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悬空大佛

半米宽窄的木质的栈道铺设在千仞崖壁之上,极像一条彩带旋绕在半山腰,张文山一行人沿着这些绝壁中间的狭窄木质栈道小心翼翼的行进,恰似在云雾之上飘荡,他们的头顶上红色的岩石被风蚀剥落,深褐色的石色和泥土颜色相互交汇成独特的地层,形成各种好看的岩石花纹。

“大家四处看看,找一找有什么洞穴之类的。我们需要一个出口。”

虽然行走在天坑的峭壁之间,所见到的景色令人惊奇,但是张文山此刻却无暇多去打量周围的景色,每走出一步他都需要仔细的低着头观察脚下的道路。

张文山招呼大家一声,当先走进了神秘的地下溶洞,身后的队员也纷纷散开四处用手电开始搜寻。

这里可没有张家界的钢化玻璃栈道的那么好命,每天都有人悉心维护,随时都可以更换那些存在危险隐患的玻璃。

洞窟并不大,停车场大小的地方脚下都是湿滑的钟乳岩石,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站稳,他们要注意地面上被流水腐蚀出来的坑洞和头顶上的笋状石头小心碰个头。

这里铺设的木板都是从太行山就地取材砍伐的树木制作而成,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风吹雨打中早就被时光消磨的腐朽不堪。

即使如此,十几个人也只用了五六分钟就将这里走完一遍,奇怪的是这里根本没有任何除了入口之外的任何一条通路。

张文山每走一步,脚下的木板都是咯吱作响,吓得他是步步惊心。

“难道我猜错了,这里是一条死胡同。”

“大家都小心些,这东西都已经朽烂了。不要掉下去。”张文山一马当先在前面探路,后面的人都是跟着他的足迹前进,半米宽的木板栈道架设在深深扎入岩石的铁钉上,有些木板已经脱落,露出黑漆漆的大洞,如同巨兽的嘴一般择人而噬,他们的旁边就是数百米深的沟壑天坑,下面能看到茂密的原始森林。

张文山心中疑惑,他喃喃自语道。感到有些累了一个人蹲坐在石灰岩上,取出兜里的指南针,但是手里的指南针或许是因为地下磁场复杂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好的,张先生你也小心些。”

距离他们下地洞已经有半天时间了,他们在这个洞窟里也已经逗留了很久了。

对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张文山,这些保安都是心存敬意。他们敬佩张文山不仅仅是维护国家利益与外国人斗争的这份热心,更重要的是身先士卒的勇气。

如果前面是死路,现在他们原路返回地面不仅仅意味着将会前功尽弃,而且他们已经来不及追上大部队了。

好在他们走的是下坡路,而且密道出口的位置已经在第二阶梯上了,到达坑底的栈道距离并不长,所以他们只是走了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了天坑的底部。张文山此时站立的位置已经可以和天坑中那些千百年生长于此的树木的尖头平齐了。

周围的几名队员明显对于张文山的判断出现了一些动摇,一些队员已经就地坐下休息,神态之间出现了一丝疲惫。

他站在栈道上目测这里距离地面只有五六米的高度,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张文山和队伍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由的放松了一口气。

“快来,这有通道。”

但是一想起那些走在他们前面的日本人,张文山又不由得更是急切,开始加快脚步走完最后的栈道,差不多已经是小步快跑的速度,身后的人也纷纷加快了速度。

就在张文山已经准备放弃这次探险,准备原道返回的时候,胖子阿明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眯着眼看着眼前一条只有五十厘米高的坑道扬着声音说道。

“咔嚓。”

“干的漂亮。”张文山大喜夸了胖子一句,但是当他看清洞口大小后又有些失望。

一声脆响突然响起,正在出神跟在队伍最后面的胖子突然愣住了,声音是从他脚下传来的,他被惊得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显然他脚下的木板经过前面人的多次踩踏显然已经不堪重负发生了断裂。

“你看这坑道里面的土层都是被加固过的夯土,我觉得这里应该是一条密道。”

原本他一直跟着队伍的最后面,走的路也都是别人走过的,万万没有想到还是会出问题。

胖子阿明用手掰下一块泥土,泥土明显是使用重物按压将泥土中空隙去除的夯土。张文山甚至看到黄色的夯土里面还搀和着一些白色的糯米浆水和一些黑色的草根。

当下心中懊悔不已,稍稍减轻前脚掌的重量,身体慢慢向后挪动中心,想要退后几步在换个方向。

在中国古代没有水泥技术修筑抗压的建筑,所以只能使用夯土混着糯米浆加固作为水泥替代。这样的夯土力学性能和耐水性都不比现代普通的水泥差多少。

可是刚刚走出一步就听见一声更大的断裂声,胖子阿明脚下的木板突然大面积崩裂,胖子惊叫一声不由自主的从栈道上摔了下去。

古代人用糯米夯土修筑城墙的标准就是用匕首不能插入一寸深,否则工匠就要被杀头。

“胖子。”

“这么小的洞,怎么走啊。”

张文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连忙示意所有人都不要动,也顾不上危险,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挪到断口处探头观看。

张文山听了胖子阿明的分析,他心里有几分相信这是一个密道。但是看着大小不过五十厘米的洞口他一时间有些迟疑。

只见下面是一处黝黑的密林,林木之间光线暗淡,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不过似乎这里距离地面并不高,胖子阿明从这里掉下去的话,只要不伤到头部,应该不会又什么问题。

