护好荆楚老百姓(呵呵包括与咱荆楚有关的马驹儿萌萌)!

此番为何以《投名状》中匪气纵横的老三金城武饰演诸葛亮,而不是由温文儒雅的唐国强担纲,华野司令部官方的说法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怎么可以屈尊听命于沈振新这头犟驴子呢?关于这一点,《大染坊》剧组的陈赓大将(侯勇饰鲁肃)也表示坚决拥护。

至于为何不用鲍国安,而是启用张丰毅饰演曹操,深层次的伦理原因则需要由《闯关东》剧组来回答。另有群众强烈呼吁以李幼斌饰演曹操,或许更有霸气,但此倡议迅即被传文传武否定,与此同时《红日》剧组的沈振新也坚决反对。整编74师师长一声长叹,“老头子为什么要用鲜儿演骊姬?”

由于黎青刚刚牺牲,这沈振新一时还拐不过这弯儿,所以在随后的庆功宴上不好意思答应续弦,这可惹恼了还珠格格,小燕子果然不是吃素的,冲上去一指便将其戳倒在地。事实上,她对于马的穴道也拿捏得八九不离十。这是后话,在此不表。

随后的剧情发展可谓一马平川,由于姜午阳读书不多,所以导演干脆删去了舌战群儒这场戏(随后又将甘宁甘兴霸的“霸”字给删掉了,可能担心外籍人士嚼起中文来咬舌头吧),让诸葛亮直截了当的和周公瑾合奏一曲笑傲江湖。(此前,周瑜已经充分展示了他善于制作笛子的特长,至于友军方面,刘皇叔编织草鞋的技术十分娴熟,此外张飞的书法,关羽的诗经朗诵,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嗯,三国时代孩子们的各项特长打小就要培养!)

“你的琴音告诉我,你需要打这场仗!”——台湾第一名模的出场,让略懂稳婆之术的诸葛亮在起了几个鸡皮疙瘩之后首次吐露了心声,“我的心好久没有这么不平静过!”难怪周公瑾吐血叹道:“既生瑜,何生亮!你哪里是略懂,你是深藏不露!”
事实上,此番由于当红小生金城武出演孔明,使得赤壁军营中发生绯闻的概率陡增,因此人人自危,皆不敢携带家眷,唯独周郎不信邪(难怪东吴的蹴鞠水平硬是上不去,看人家对岸魏国超级联赛踢的,那叫一热火朝天!),就此为日后“陪了夫人又折兵”的不胫而走埋下了双重流言的种子。而孔明和孙尚香单独谈心的时候,千里之外的黄承彦的女儿阿丑心情亦紧张到了极点。

果不其然,有差距就是有差距,小乔袒露小腹,周瑜居然画船听雨眠,没有听出胎息,唯一的解释是当时公瑾心中只顾着回味那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词——“XX精华霜,你,值得拥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