里面的通路是否是畅通的谁也不知道,这么小的通道要是遇到死路,狭窄空间里想要掉头回来可就难了。而且就算是他们想要使用无人机去探路这样的路也没有办法通过。

张文山稍稍松了口气,又喊了几声胖子的名字却丝毫没有回音。

“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先去看看,你们等消息。”

“可能是摔晕过去,我下去看看。”张大军也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挪了过来跟张文山提议道。

张文山权衡了一会,觉得知难而退可不行,他决定自己先去试一试。

“行,要是下面没有危险,你就用对讲机告诉我们。”

“把绳子系上,如果走不通你就拉一下绳子,我们把你拽出来。如果走的通就拉两下。”

张文山也没有犹豫,立刻将自己腰间的对讲机交给张大军,张大军身边的几个汉子也动作麻利将登山绳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一头捆绑在嵌入岩石的栈道铁钎上,另外一头顺着栈道破裂的大洞丢了下去。

胖子阿明有些不放心将登山绳的绳子绑在张文山腰间。这条绳子足有一百米长短,不管前面有多远的道路,也足够使用了。

五六米的高度并不需要太专业的设备,军伍出身的张大军显然受过专门的攀岩训练,将安全绳绑在自己身上,然后用脚登着岩壁,五指牢牢地抓住了面前的一个凸起的攀爬点,然后也缓缓地抬起了右脚,稳稳地踩住了身下的一个攀爬点,同时抬起了左手,抓住了身旁左下方的一个攀爬点,抬起了左脚,踏住了身旁左下方的一个攀爬点。

将背包解下来,放在自己的前面,张文山趴下身子一点点的向洞里挪动。

接着,张大军就像是一只大号的蜘蛛一样顺着岩石的裂缝和凸起不断的向下降落,他又伸出了右手,抓住了右下方的另一个攀爬点,右脚也踩的另一个攀爬点,左手手中握住登山绳,不到几分钟他的迷彩服就彻底消失在密林那些黄绿色的茂密的林叶的深处。

低矮的洞穴里,张文山用自己的膝盖和手肘一点点的在坚硬泥土上挪动身体,不一会手脚就被沙土磨的又红又肿。原本背在背上的背包已经被栓在脚腕上被张文山拉着走,实在是洞穴太矮没有办法背着。

“快下来,我一个人拖不动。”

就这么牵着背包,一步一步的艰难的爬行,不知过了多久,张文山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在向上爬,身体几乎是前倾80度的弯曲,艰难往上爬,腿好累,发抖。

密林中很快传出张大军急切的声音,张文山一听,连忙拉起绳子就往下跳,一时间也顾不得有没有带安全绳,几分钟后整个人重重的落在枯草落叶上,倒是没有伤到脚踝。

谁修的密道,这么难走。

张大军既然用了拖这个字显然胖子阿明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张文山一落地就四处观看,很快就发现这是一处百米方圆的林地,树木下面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得土丘,这些大如菜碟、小如杯口的干燥土丘,由松散砂土堆积而成。

咬着牙,几乎有些窒息,终于张文山还是从这段不知道多长的上坡路一点点爬了上来了,脑袋前面突然撞见了什么东西挡住了通道。

张文山很快在一颗巨大的山体滚落岩块的后面发现了胖子阿明和张大军。

张文山心里不由得一冷,不会是前面泥土塌方堵死了道路了吧。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白爬了。

只见胖子阿明已经人事不省躺在地上,他的两条腿都陷入了一处松软的土坑里面,一些受了惊吓的筷子头大小的红褐色得蚂蚁四处乱串,乌压压的蚂蚁群一大片已经爬满了胖子阿明的身上。

本来密道坚固程度就值得怀疑,而且空间太小,也无法转身。一旦回头张文山只能倒着爬出去。

张大军正双手插在胖子阿明的腋下试图将其从土坑里拔出来,但是土坑周围寸草不生土质松软几乎无法立足,更别说是用力支撑了。

张文山不甘心的用手试着去摸了几下,触觉告诉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眼前虽然一片黑暗没有灯光但是凭借触觉,他可以肯定这不是泥土,似乎有些像是栅栏一样的东西,触感又有些像是骨头。

张文山见状连忙上前帮忙,两人一起将胖子阿明从土坑中拉出来。

从腰间的手包里取出手电筒,张文山费力的在狭小的空间里昂起头借着灯光看过去。因为地洞里太过狭窄,张文山只能爬行,所以也没有打亮灯光。

只见随着胖子的腿被抽出来,更多的蚂蚁从土坑中喷涌而出,一些块头小的已经顺着胖子阿明的身体从张文山的手爬进了他的衣服里。

雪白的灯光下,那是死人的几根肋骨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地洞里,周围泥土里还有一些没有腐烂的衣物。

ag真人 ,“妈的,怎么这么多的蚂蚁。”

“阿弥陀佛,吓死我了。”

张大军骂了一句,用力的拍打胖子阿明身上的蚂蚁,他的手也被蚂蚁咬了,只觉得火辣辣的感觉。

张文山见过树上的腐烂尸体后,现在对于死人,尤其是已经白骨化的死人倒是没有什么害怕,只是心里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为自己平静了心情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打掉了几十只蚂蚁,很快就有更多的爬了上来,这些蚂蚁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似乎是把他们当成了入侵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